《斗破苍穹:斗帝之路》手游·角色传记(下)
小说:斗破苍穹最新章节  作者:天蚕土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6.

  有人告诉我“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但我清楚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来过塔戈尔。

  这里是黄沙的世界,绵延的黄沙与天际相接,根本想象不出哪里才是沙的尽头。

  一沙一界,一界之内,一尘一劫。

  从出生到现在,我只知道有沙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而我也永远走不出故乡。

  这塔戈尔像是我的围城,自己走不出,别人也闯不进,我把最深的秘密埋藏在这里,没有人懂我,我也不怪任何人。

  死寂的沙海,雄浑、静穆,总是板着个脸,像极了教导我的那位师父。

  从出生开始,我就从未体验过人间的温度,在我的印象里,只有太阳升起时的燥热和入夜时分的冰冷。

  舒适从来就不是为蛇人女王准备的。从始至终我都只能依靠自己,人生在世,冷暖自知。

  我曾以为自己要在这里待上一辈子,和黄沙为伴,做一世的蛇人部落女王。

  除了我的族人,我拥有的仅仅只有那永远灼热的黄,一个人守护一片沙漠,这片沙漠又不知什么时候会送别我。

  大自然在这里把汹涌的波涛、排空的怒浪,刹那间凝固了起来,让它永远静止不动。我也和每一粒尘沙一样,被风扬起,又坠落在无尽的未知之中。

  我不想以后的生活永远这样重复,在未知中摸索前行,看不见希望,看不见未来。

  青莲地心火,是冲击斗宗的唯一机会,只有进化成七彩吞天蟒,我才能带领我的族人走出这片荒芜。

  我知道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但我还是愿意一试,因为如果你想要得到你从未拥有过的东西,那么你就必须要去做你从未做过的事情。

  既然选择了我就不会后悔,这个世界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后悔,都可哭泣懊恼,但我不行,因为我是王。

  我的身后是千千万万的蛇人子民,等着我为他们开辟一条没人走过的路

  天道纯乐不放假,地狱纯苦不休息,六道之中人身最难,人身之中为王最苦。

  只要我还是一天的蛇人女王,我就不能低头。无论是为了我的族人,还是为了塔戈尔的每一粒沙尘,我都要高高抬起自己的头颅。

  我早就想过了,这一生我只愿低头一次,那天,我要穿上最艳丽的衣裳,在万人目光中,和我心爱的人拜堂。

  我所拥有的一切包括我自己,都要托付给那个可以让我低头的男人。

  萧炎,记住,你,是本王的。

  你对我做过的事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敢对本王做这样事情的人,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这个世界的人和塔戈尔的沙一样多,但能让本王多看一眼的人却少之又少,但萧炎,我却怎么看你也看不够。

  你像沙漠中的仙人掌,没有雨露却总向着阳光。

  人说吃过太多苦的人,只要稍微对她好一点点,她就会觉得甜,而对我来说,遇见你我一点也不觉得苦,有的只有甜。

  萧炎,从今以后,你是本王的,本王也是你的。

  07.

  在加玛帝国之中,要论富有,我们米特尔家族首屈一指。

  我们经营着加玛帝国最大的拍卖场,每天都要跟金钱打交道。我喜欢钱,因为钱到哪里,就改变哪里的规矩,所有的规则都要依附于金钱。

  当你拥有足够多的金钱,就代表着你掌握了绝大部分的规则。

  哪怕你实力再强,只要进了特米尔拍卖场,就要守这里的规矩,不守规矩的人根本不需要我亲自动手,有大把的人会去收拾你。

  规矩是一种最容易被破坏的东西,因为不遵守规矩的人往往会获得更多的利益,在加玛帝国跟我谈利益可以,但想破坏规矩,对不起,我特米尔·雅妃第一个不答应。

  特米尔家族在关系错综复杂的加玛帝国发展了数百年,靠的不仅仅是关系,我们所拥有的能量是绝对大多数人无法想象的。

  做为一个拍卖行业的首席拍卖师,可以说是拍卖场上的灵魂,拍卖场上的主宰。在场上,我要与竞买人很好的交流;在场下,我同样要和竞买人保持良好的关系。

  男女关系之间的平衡点,有的时候很微妙,我不能和他们过于亲近,又不能刻意保持距离。

  很多人愿意在我身上花钱,但是他们永远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不是每一件东西都可以拿来拍卖的,除了那些毫无价值的东西之外,还有别人永远出不起价格的宝物。

  生而为人,我们总是会高估自己不曾拥有东西之价值。越是得不到我特米尔·雅妃,他们就越会觉得我有价值。

  可能在修炼上,我并没有多么高的天赋,但在识人识物上,我却有着特殊的嗅觉。我把这一切归根于我对金钱的热爱。因为有价值的东西,我特米尔·雅妃只要扫上一眼就会辨识出来。

  萧炎,正是我所发现的最具有价值的宝物,以我的能力可能无法完全占有他,但是能够和他成为朋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曾经有人告诉过我,最富有的人,不是拥有最多的人,而是需求最少的人。一个人越是能放弃一些东西,越是富有。

  我觉得自从认识了萧炎,我特米尔·雅妃就变得不再富有了,我成为了世界上最贫穷的人,因为对于他,我实在是无法割舍,无法放弃。

  可是啊,人越是害怕失去,越会失去;越是害怕割舍,越难割舍。

  我会失去萧炎吗?

  我不知道……

  我可能早就已经失去他了吧?

  如今的萧炎不再是那个毛头小子了,他闪耀在斗气大陆之上,甚至闪耀在整个大千世界,他还会记得加玛帝国的特米尔·雅妃吗?

  我不知道……

  没有人富有到可以赎回自己的过去,我也一样,此时此刻,我很想回到过去,把你留在加玛帝国,留在我的身边。

  08.

  我想说一个很久之前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以采药为生的小村落,村民们勤劳淳朴,在村里过的满足充实,就是这样一群善良的人们,不幸降临在他们身上。

  一位母亲带着她三岁的女儿来到了这里,村民们觉得这母女俩四处漂泊非常可怜,好心接纳了她们,但噩梦也接踵而至……

  一开始只是鸡鸭,到后来发展到牛羊,最后是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他们全都中毒而死,村子像是被一团阴霾笼罩。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天生厄难毒体,生于厄难,死于厄难,这便是我的宿命。

  我杀死了所有曾经宠爱着我、照顾着我的村民和朋友,最后甚至还有我的母亲……

  剧毒爆发,成疯成魔,我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那种身体完全不由自己掌控的滋味,谁也无法体会。

  意识像是被掏空了一样,我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沉浸在杀戮之中的魔鬼。

  我不想杀人,我害怕杀人,每次我从噩梦之中惊醒,脸上都会挂满泪水,一边默默埋葬他们,一边为因我而死的他们流泪,但可笑的是,我连眼泪都带着剧毒。

  我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因我而死去,我拼命的学习医术,想要填补心中的缺口,一个人因我而死去,一个人又因我而活了下来,这样或许我就不欠这个世界了。

  可是每次当有人发现我是厄难毒体的时候,都会远远的躲着我,他们根本不管我做了多少好事,他们只会喊我“大毒师”,看我眼神比看怪兽还惊恐。

  我好想说我不怪他们,但是我真的很难过,我不能再哭了,流泪的话,身边的花儿也会枯萎的……

  这个世界亏欠我的,会不会有人来弥补我呢?

  我没有人爱,没有人疼,没有朋友,甚至连仇人我都没有,只要遇见我的人都会死去……

  我就是瘟疫。

  到底我该怎么办?我只想和正常人一样,可以享受阳光与宁静,享受天地间一切的美好。

  但我明白,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远离人群。我不想再让任何一个人因我而死了,我这种被诅咒之人,早就不该存活于世。

  不过还是谢谢你,萧炎,我永远会记得你对我说过的话,“我叫萧炎,是你的朋友”,别人可能无法体会,但朋友两个字对我来说已经太够、太够了。

  多么亲切的称呼,给了我一直想要的温暖,这种温暖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会记一辈子的,萧炎。

  或许你会是我以后唯一的朋友,不管日后如何,只要你还将我当成朋友,即使我真的成为了人人惧怕的大毒师。可在你面前,我依然是青山镇的小医仙。

  萧炎,我走了,不要来找我,你要好好修炼,不要因为我的病耽误你的大事,而我也有许多尚未完成的事情,必须去一一实现。

  此生与你相逢,如梦一场。

  有缘再见。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09.

  不入师门,无经传之教。

  记得刚加入云岚宗之时,我还是个傻傻的小姑娘,除了修炼,似乎再没有事情可以吸引到我。

  云岚宗的一花一叶,一砖一瓦,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到现在我依然会想念练功场上,那群嬉笑打闹的师兄弟们。

  师父云山是个了不起的人,他教会我很多东西,但唯独没有告诉过我如何面对感情。

  即使云岚宗在你们的眼里是那么地十恶不赦,我也依然爱着这个抚育我、教导我的地方。

  如果没有师父,没有云岚宗,我什么也不是,更别说跻身加玛帝国十大强者的行列。

  为了云岚宗,我愿意付出一切,也包括我自己,这里是我的家,为了家,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割舍的呢?

  我从来没有想拒绝长大,但长大却给我确确实实的痛,等我明白为了云岚宗我要嫁给一个自己完全不喜欢的人的时候,心脏像是被钢针狠狠的戳了一下,痛……

  可是从师父手中接过云岚宗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能再任性的做自己,我云韵不再是那个悠闲度日的小师妹,而是云岚宗第九代宗主。

  身为宗主,未来我也会有我的弟子,等我老到无法守护云岚宗的时候,他们其中的一个也将从我的手中接过宗主之位,正如师父当年交到我手上一样。

  然而我没想到,云岚宗薪火相传,历经九代,最后会毁在我的手上,而终结这个庞然大物的居然是他。

  假设不曾遇见他,按照应该属于我的生活轨迹继续下去,我也许会过得比较快乐。

  但那些记忆,又时不时的会翻涌上来。在魔兽山脉和他相遇,一起吃烤鱼,一起偷伴生紫金源,一起生活,这些快乐也是我不曾体会过的。

  错过一个人,错过一段人生,人不可以那么贪婪,连快乐都期待是双倍的。

  假如我真的逃不过这场命运的安排,那无论怎样选择,都是一个人守望寂寞。

  有些东西是无法忘却的,不管我如何掩盖,怎样抹杀,它就是会越来越根深蒂固。

  人潮汹涌,多少人一个转身就再也不见,其实很希望他走的时候可以再看我一眼,让我可以找到一个留住他的理由。

  但理性制止了我,我要趁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终止自己靠近他的脚步。那个为了他方才存在的云芝,本来就不该属于这里。

  任性过一回,对我来说已然足够。那些不为人道的故事,只属于那个时间线上的云芝。

  既然离开了,那就真的不要再回来。

  时间最终会冲淡一切,爱也好,恨也罢,都将随着时间烟消云散。只要学会在时间的痛苦洗礼中,漠视自己的痛就好了。

  “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加玛帝国吗?”

  再相见时,没想到他会问我这样的话,我以为我们早应忘却彼此。

  难道这才是命运最终的安排吗?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萧炎,你知道吗?

  我所想念的不是加玛帝国,而是与你有过的所有美好回忆。

  10.

  多吃点东西怎么了?!为了能快点长大,什么样的东西我都得吃,我可是太虚古龙呀。

  哼,别说是人了,在远古时期,天妖凰族都是我们口中的食物。

  但是,一想到真的要吃人,还是有些不舒服。他们长得那么难看,看起来就很难吃的样子。说要吃了他们,不过是我吓唬吓唬他们罢了。

  如果人都和彩鳞姐姐一样好看的话,嘿嘿,我倒是不介意吃上那么一两个,萧炎那种就算了吧。

  说到吃,就很气。都怪自己贪嘴,吃了可恶的化形草,才变成了这副模样,人类的样子真的好难看,我好想念我的翅膀呀。

  哪里会有把自己女儿都弄丢的笨蛋老爹嘛,要不是他,我也不用变成这个样子,生活在龙岛多舒服,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真烦人,迦南学院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总是和他们待在一起是要变成白痴的,什么时候才能出去转一转啊。

  太虚古龙获得强榜第一很奇怪吗?我们的力量是人类能够弄得清的吗。

  蛮力王是什么鬼名字,人家可是叫紫妍,不过是力气大了一点点,拳头重了一点点,真不知道学院里的人在怕什么,又不会真吃了他们。

  这么多人里,除了彩鳞姐姐,也就萧炎还不错,必须威胁他多给我做些丹药。要是不服气的话,就揍他一顿。

  萧炎跟我爹爹一样,都是笨蛋。但是他比爹爹还要笨,人类再怎么努力修炼,速度也跟我们太虚古龙是比不了的,爹爹都成不了斗帝,萧炎怎么可能成斗帝嘛。

  还不如安安心心帮我炼丹,以后有我罩着他,去到哪里都不用怕有人欺负。谁要是伤他一根汗毛,我就把让他们用命来偿。

  不过,我对萧炎还是有点期待的,他和我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萧炎身上那种恩怨分明的气质,我很欣赏,他那股不服输的倔脾气,说不定真的可以在这个世界闯出个大名堂。

  只不过,别像我爹爹一样,太贪心。

  笨蛋爹爹,叫烛坤,好几千年前想要古帝洞府里的宝贝,被陀舍古帝困在了迦南学院的地下。太虚古龙一族因为爹爹的离开,也直接分裂成了东南西北四大龙岛。

  我拼命的吃天材地宝,就是想要快些长大,好让族人们感应到我,接我回龙岛。

  因为我的身上有着太虚古龙最完整的王者血脉,重新统一太虚古龙族的任务只能落在我的身上。

  我劝各大龙岛的龙王们,死了这条心吧,因为我才是真正的太虚古龙皇。

  爹爹回来之前,谁也别想从我的手里夺走龙岛,无论是谁,想要从太虚古龙族手里占便宜,都是做梦。

  爹爹是个笨蛋,但也是世界上最好的爹爹,他不会忘了我,更不会忘了族人们,总有一天他会腾云驾雾,再次回到我们身边。

  我所要做的就是,在爹爹回来之前,守护好爹爹想守护的一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