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炎云韵篇
小说:斗破苍穹最新章节  作者:天蚕土豆

  

  斗气大陆,州,花宗。请百度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延绵无尽的花山,种满了色彩鲜艳的花朵,微风掠过,绚丽的花瓣在天空卷动飞舞,仿若仙境。

  西北山峰,闪现一道倩影,穿过花海,缓步踏入一座幽谧的山洞。

  正是花宗新任宗主云韵,只见她双眸流转,风轻云淡,白衣白裙,三千青丝如瀑布般的披散而下,垂至那纤腰间。

  山洞石床石桌一应俱全,云韵将糕点摆放到石桌,又取出一坛百花酿,将空的杯盏斟满后,缓缓坐在了石桌旁。

  “婆婆,云韵来看您了,还特意带来了您最喜欢的百花酿。”说着,云韵将斟满百花酿的杯盏举起,缓缓倒在了石桌旁的空地。

  “婆婆,云韵已经正式接管花宗了,您可以放心了,”云韵又取来一个花瓶,将摘来的花插入瓶,笑道:“也不知道您喜欢什么花,采了几朵开得最艳丽的带来了。”

  花婆婆大限后,接任花宗宗主的云韵,一如从前,经常到这个曾经发现花婆婆的山洞来。

  云韵坐在石桌旁,玉手支着下巴,双眸微眯,神色迷离间似乎在想到了什么,喃喃道:“因为……萧炎的缘故,花宗与星陨阁关系日渐密切,甚至在考虑结盟。再说有星陨阁斗圣药老坐镇,倒是暂时免去天冥宗的觊觎。只是想不到那萧炎,如今已经成长到了这般地步,连我都需要仰望了。”

  想起当年在魔兽山脉初遇时,那个还只是七星斗者的少年,不过几年时间,已经有了力战六星斗尊的实力。

  当年在魔兽山脉,自己同六阶魔兽紫晶翼狮王大战,不慎被紫晶翼狮王封印了斗气,是他将自己救起,并藏身山洞;也是因为自己的疏忽,竟引来了魔兽。

  想起萧炎出山洞杀魔兽时那决然的神色,云韵忍不住抿唇轻笑,一如当年那般,自语道:“小小年纪,凶起人来,却是这般不留情。”

  转而云韵又是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是啊,若是留情,云岚宗也不会被逼解散了……罢了罢了,往事如烟,何必再提。”

  云岚宗的事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仔细一想,云韵感觉云岚宗的那段记忆似乎都有些模糊了,却反倒记得初遇时少年那稚气未脱的模样,还有山洞初次烤鱼撒错调料的乌龙事件。

  想起撒错调料的乌龙事件,云韵贝齿轻咬了咬红唇,俏丽的脸颊微红。

  只是,那当年初遇时刚刚走出乌坦城的少年,今时今日,却已是这州之人人皆知的大人物。

  心思绪翻涌,她忽的又想起花宗决斗一事,云韵皱起了眉头,“那妖花邪君虽说是花锦的伴侣,但却是天冥宗渗透我花宗的棋子,若再遇到,必要擒杀。”

  “宗主,在宗门外有个疯子,打伤了不少弟子。”有弟子急匆匆的寻了过来,弟子们都知道云韵若有闲暇,便常会来这个发现花婆婆的山洞小坐。

  云韵收起思绪,知道弟子寻过来,必是那闹事的疯子实力强悍,便道:“我这便过去看看。”

  花宗两位太长老带着纳兰嫣然等人外出办事,宗门内最强的是云韵了,现在有不开眼的门来挑衅,云韵责无旁贷。

  花宗山门外,一身材魁梧的男子环抱双臂,两眼望天,看去很有几分狂傲。

  这魁梧男子,一头火红短发,根根竖立,每一根短发的发梢处都有一簇小火苗在跳跃,远远看去,似乎是顶着一头熊熊燃烧的火焰。

  “本尊赤焰邪君,你的姘头打伤了我大哥妖花邪君,今儿个本尊是来给我大哥报仇雪恨。”火红短发男子见云韵出来后,气焰嚣张的说道。

  看着来自报家门的赤焰邪君,云韵沉吟了两秒,道:“这是打了大的,来了小的?”

  赤焰邪君笑容一滞,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牙尖嘴利,本尊先收拾了你,再好好会会你姘头。”赤焰邪君冷笑,目光落在云韵身,区区一个四星斗尊,与自己八星斗尊的实力差距巨大,要收拾这女人,只是几回合之内的事情罢了。

  赤红火翼在身后展开,磅礴斗气铺天盖地的暴涌而出。

  “嗤!”火光撕裂天际,那赤焰邪君抬手间,炙热火焰凝成一道火幕凶狠的扑向云韵。

  而云韵亦是不甘示弱,青色斗气凝成长剑,挥剑斩出。

  “轰!”

  青色斗气与炙热火幕撞击在一起,瞬息间,火幕便被青色斗气撕出了一道巨大的破口,火幕还未出现在云韵面前,便消散开来。

  “倒还有几分真本事,呵呵,”见自己的火幕被对方破去,赤焰邪君呵呵一笑,“刚才不过是对你的试探而已,接下来可要动真格了。”

  赤红斗气凝成一只巨大的拳头,火焰漫天,兜头砸向云韵。

  云韵不敢硬抗八星斗尊的全力一击,青色风翼一震才堪堪避开的时候,数十柄赤红小剑已经到了面前。

  “嗤嗤嗤”赤红小剑如穿花蝴蝶,瞬息间便从云韵的身前穿过,带出一片血花后,留下了数个小窟窿。

  “听闻你那姘头身怀异火,本尊甚是心动,今日拿下你,便让他拿异火来换。”赤红火光闪现,云韵的身形如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

  云韵喷出一口鲜血,赤红小剑留下的伤口不停的灼烧着,痛得她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却还是咬着牙站起身来。

  “这是我花宗之事,与萧炎何干?”

  赤焰邪君口发出“桀桀”的怪笑声,看着受伤的云韵,也不着急出手,带着猫捉耗子般的戏虐,凌空一步步走向云韵。

  “蓬”一簇小火苗出现在赤焰邪君的指尖,“瞧本尊的焚天焱,美不美?!”

  赤焰邪君指尖的那簇小火苗逐渐壮大,变成一朵鲜艳刺目的火莲,再从火莲变成一颗带着火焰的火莲子,最后又从火莲子变成火莲,如此周而复始,虽似毁灭,却似乎带着生命的蓬勃和热烈。

  “雕虫小技,和萧炎,差远了。”云韵轻哼了一声,在她看来,赤焰邪君的异火再如何变化,也不如萧炎手四种异火融合来的霸道和强烈。

  见自己的异火被轻视,赤焰邪君只是耸肩冷笑了下,看着指尖来回变幻的火焰,他的眼神出现了一种痴迷,而后发出吃吃的笑声,“本尊很是期待吞噬了其他异火后的变化。”

  云韵冷笑,“你当自己是萧炎?异火相融非死即伤,再看你的焚天焱,品阶那般低,吞再多异火也白瞎。”

  此言锋利,赤焰邪君听完后脸色变得很不好看,打击他可以,但是不能贬低他的焚天焱!

  赤焰邪君眼杀意涌现,看向云韵的目光冰冷得可怕,仿佛在看死人一般。

  “本尊现在非常想弄死你,不过还留着你的命换异火。待本尊拿下你,先好好炮制一番,让你知道本尊的焚天焱有多神异!”

  赤红火翼煽动,天地间,无数的火苗从虚空涌现而出,火苗从空落下,落在地面并未消散,反而如有生命般跳跃了起来。

  无数赤红火苗跳跃间,在云韵周身连接成了一张巨大的火,火逐渐凝炼成了一座牢笼,仅仅几个呼吸间便将云韵困在了其。

  “很好!”看到云韵被自己的焚天火困住,赤焰邪君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女人,接下来本尊让你尝尝焚天焱的滋味。”

  青色斗气斩在火牢笼,却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而被困在焚天火的云韵面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置身在焚天火,周身的温度在节节攀升,达到了一个令人恐怖的程度,云韵只觉得自己吸进去的空气都是滚烫的,连体内的斗气都开始变得滚烫起来,只要一运转斗气,筋脉便传来灼烧的痛感。

  看到云韵被自己的焚天焱灼烧得面色苍白,赤焰邪君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本尊的焚天焱虽然并未异火排行榜,但起异火排行榜的异火可要神异得多,怎么样,这焚天焱的味道不错吧?!”

  云韵斜了眼赤焰邪君,没有说话,她可是真真切切见过萧炎手的异火的,不管是三千焱炎火,还是骨灵冷火,亦或者是陨落心炎,都要赤焰邪君的焚天焱神异得多,也霸道得多。

  见云韵依旧是一副不服气的模样,赤焰邪君只是呵呵一笑,再过半个时辰,看你还如何嘴硬,区区四星斗尊,本尊还治不了你?!

  若非赤焰邪君打定主意要拿云韵换萧炎的异火,只怕云韵此刻已是灰飞烟灭。虽然此刻并未伤及云韵性命,但那焚天焱终究是异火,长时间的灼烧,只怕会伤及根基。

  焚天火,云韵暗暗咬牙,在无法运转斗气抵抗体内及周身异火的时候,此刻的她显得有些无助。

  火飞速缩小,云韵见状,银牙微咬,体内斗气涌动,便是打算硬抗。

  “轰!”

  不过,在她眼目微闭,等待着那狂暴炽热侵体时,却是惊疑的发现迟迟未来。

  她猛的睁开眼,然后便是见到,在其周身,有着白色的火焰环绕,而那明明是火,但却散发着极寒之气,那靠近的火,便是在此时被那诡异的白色火焰,尽数的冰冻。

  “这……”

  此时那赤焰邪尊也是见到了突然出现的白色火焰,当即瞳孔微缩,猛的抬头,看向高空,厉喝道:“骨灵冷火?萧炎!你终于现身了?!”

  高空之,空间波荡,只见得一道修长身影凭空而现,在其背后,火焰形成双翼,缓缓扇动。

  在其背后,背负着一柄巨大的黑尺。

  黑袍青年目光投射而下,望着赤焰邪尊,道:“哪来的魍魉鬼魅,此地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嘿,好大的口气!小子,我在州驰骋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赤焰邪尊怒笑出声,旋即他眼神狠戾的盯着萧炎,道:“萧炎,既然来了,那将你体内的异火给我留下来吧!”

  “哈哈,我会让你知晓,那等宝贝,在你手,只是暴殄天物罢了!”

  “唯有我赤焰邪尊,才配得它们!”

  赤焰邪尊狂傲的大笑声响彻在花宗之外,那看向萧炎的目光满是贪婪。

  在赤焰邪君眼,萧炎是一个移动的异火库,身怀四种异火,还有能融合异火的功法,这对他来说,无异于看到了晋阶斗圣的希望!

  他这次打门,原定目标是花宗,没想到萧炎恰巧来到,这让赤焰邪君有些喜出望外,也许今天能一举两得。

  萧炎冷冷的扫了眼赤焰邪君,八星斗尊,身怀异火,难怪云韵在他手下吃了亏,若非他在花宗留了眼线,今日花宗还真是会有几分麻烦。

  “妖花邪君的弟弟,赤焰邪君,你这异火排名第几呀?!”萧炎一开口直戳赤焰邪君的痛处,虽然脸带着笑,但目光冰冷得可怕。

  当日为给云韵出口气,顺带夺了花宗宗主的位置,便与妖花邪君结了仇,没想到妖花邪君竟还有这样一位实力强悍的弟弟。而此人径自前来寻衅,还以异火灼烧云韵,致使云韵体内经脉受损,真是可恶至极。

  萧炎的身影出现在云韵身后,手掌按住其玉背之。

  “蓬”一声轻响,云韵周身升腾起了一片火幕,那是被萧炎用骨灵冷火将云韵体内的焚天焱逼出后的状态。

  焚天焱在虚空形成一片火幕,还未来得及有下一步动作,紫黑火焰一闪而现,虚空的焚天焱便被三千焱炎火吞噬一空。

  “你这异火,太弱了。”萧炎打了个响指,紫黑火焰便钻回到了他体内。

  “三千焱炎火!”看着一闪而没的紫黑火焰,赤焰邪君面涌出贪婪,这可是异火排行榜排名第九的三千焱炎火,他想要,非常想要!

  云韵感受着体内的灼痛消散,这才转过头,看了一眼萧炎,有些狐疑的道:“少阁主,你怎么来得这么及时?”

  她也是聪慧之人,微微一思虑,便是有些明白,当即轻哼一声,道:“看来我这花宗,都快被渗透成筛子了。”

  萧炎闻言,忙解释道:“我这是担心你。”

  云韵俏脸微红,没有再说话,偏过头去,只是红唇微微扬的弧度,显示她其实并不在意萧炎在花宗布置的眼线。

  在她看来,有萧炎这句话,已是足矣。

  “喂,你们当我不存在吗?把异火交出来。”赤焰邪君双目赤红的盯着萧炎,恨不得扑去直接开抢。

  交出来?交个鬼啊!萧炎撇了一眼赤焰邪君,这人果然病的不轻。

  “你先疗伤,待我收拾他。”放下云韵后,萧炎将目光落在了赤焰邪君身。

  赤焰邪君单枪匹马前来花宗,事有蹊跷。难道他真的是为兄长妖花邪君报仇,他不担心花宗的两位太长老仍在宗门吗?

  萧炎瞧着赤焰邪君,突然开口道:“你此次前来寻仇,若是你打赢了,可是要拿走花宗宗主之位?”

  “花宗宗主?谁稀罕,现在本尊只要你的异火!”赤焰邪君满不在乎的回道,此时此刻,在他眼,没有任何事情异火来的更有吸引力。

  “你的哥哥妖花邪君,应该更想让他的女人花锦,坐花宗宗主之位吧?”萧炎眨眨眼,俨然是在套话。

  赤焰邪君捋了捋火红头发,想了想,蹦出了一句,“本尊只要异火!你输了,把异火统统交出来。”

  “想要异火,那来拿吧!”发现在赤焰邪君那里根本套不出一句有用的话后,萧炎也不再废话了,踏虚空,嘴角微微扬起,轻蔑的笑道。

  赤红斗气铺天盖地而来,焚天焱在虚空出现,如一朵朵盛开的火莲,轻缓的旋转着,火莲的莲瓣在旋转脱落,变成了一柄柄锋利的花剑。

  萧炎环抱双臂站在半空,身后的紫黑火翼轻轻震动,不待赤红花剑近身,便化成了虚无。

  “你这火莲和花剑倒是与花宗很应景。”萧炎轻笑出声。

  一个魁梧大汉,出手却是火莲和花剑,实在有些辣眼睛,连他都忍不住吐槽一句。

  赤焰邪君冷冷的哼了一声,“本尊的焚天焱可不止这些火莲,起!”

  随着赤焰邪君的爆喝,原本消散在虚空的赤红火焰再次出现,这一次,赤红火焰变成了一道道诡异的符号,符号围绕在萧炎周身,瞬息间组成了一座大阵,将萧炎困在了大阵之。

  “倒是小看了你的焚天焱,但是,这么点手段,还是没看头。”萧炎啧了一声,虽然有些意外,但焚天焱对此刻的他来说,品级却是低了太多,连异火排行榜都不去的异火,他身随便一种异火都能碾压这焚天焱啊!

  “轰!”紫黑火焰裹挟着拳头,一拳砸在脚下的大阵,赤红火焰组成的大阵瞬间瓦解,分崩离析。

  赤焰邪君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打算用大阵困住萧炎,然后再利用大阵将对方重伤,结果……想象太美好,现实太骨感,对方根本没给自己施展想象空间的机会。

  “要不你来尝尝我的异火?!”萧炎扬起嘴角,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青色火焰在其手出现,霸道的气息席卷了整片天地,看到萧炎手两种异火融合而出的佛怒火莲,赤焰邪君脸色非但没有害怕的神色,反而还变得更加兴奋了起来。

  “来来来,尽管冲着我来。”赤焰邪君兴奋异常的大喊起来,甚至还把自己的胸膛拍得砰砰直响。

  萧炎有些郁闷,这情形不对啊,佛怒火莲这么霸道,赤焰邪君怎么还兴奋起来了?!

  “轰!”

  青色火焰与赤红火焰撞击在一起,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而青色火焰更是霸道无的将赤红火焰吞噬一空。

  在火焰正央的赤焰邪君更是被佛怒火莲炸得倒退连连,口吐鲜血。

  “哈哈哈,好!这异火本尊要定了!”赤焰邪君哈哈大笑,口吐出另一团橙色火焰。

  那橙色火焰出现后,在赤焰邪君身走了个来回,佛怒火莲造成的伤势便被那橙色火焰清除一空。

  “古神兽麒麟的兽火——炼天焱!”

  看着那团橙色火焰,萧炎眯了眯眼,他还真有些意外,没想到赤焰邪君竟身怀两种异火。

  赤焰邪君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咔的声响,裂开嘴大笑起来,“本尊也让你尝尝两种异火融合的滋味!”

  萧炎无声的笑了起来,这是玩火专家碰了玩火专家,谁都不让谁啊!

  橙色火焰与赤红火焰一左一右的出现在了赤焰邪君手,赤焰邪君脸带着疯狂之色,将炼天焱和焚天焱融合成新的火焰,这种疯狂的做法他早试过了,虽然并未成功,但这不会妨碍他再试一次,尤其是在这紧要关头,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成功的!

  两种不同的火焰被赤焰邪君强行融合在一处,起先异火的躁动还能被压制,随着融合的深入,两种异火都出现了暴动状态,炙热的温度使得虚空都变得扭曲起来。

  “嘭!”

  巨响,两种异火爆发出了最强烈的反应,火光四射,连天地都有种要被灼烧的即视感。

  萧炎站在半空,周身有佛怒火莲筑起的防护,炼天焱和焚天焱融合引起的爆炸对他来说不过是佛怒火莲的两成威力罢了。

  不过,即使仅仅只有两成,但对花宗山门的破坏却是很恐怖,甚至连花宗的护宗大阵都被激发了出来。

  “又失败了,为什么?为什么?!”炼天焱和焚天焱融合爆炸的心正是赤焰邪君所在之处,此时的他满身是血,却状似癫狂的怒吼着,赤焰邪君想不明白,为什么萧炎能融合两种异火,而自己却不行。

  “将你的异火给我,统统给我!”癫狂,赤焰邪君朝萧炎冲了去,浑身是血的他,好似一大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炽热耀眼。

  萧炎身形未动,屈指一弹,玄重尺闪现而出,一脚踢在尺柄,玄重尺便是带起一股凶悍力量,直射向扑来的赤焰邪君。

  暴射而来的玄重尺并未阻挡住赤焰邪君的脚步,反而赤焰邪君狠狠撞向了玄重尺。

  “咚!”

  赤焰邪君与玄重尺撞击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响声,玄重尺倒飞回来,萧炎从容接住。再看赤焰邪君,满脸狰狞之色扑向萧炎。

  “疯子!”萧炎无奈叹气,闪身避过后,手掌一翻,一朵巴掌大小的精美火莲,缓缓的自火团之浮现而出。

  火莲一现,这片天地间的能力,顿时嗡的一声震荡了起来,一股毁灭般的气劲自火莲弥漫而出。

  “我的,是我的!”看到萧炎手掌的精美火莲,赤焰邪君兴奋的大喊出声,手掌翻动,炼天焱和焚天焱再次出现在他的双手,带着两团异火毫不犹豫的再次扑了过去。

  “去!”

  手掌轻抬,火莲从手飞掠而出,在半空带起一道绚丽的火尾。

  面对飞来的火莲,赤焰邪君则是面露狂喜之色,更是伸出双手想要捧住飞来的火莲。

  炼天焱和焚天焱同飞掠而来的火莲撞击在了一起,出现了霎那间的寂静,仿佛整片天地在此刻都凝固下来了一般。

  寂静持续了瞬息,惊天动地的炸响声在天际猛然响彻了起来,如那九天怒雷般的炸响,令整座山脉都颤了一颤,似乎听到一丝破碎的声音。

  花宗的山峰,有一处僻静的院落,萧炎此时正坐在花树下优哉游哉的品着花酿,赏着落花。

  “你倒是好雅致,还赏起花来了。”云韵从屋内出来,青丝如瀑,眉眼温婉动人,看到花树下的萧炎,笑着打趣道。

  萧炎扭头看着云韵,轻咦了一声,语气带着几分惊喜,“竟然晋级到六星斗尊!”

  “算是因祸得福。”云韵轻笑出声,因为赤焰邪君的焚天焱,使得花婆婆留在她体内的封印又破开了一些,这一疗伤从四星斗尊晋级到六星斗尊了,她也颇为意外。

  萧炎一阵苦笑,这睡觉都能晋级的节奏,真是羡慕不来。

  “那赤焰邪君来得有些古怪,”轻咳了一声后,萧炎皱了下眉,“虽然这次他被我打成重伤逃走了,但难保他以后还会再来。”

  云韵摇头,“也许和妖花邪君一样,都是天冥宗的阴谋。”

  “那日我离开花宗时,在半路遇到了妖花邪君,他与天冥宗的长老、魂殿的九天尊一同对我出手。”萧炎想起最后一次与妖花邪君交手那次,那妖花邪君和花锦、天冥宗的长老,以及魂殿的九天尊,一起在半路截杀他,若非太古虚龙一族的黑擎半路杀出来,将他带走,那一战,只怕是凶多吉少啊。

  听闻萧炎所说之事,云韵心下猛的一惊,算起来花锦和妖花邪君正是争夺花宗宗主之位失败后离开的,想不到他们竟然伙同天冥宗和魂殿对萧炎下杀手。

  萧炎手指微曲,轻叩桌面,石桌随着手指的叩动发出沉闷的响声,忽然,萧炎的手猛的一顿,“花婆婆的腿是怎么伤的,她可曾说过?”

  “不曾,花婆婆性情古怪,一问及她的伤势便会大发雷霆。”云韵叹了口气,花婆婆大限前,只丢了宗主令牌和毕生斗气给自己,什么都没说,光靠猜,能猜出个啥来啊!

  萧炎啧了一声,“我在花宗多呆几日,希望不是我想多了。”

  是夜,花宗山门外,被萧炎打成重伤的赤焰邪君如鬼魅般再次出现了。

  赤焰邪君心暗道:“本尊打听到花宗两位太长老离开宗门,这才门挑战,那小小云韵,定被碾压擒拿。再寻到那个封印所在,本尊……”

  想到此处,赤焰邪君狠狠咬牙,“可那萧炎出现,竟重伤了本尊。无奈之下,本尊只好深夜潜入花宗,只希望能在不惊动萧炎的情况下,找到那里……嘿嘿,那里可是天冥宗前任宗主封印之地,本尊多年辛苦,终寻得解封之法。待本尊解救了宗主,定然有我天大的好处!”

  “本尊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赤焰邪君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嘶吼声,眼里尽是疯狂之色,屈指一弹,一块花瓣状的东西被弹了出去。

  花瓣状的东西被弹出后,瞬息间便没入了面前的虚空。这花瓣乃是赤焰邪君从花锦手里得来。

  花宗山门前的虚空传出一阵异的波动,只稍片刻,一道空间屏障便在赤焰邪君面前显现。

  赤焰邪君抬手一撕,在空间屏障撕开一道裂缝后,闪身钻了进去,几个跳落间,直奔向花宗的西北处。

  西北处的山峰有数座,多数无人居住,却有一座山峰是云韵和纳兰嫣然的居所。

  赤焰邪君手掌一翻,一张黑色罗盘出现在了手。

  罗盘布满了歪歪扭扭的字符,黑气蒸腾间,每个字符好似活的一般,不停的蠕动着。

  字符在罗盘蠕动了片刻后,朝着一个方向汇聚在了一起,赤焰邪君看了眼罗盘标指的位置后,毫不犹豫的直奔而去。

  赤焰邪君来到了云韵居住的山峰,而此刻,罗盘的黑气变得愈加浓郁了起来。

  循着罗盘所指的方位,赤焰邪君出现在了云韵发现花婆婆的山洞内。

  “呵呵,果然在这里。”罗盘黑气已经浓郁到凝实的地步了,赤焰邪君面露喜色,手一扬,六块物品抛出,落在指定位置,形成一个阵法,再掐出灵决,炼天焱席卷了整座山洞。

  炼天焱在赤焰邪君的控制下没有一丝火苗钻出山洞,而山洞内却是熊熊烈火,宛如白昼。

  片刻后,山洞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烧了出来,发出了“滋滋”的声响。

  赤焰邪君面喜色更甚,手诀法一变,山洞内所有的炼天焱一收,集在了阵法央一处,猛烈的焚烧着。

  炼天焱足足焚烧了半个时辰,便听见“刺啦”一声响,一股阴冷斗气席卷了整座山峰,连身怀异火的赤焰邪君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一道黑影从被炼天焱灼烧的封印破口钻了出来,赤焰邪君收起炼天焱,忙单腿屈膝跪了下去,“赤焰叩见幽冥子大人。”

  被赤焰邪君从封印放出之人,赫然是天冥宗前任宗主幽冥子!

  黑袍下的幽冥子,浑身裹在阴冷斗气,气息忽强忽弱,很不稳定。

  “花玉那死老太婆,临死还想拖本圣陪葬,哈哈哈,但是本圣还活着,这是命!”幽冥子发出嘶哑的大笑声,阴冷斗气在周身形成一道漩涡,滋养着他重伤的身躯。

  “是你,赤焰?嗯,花玉现在何处?!”幽冥子阴冷的目光落在赤焰身。

  赤焰邪君忙回答:“禀告宗主,花宗的前任宗主花玉已死。”

  “死了?哈哈哈哈,死的好……”幽冥子哈哈大笑,低头看着跪在地的赤焰邪君,黑袍下的嘴角露出一丝阴冷至极的邪笑,“赤焰,你做得很好,本圣会好好奖赏你的。”

  幽冥子一指点出,阴冷斗气倾泻而出,赤焰邪君全身被冻结,脸显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最好的奖赏,自然是成为本圣的疗伤之物。”说罢,赤焰邪君整个身躯便炸成了一片血雾,幽冥子张口一吸,便将赤焰邪君的血肉吸进了口。

  有了赤焰邪君的血肉疗伤,幽冥子身的气息也稍稍平稳了些,虽然没有恢复到重伤前一星斗圣的实力,但仅凭现在的九星斗尊实力,没有花玉的花宗,不过是抬手能灭掉的宗门罢了。

  力量再次回归身体的充盈感,幽冥子舒展四肢,口发出桀桀的怪笑声,这一次,他会让花宗给花玉那老太婆做陪葬的!

  吞噬赤焰邪君的血肉后,幽冥子体内也跟着多出了两团蠢蠢欲动的异火,幽冥子冷笑了声,区区两团不了台面的兽火,镇压便是,以后再慢慢炼化。

  “来者何人?”山洞外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

  同在一处山峰,幽冥子封印破开时的阴冷斗气席卷了整座山峰,也令暂住此处的萧炎感受到了异样,便循着气息过来。

  幽冥子抬腿,一脚跨出,身形便出现在了山洞外,双手背负身后,黑袍罩住了他的面容,周身的阴冷斗气如巨浪般汹涌滚动。

  “本圣天冥宗宗主幽冥子,小辈,还不跪下。”幽冥子开口的时候,阴冷斗气凝成一只巨手,不由分手兜头压向萧炎,欲令对方屈膝跪下。

  “斗圣?不对,这气息跟老师的差远了!”感受到幽冥子气息的不稳,萧炎心大定,面对拍来的巨手却毫不示弱,迎着巨手一拳轰击而出。

  裹挟着异火的斗气如一柄锋利的刃,轻而易举的将阴冷斗气凝成的巨手劈成了两半。

  萧炎面色不变,心下却如惊涛骇浪,转瞬间便猜出了一二。

  花婆婆双腿俱断,命不久矣,而天冥宗宗主幽冥子却出现在了曾发现花婆婆的山洞。

  唯一能解释得通的便是,花婆婆曾与幽冥子大战过,最后幽冥子被封印在了山洞,而花婆婆则寿元损耗。

  “本圣最讨厌玩火的家伙,小子,受死吧!”见自己随手一击被对方破去,森冷彻骨的杀意弥漫天地,幽冥子声音异常冰冷,打本圣的脸,找死!

  “天火三玄变:第一变!第二变!第三变!”

  萧炎身形暴退,手印变换,瞬息间气息暴涨而起,短短瞬间便突破到了七星斗尊层次。

  “焚炎谷的天火三玄变……”

  见到萧炎气息暴涨,幽冥子眉头微皱,旋即冷声道:“即便你有天火三玄变也不够看,本圣一根手指能捏死你了。”

  “那来捏捏看啊。”萧炎冷笑出声。

  话音刚落,一只漆黑大手如鬼爪般直接穿透空间,闪电般对着萧炎脑袋抓去。

  “吃本圣一记九幽冥手!”

  感受到漆黑大手弥漫的森冷气息,萧炎却丝毫不惧,手掌一翻,掌心之,火焰缭绕,猛的一拳震出,直接与那漆黑大手对轰在了一起。

  “八极崩!”

  凌厉与炙热的拳风,狠狠的撞在那漆黑大手之,惊天之声陡然响彻,惊人的劲气涟漪飞速扩散间,萧炎的身影倒飞了出去,砸在不远处的山峰,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凭借自己七星斗尊的实力,八极崩虽然震碎了对方的九幽冥手,但一分好都没讨到,算眼前之人气息不稳,只是九星斗尊的实力,却也不是自己能抗衡的存在。

  萧炎面色平静的从大坑爬起,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澎湃的斗气在经脉飞速运转。

  幽冥子眼神冰冷,一击未将其击杀,再一击依旧未击杀,这脸打得啪啪响了。一手挥出,阴冷斗气席卷而出。

  “邪风斩!”

  “九幽冥手”

  一道道威力凶悍无匹的斗气攻击源源不断的倾泻而出,疯狂对着萧炎轰击而出,显然幽冥子想速战速决,尽快将萧炎斩杀。

  “焰分噬浪尺!”

  “开山印!”

  面对幽冥子的疯狂猛攻,萧炎面色凝重,一道道威力不俗的斗技顺手拈来,随手击出。

  “轰轰轰轰轰!”

  天空之,绚丽能量如同烟花般爆炸开来,能量碰撞的爆炸声,方圆百里之内都能隐隐感觉到那狂暴的能量波动。

  “嘭!”巨大炸裂声,萧炎再次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萧炎!”云韵循声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口吐鲜血倒飞出去的萧炎,青色风翼一震,想将倒飞的萧炎接住,不曾想力度极大,将两人带着一同砸向了不远处的山峰。

  “你怎么样?”从巨坑爬起来后,云韵急忙检查萧炎的伤势。

  萧炎摇摇头,“我没事,那人是天冥宗宗主幽冥子,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是打伤花婆婆的人。”

  “哈哈哈,没错,正是本圣打断了花玉老太婆的腿,花玉那老太婆却蠢到消耗寿元来将本圣封印。本圣今日脱身,却发现花玉已经死了。愚蠢,可笑!”幽冥子背负双手,声音嘶哑的大笑出声。

  听闻此事,云韵面色逐渐冰冷了下来,虽然花婆婆性情古怪,但终归是传了毕生斗气给她的人,这份恩情,怎能忘!

  “先杀你们二人活动活动筋骨,再将你们花宗所有人杀掉,斩草除根!”说到杀光花宗的人,幽冥子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萧炎暗握了握云韵的手,“一起出手!”

  “大天造化掌!”

  “风之极·陨杀!”

  “哼,不过两只蝼蚁,天冥修罗手!”

  低沉的爆炸声顿时传播开来,劲风涟漪呈环形般扩散二出,将周遭的空间震得裂开了一道道漆黑裂缝。

  二人联手之下,幽冥子身体一颤,蹬蹬蹬倒退了七八步方才稳住身形。

  “倒是小瞧了你们。”幽冥子握了握略微有些发麻的右掌,眼狠戾之色更甚。

  而此时,萧炎则是目露疯狂之色,双手诀法变换,大喝出声:“爆爆爆!”

  幽冥子微微一怔,只感觉身体内瞬间出现了无数的小火苗,随着那一声声爆,变得躁动了起来,想要调动斗气去压制却为时已晚。

  原来,白天战斗,萧炎与赤焰邪君的异火激烈碰撞,虽然赤焰邪君伤重逃跑,但他的异火被侵染,埋下了隐患。之后,赤焰邪君被幽冥子吞噬,这异火便存于幽冥子残破的身体。

  在萧炎用八极崩暗劲打入幽冥子体内的异火为引子,而吞噬了赤焰邪君后,原本已蠢蠢欲动的那两团异火最先在幽冥子体内爆炸开来,青色火焰,白色火焰,无色火焰一团接着一团爆炸。

  异火碰异火,炸起来更加激烈,谁都不输谁,谁都不让谁。

  那一瞬间,幽冥子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一个万花筒,毫无征兆的把自己炸成了烟花!

  异火爆炸,萧炎还不忘丢一朵精美火莲给幽冥子。

  在巨大的爆炸声,幽冥子被五种异火炸成了灰灰,而他们脚下的这座山峰也被夷为平地!

  “虽然能斩杀幽冥子是好事,可谁赔我的住所?!”云韵丢了个白眼给萧炎,神色透着为花婆婆报仇后的欣喜和要再寻修炼之处的无奈。

  萧炎摸了摸鼻子,干笑了两声,赔笑道:“我赔,我赔,要不你先随我去星陨阁暂住?”

  云韵淡淡一笑,道:“你怎么和美杜莎、小医仙解释?算了,我既然再次担任了宗主,便要对宗门负责。天冥宗来势汹汹,我岂能轻离。”

  萧炎扬起嘴角笑道:“那好,我先给你在旁边山峰盖个院子。以后嘛,我们一起回加玛帝国!”

  “加玛帝国么...”

  云韵俏脸扬起,望着遥远的地方,那个帝国已在记忆的深处,唯有着那个地方,从始至终都是清晰如昨日。

  “但我更喜欢魔兽山脉。”云韵转头看了萧炎一眼,眸光有着万千情绪,轻声道。

  萧炎望着眼前人儿眼眸深处的憧憬与期盼,也是微微一笑,点点头。

  “好,那去魔兽山脉!”

  

  https:///html/book/15/15248/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