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设计诬陷
小说:圣道皇途最新章节  作者:夜东流

  严格说起来,明森等人对付季升,破坏他的婚庆,一定程度上还是因为唐乐。

  与季升、董云曦曾经在光明城一起出现过多次,而且还被盯梢,明森等人肯定都知道他们的关系,这么做是想从季升身上找到一些平衡,发泄一下心头怒火。

  而且明煌也发话,对付为皇朝参战的弟子会被灭族的,可他们根本没那个耐心等到帝国排位战结束,现在唐乐等又不露面,正好拿季升出气。

  他一个中级王朝的太子,收拾起来就如同捏死蝼蚁一般,还不是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只是没料到会玩儿这么大罢了。

  果然如同唐乐猜测的那样,很快就有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是来了好久的孟家孟无常。

  他是和他的父亲一起过来的,可能是先过来查探消息。

  唐乐他们五人的座位比较偏僻,而且都经过精心伪装,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真容,见仪式就要开始,孟无常站了出来。

  神情傲居,意气风发,爽朗一笑道:“太子殿下,我看仪式现在还不能举行!”

  季升双眼微眯,随即轻声笑了笑,道:“孟无常,为什么?”

  孟无常对着众位来客拱拱手,道了声罪过后,直起身,朝前走了几步,笑道:“我有话问董云曦小姐!”

  董云曦眉头皱了皱,道:“但说无妨!”

  “痛快!”孟无常兴奋的一点头,道:“记得小羌王胡勇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季升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太子殿下息怒!”孟无常话虽客气,但脸上却带着淡淡的讥讽之色,道:“胡勇是云曦小姐所杀吧?”

  “不错,是我所杀,他杀明晰名人义士很多,死有余辜!”董云曦并没隐瞒。

  “呵呵,死有余辜,真是可笑,好像理由不对吧,我听说他可是你的追求者,从安吉城一路护送你,结果在半路被你所杀,而你却仅仅是为了得到他的准王级战技夺命一刀,就这个原因也就算了,死了就死了,可你却把夺命一刀送给了唐三,呵呵,我实在好奇,为什么?”

  孟无常说完,笑呵呵的看着季升和董云曦。

  现场的宾客眼神连闪,都在品着孟无常的话。

  这其中能琢磨的东西太多了。

  杀了追求自己的人,把准王级战技送给了另一人唐三,一个护送他的人,一面之缘罢了,为什么送这么重的礼?

  “这样的话,董云曦姑娘确实需要解释一下,毕竟您将来是要母仪天下的,如此不明不白,有损国体啊!”话音一落,从外面走进一群人,人数众多。

  其中一人被众人拱卫着,脸上带着莫名笑意,而说话却是另外一个年轻人,唐乐好像有印象,是赤风王朝的一名参赛弟子,好像进入了前五十。

  “小阵魔孤独轩!”现场很多人叫出了他的名字。

  高级王朝赤风王朝的阵法天才,身份超然,是明晰王朝上级王朝的皇族弟子。

  季升眼神急剧收缩,知道这次事情大发了,超出了自己预料太多,不但明轩皇朝的明森到了,连上级王朝的皇族弟子都来了,一个处理不好,会让明晰王朝变天。

  “见过明森皇子,孤独轩王子!”季升带着董云曦,还有在场的众位,齐齐躬身行礼。

  “免了!”孤独轩摆摆手,淡淡一笑,看向了董云曦道:“季升殿下,你之大婚事关国体,而董云曦小姐与草原王庭的小羌王心存暧昧,又勾搭唐三,如此行径怎能母仪天下?”

  名为劝诫,实质为吃果果的侮辱,借机挑唆,破坏大婚。

  “玛德,老子过去捏死这个王八蛋,真他么的可恶!”君落气得差点儿直接蹦起来。

  “不急,再看看!”唐乐按住了君落,他想看看这帮人到底想干什么。

  季升长长吸口气,压压心中暴怒的情绪,道:“孤独王子,讲话要求一个证据,若你信口开河,就算你是赤风王子,我也不饶你!”

  孤独轩淡淡一笑道:“没有证据我怎么会随便说这些!”

  说完,摆摆手,一人从他们身后走了出来,孤独轩一指他道:“云曦姑娘,你应该认识他吧?”

  董云曦眼神一凝,冷冷道:“陈升?”

  这人正是护送她幸存下的其中一人,被她和唐乐救治好与臧霸一同返回了安吉城。

  “云曦姑娘,你还是承认了吧,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胡勇小羌王一路之上不知进了你的车驾多少次,虽然你对外说是他图谋不轨、对你动手动脚才杀了他,可你们的谈话我们还是听到了,好像与什么夺命一刀有关!”

  “而且,杀了他之后,唐三也时常进你的车驾,云曦姑娘,你怎么也是太子殿下的未婚妻,如此行径,唉……”

  现场落针可闻,好多人都感觉头皮发麻。

  不管事情是不是这样,董云曦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这样的人怎能母仪天下,怎么可能嫁给太子殿下?

  董云曦长长吸口气,冷冷道:“陈升,你被胡羌人重伤,我和唐三好不容易把你从鬼门关拽回来,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我必杀你!”

  陈升苦笑一声道:“是,你们的救命之恩我陈升没齿难忘,但为了我明晰上下,为了明晰皇族,我不得站出来揭露你的丑行,请你原谅!”

  随后看向了太子季升,心痛的说道:

  “太子殿下,我知道你俩感情深厚,但唐三在白帝城出手,他真的用了夺命一刀,很显然,是他与云曦姑娘那段时间接触后学到的,他们之间真的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为了王朝,肯请殿下取消此次婚庆,与这女人撇清关系,放……”

  “给我闭嘴!”季升几乎气炸了肺,怒指陈升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编排是非!”

  “唐三一路护送云曦,解救她于危难之间,而夺命一刀却是他所得,是他传给云曦的……”

  说到这里季升脸色一变,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殿下,不管是云曦传给唐三的,还是唐三传给云曦的,但这事情你就品不出什么吗?他们之间仅仅是雇佣关系啊,什么时候雇佣双方好到了这个地步?所以,还请太子殿下以国为重,慎行!”

  陈升一下就抓住了季升话中的漏洞,更加坐实了董云曦和唐三的丑行。

  “陈升,侮辱云曦,编排皇族,我季升发誓,必斩你,灭你九族!”

  “季升殿下!”孤独轩眉头一皱,冷声道:“季升殿下,请你慎言,陈升冒着生命危险,为了明晰皇威,可谓义薄云天,怎么?还未继承大统,就开始独断专行了?”

  “呼!”季升长长吸口气,怒哼道:“冒着生命危险?真是可笑,是受你们胁迫吧?我真的不明白,你们这么做的目的何在?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一个赤风王朝的王子,一个明轩皇朝的皇子,设计对付我一个中级王朝的太子?”

  孤独轩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道:“你错了,不是针对你,而是为了明晰考虑,王朝不能由一个连自己的女人都管不好的太子继承大统,你可明白?”

  “而且,我们已经物色好了一名王子,季冲出列!”

  孤独轩话音一落,一名男子走了出来。

  季升眼神一凝,冷声道:“呵呵,你们还真是煞费苦心啊,孟无常,这都是你在捣的鬼吧?”

  季冲,另一名皇子,其母正是孟家族人,若不是因为这层关系,上次孟家可能早被灭族了。

  把季升和董云曦的名声搞臭,在孤独轩和明森的帮衬下,让季冲上位,直接受益者就是他孟家。

  “季升公子,真是抱歉,本来我对你还是有很大期待的,可惜,你还是被自己的女人拖累了,我想当朝陛下可能对你也非常失望,想必他老人家很快就会下旨吧!”

  孟无常一幅胸有成足的表情,让季升心中一咯噔,冷声道:“你们去威胁父皇了?”

  “怎么能说威胁呢?只不过是说下实情,让他看清你的真面目而已,无能到连自己的女人面目都看不清,怎么去管理一个国度,交到你手中,我等不服啊,是吧诸位?”

  孟无常说完,看向了在座的众人。

  宾客很多人都被这一幕搞得目瞪口呆,都处在神情恍惚中,冷不丁听到这一句,都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

  这就要让他们站队吗?

  “嗯?”孤独轩和明森脸色一冷,其中几个家族的家主赶紧站出来,其中一人对四周一拱手,道:

  “诸位,季升公子出了这种事儿,真的不适合做太子,至于董云曦,作风败坏有辱国体,应该斩了,完了我们联手上书,力荐季冲公子做太子,我想有孤独轩和明森两位皇子作证,问题不大!”

  现场好多人的眼睛都是一亮,是啊,有两位皇子带队,他们只是点个头而已。

  “我商家分部同意季冲公子担任太子,将来继承大统,我承诺,商家将加大和明晰王朝的商贸往来,将会有更多的资源朝这里倾斜,诸位家族都会受益!”

  其中一位老者站出来,代表商家表了态,唐乐早看到他了,曾经祸乱大秦帝国的那个商无情。

  未料到祸祸不成大秦,又来了明晰王朝,还真是哪儿哪儿都有他。

  “我赤风王朝同样支持季冲公子,将来一统后,赤风王朝会与明晰王朝建立更加紧密的关系,我相信,明晰王朝将会迎来一个辉煌盛世!”

  孤独轩也站出来表了态。

  接着明森皇子也慷慨激昂一番,说的众人精神大阵,纷纷跳了出来。

  现在正是表现的机会,一旦两位皇子或者商无情和自己看对了眼儿,对自己家族来说就是无限的机会,出人头地指日可待。

  “哈哈……”季升突然爆笑起来,脸上满是讥讽之色,冷然道:

  “真是大言不惭,一个赤风不入流的王子,一个明轩如同狗一般的皇子,在我明晰皇朝,在我太子府,大放厥词,指点江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们皇帝陛下到了呢!”

  “开始污蔑我妻,现在又想罢免我太子之位,你们算什么东西?这里是明晰皇朝,是我太子府,就凭你们刚才的污蔑和胡言乱语,我就能治你们一个死罪,来人,给我全部围起来,反抗者杀无赦,我倒要看看,是你们的脑袋值钱还是我季升的脑袋值钱!”

  哗啦啦……

  随着震天的脚步声响起,一队队近卫军冲了进来,刀出鞘箭上弦,杀气腾腾。

  “季升你敢?”孟无常一看勃然大怒,怒斥道:“他们是上级王朝皇子,是皇朝帝国皇子,你想造反吗?”

  “给我闭嘴!”季升怒斥一声,双眼通红,气得身体都颤抖开了,“狗屁的皇子,老子不认,先给我抓起来,我要带着他们去赤风王朝,去光明城好好问问当朝两位陛下,是谁给的他们狗胆,来我明晰王朝诬陷栽赃我妻,图谋我太子之位的?”

  “都愣着干什么,杀!一切责任我担!杀杀杀!”

  看着季升状若疯狂、有入魔的征兆,明森傻眼了,孤独轩也愣住了,孟无常的额头更是冒出了冷汗。

  他们想到了各种可能,就是没想到季升会如此决绝,敢和他们硬刚。

  若真到了那一步,他们绝对没好果子吃。

  “不想死的你们动手试试!”

  轰的一声,可怕的威压从人群中喷涌而出,威压当空,一位老者徐徐飘起,眼神冷默,淡淡的说道:

  “季升公子,明森皇子说的很对,你不但无能还无脑,若不想血溅当场,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儿!”

  季升冰冷的注视着老者,冷然道:“你又是谁?”

  孟无常拍了拍胸口,暗道一声好险,幽幽道:“忘记介绍了,他,白帝城白家老祖之一,号称王级阵法师的白无相前辈!”

  “还真是可笑,自己的家族都护不住,来我王朝耍自己的威风,既然唐三兄弟没杀你,那正好,我帮他收了你,杀!”

  白无相瞬间被刺激的怒火冲天,突然暴起,对着季升就扑了过来。

  唰的白光一闪,犹如闪电,从一侧爆发开来,刀刃直指白无相的脖颈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