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 晋封之议
小说:大唐逍遥驸马爷最新章节  作者:难山之下

  看到魏征突然出列,李世民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因为魏征这样郑重的出列一般就没什么好事,就是开喷的前奏。

  其实被魏征喷李世民也有那么一点习惯了,但是别在这个场合喷啊!

  能不能等到早朝的时候或者单独觐见,非要在这个欢庆的御宴中开喷。

  李世民很心塞,恨不得命侍卫将魏征乱棍打出去算了。

  冷静!冷静!你是可是要做千古明君的男人!李世民不断的给自己鼓劲。

  李世民深吸一口气,微微笑道:“值此丰收盛宴,不知道魏爱卿有何话要说?难道是要赋诗一首为天下贺喜吗?”

  魏征躬身道:“有安康郡公在,臣岂敢作诗啊!”

  众人听了不都不禁点头,有苏程这个大唐第一才子在,谁好意思作诗啊?

  难道魏征是想请苏程赋诗一首?

  可众人都知道,苏程这人不喜欢写诗,轻易不写诗。

  堂堂天下第一才子却不喜欢舞文弄墨,这谁能想?

  李世民微微笑道:“哦?那魏爱卿是想说什么?”

  魏征躬身道:“启禀陛下,臣觉得安康郡公自入朝以来履立功勋,其功劳有目共睹,朝野称赞,彪炳史册。”

  李世民笑着点头道:“当然,朕这个女婿年纪虽轻,但是于社稷黎民确有大功!”

  魏征恭声道:“臣觉得陛下对安康郡公的封赏太轻了,一年两熟的贞观稻还有玉米和棉花,还有水泥、酒精、火器,安康郡公还有军功在身,安康郡公还救治了皇后娘娘,臣觉得,以安康郡公的功绩当晋封国公!”

  众人听了莫名松了一口气,还以为魏征又要喷什么呢,原来是为苏程抱不平啊。

  平心而论,以苏程的功绩晋封国公确定当得,无论是朝中大臣还是市井百姓都无话可说。

  心服口服,苏程这功绩早就应该晋封国公了。

  而苏程的圣眷那就更不用说了,朝中鲜有人能比。

  有功绩,又有圣眷,但是,苏程我什么还没有晋封国公呢?

  就是因为苏程的圣眷实在太好了。

  皇帝就是把苏程当做是女婿当做是子侄,所以才故意压着苏程,想要历练苏程,以防苏程太飘反倒不是好事。

  其实朝中的大臣们一个个都明白这点,也知道国公之位早就已经是苏程的囊中之物。

  就连苏程自己都知道他早晚都会晋封国公。

  正因为朝中众臣都知道,所以一直也没有人提及,就连程咬金、李绩等人都没提及过。

  因为他们觉得这对苏程来说是好事,反正国公之位飞不了,这是对苏程的爱护啊。

  却没想到魏征今天竟然说了出来。

  魏征虽然正直但是也不笨,怎么可能看不透这些?

  苏程若是经过磨炼的沉稳一些,将来绝对是大唐的栋梁之臣。

  所以,魏征虽然也觉得苏程的功绩足够晋封国公了,但是却一直都没有开口。

  现在,他却开口了。

  因为苏程的功绩实在太大了,不晋封国公不行了!

  苏程的每一桩功劳都会载入史册啊!

  这让后人如何看待?后人只会觉得太过薄待功臣,会觉得君不明,臣不贤。

  不是他不理解皇帝的苦心,实在是没法再拖下去了。

  众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不知道魏征为什么突然要为苏程请封。

  是苏程觉得一直没有晋封国公,觉得委屈,所以主动找魏征……

  不对,不对,苏程找谁也不会找魏征啊。

  因为魏征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不可能跟谁有什么首尾。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魏征是真的觉得苏程该晋封国公,所以才提了出来。

  苏程也很惊讶,他从没跟魏征抱怨过自己功劳那么大却没有晋封国公,确切的说,他没跟任何人抱怨过。

  是因为他对国公确实不渴望。

  晋封国公又怎么样?

  晋封了国公他也是国公中最小的那一个。

  即便没晋封国公,在郡公中也没人能跟他比。

  晋不晋封国公对他的地位来说可以说毫无影响。

  所以,为什么魏征今天突然说他该晋封国公呢?

  苏程只是略一思索就想明白了,是魏征觉得他的功劳实在太大了,不晋封国公实在说过去。

  啧,不得不说,魏征这大喷子喷归喷,确实为人正直。

  不过,如果能晋封国公的话也不错。

  苏程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谦虚的说自己配不上?

  这岂不是太虚伪了?

  苏程一时没有说话,其他人也没有说话,因为现在大家都拿不住皇帝到底是什么意思。

  因为这没什么可议的,苏程的功劳绝对足够被晋封国公,问题就是皇帝是不是想将苏程晋封为国公。

  坐在李世民身边的长孙皇后轻声笑道:“陛下一直压着苏程,这下好了,魏征实在看不下去了!”

  李世民也知道,魏征之说苏程晋封的事就是因为看不下去了。

  可他磨砺苏程也是一片苦心啊。

  孔颖达出列道:“陛下,苏程有大功,臣也觉得苏程确实该晋封国公!”

  褚遂良出列道:“是啊,陛下,苏程的功劳天下人有目共睹,虽然年轻了些,晋封国公也无人不服。”

  这些文臣们纷纷出列,是因为他们也觉得苏程确实该晋封国公。

  长孙皇后轻声道:“陛下,众爱卿说的也对,臣也觉得苏程确实也该晋封国公,他的功劳早就绰绰有钱了!”

  李世民轻声道:“朕当然知道苏程的功劳足够晋封国公,只是他还太年轻了,朕只是想着压一压苏程,磨砺的他更沉稳一些!这国公之位早晚都是他的。”

  就像在驴的前面悬一个萝卜会引得驴子一直往前走,他就将国公之位悬在苏程的前面,想让苏程多立功劳。

  长孙皇后轻声笑道:“陛下,可是苏程的功劳确实太多太大了,而且就苏程那性子,想磨砺看没那么容易,还不知道要多少年呢!”

  “而且,臣妾总觉得,苏程这小子可能对国公之位也不怎么看重。”

  李世民听了不由微微一愣,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苏程很可能第国公之位真的不怎么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