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神秘的项链
小说:幽都伞魔宁不欢最新章节  作者:韩轻言

  “嘘……别出声……”

  蓝子晏拉住了梁良,此时站在二人面前的,是一群数不清的散发着恶臭的走尸。

  但蓝子晏布置的禁制十分奇妙,仅有薄薄的一层光膜,走尸竟然发现不了他们。

  二人正在半山腰上,这里是山寨的警戒线,只要这里被突破,山顶也将全面沦陷。

  走尸们虽然收到了鹄媂的命令,但他们始终是一群没有智商的傀儡。操控傀儡的人不在现场,自然无法破解一位阵法大师的禁制。

  蓝子晏脸色凝重,这些走尸和万尸林的骷髅差不多,只是没有再生能力,只要击碎即可。

  但问题是,数量太多了。

  幸好已经没有了妖兽,否则以妖兽的破坏力来说,为这群走尸开路绰绰有余。

  梁良不敢再说话,禁制并不隔绝声音。

  走尸并不是依靠眼睛来寻找目标,而是通过气息的感应。一切可以产生波动的动作,都能为他们指明方向。

  所以二人站在这里,已经整整一个上午。

  几乎是蓝子晏刚布置好禁制,这些走尸就追到了。

  若是再晚一分,二人定要被当场撕碎。

  可此时的局面,也只能说是稍微乐观一些,虽然暂时无碍,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梁良打量着周围,由于山壁陡峭,这些走尸只能聚集在这一面,其余的还在山下攀爬,但爬着爬着就会因为石壁太过光滑而掉下去。

  他正想松一口气,忽然有所感应地望向前方。

  蓝子晏比他更早察觉,哪怕是寒冷的冬日,额头也早已挂满了汗珠。

  这个走尸明显不同于其他,曾看过落日村古籍的蓝子晏,自然清楚这分特殊意味着什么。

  尸鬼将,受所有尸傀供养的首领,自身实力比所有尸傀加起来还要强。

  此时它就在尸群中,正一步一步朝着二人走来。

  梁良和蓝子晏对视一眼,后者从前者眼中看到了一抹决然。

  二人先前有过约定,如果失守,则由梁良留下引爆聚灵阵,掩护蓝子晏使用传送符回到山顶。

  为何不是二人一起离去,不仅是因为梁良身上仅有一张符外,更是因为哪怕他调集全身的灵力,哪怕这个距离需要消耗的灵力微乎其微,都不足以让他成功激活传送符。

  也就是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他连单独使用传送符的能力都没有。

  所以他选择了留下,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也要守住这个至关重要的关口。

  “你一切小心。”

  在尸鬼将无视一切,穿透禁制之时,蓝子晏脚下传送阵亮起。

  临走前,他将自己脖子上的一串狼牙项链,抛到了梁良的身上。

  这不是他的东西,是原女祭司的随身之物。似乎没什么用处,只是一种古老的迷信,认为能给人带来好运。

  “谢谢,帮我照顾他们。”

  “我会的。”

  梁良目送蓝子晏离去,将狼牙项链挂在脖子上,从衣襟里掏出弹弓和石子,精准地打落树枝上的一面阵旗。

  “嗡……”

  与禁制叠加在一起的聚灵阵顿时失控,以梁良的身体为中心,卷起了一阵剧烈的风暴。

  “呜——呜——”

  众多尸傀皆是站立不稳,纷纷摔倒,嘴里发出咆哮的声音。

  梁良则一脸平静地站在风暴中央。

  这个聚灵阵是他刚和蓝子晏学的,但这种让阵法失衡的手法,却是在无意中模仿的宁不欢。

  他没有忘记宁不欢的叮嘱,聚灵阵失控暴走,第一时间就会反噬布阵者。

  但他现在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并不是他不怕死,而是已经退无可退。

  身后的山寨,还需要喘息的时间。众人战斗一夜,都已到达了极限,需要时间恢复状态。

  梁良的目的就是为他们争取时间。

  有蓝子晏先回去报告情况,众人也能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在他失守之后措手不及。

  “如果我死在这里……那就再也没有机会,和大师兄学习了……”

  “那么这是我的第一战,也是我的最后一战……”

  “不能给大师兄丢脸啊……”

  有些牵强的弧度出现在嘴边,梁良目光如炬,竟丝毫不怯地与尸鬼将对视着。

  风暴愈来愈烈,隐隐夹杂着雷声,如同一头即将苏醒的猛兽。

  狂风就是它的利爪,一视同仁地抓在众多尸傀和梁良的身上。

  唯有尸鬼将,似乎没有受到一丝影响,仍旧一步步向他走来。

  “来,再近一些。”梁良的嘴角已经留下两道鲜血,但他的笑容却是更加灿烂了。

  尸鬼将抬起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轰隆隆!”

  就在梁良双脚离地的瞬间,天空一阵巨响。

  紫到发黑的雷电垂直落下,不偏不倚地劈中了他脖子上那条项链。

  尸鬼将的手,恰巧触碰着狼牙,于是雷电仿佛找到了宣泄口,汹涌澎湃地流入了尸鬼将的身体。

  “嗤——”

  “砰!”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炸响,尸鬼将的身躯顿时倒飞出去,深深地嵌入了石壁中。

  碎石“哗啦啦”落了一地,整个半山腰尘土飞扬。

  梁良的脚下已满是血迹,他的衣衫被暴风撕裂成了条状,染着鲜血还混着沙土,但他依旧努力不让自己倒下。

  先前的一群走尸已经在爆炸中粉碎,但新的一波又即将到来。

  山下的吼叫骤然变得急促,由于禁制被撕裂,他们发现了半山腰的目标。

  梁良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管都已经爆裂,大约还剩十个呼吸的时间,他的生命就该结束了。

  “再来!”

  话音未落,又一面阵旗离开了原本的位置。

  “轰轰轰——”

  数十道雷电同时落下,仿佛传说中的雷劫,将刚冲上半山腰的尸群炸成齑粉。

  然而,那些紧随其后的走尸毫不畏死。本来就极其狭窄的山道,没一会儿就被尸体堵了个严严实实。

  待雷电消停,周围终于安静了些。

  梁良仍倔强地站在原地,双眼早已失去了最后的神采。

  他的身躯还没倒下,那刚从沙石中爬出来的尸鬼将,毫不留情地将他的心脏穿透。

  就在这时候,狼牙项链光芒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