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司归的失控
小说:魔法少女之逐渐黑化物语最新章节  作者:换盏

  凄冷的雨漫天飘洒着,阴云覆盖的天空,灰灰的云层浅浅地游动在整整齐齐林立的大楼上,司归回到了司晨之羊福利区。

  还是像以往一样,摩肩接踵的行人如浮光掠影快速的移动在城市地平线上,只不过每一个人忙碌而麻木的面庞,使这个城市闪亮而模糊。如不幸生长在墙角的野草,风中摇晃。

  司命站在熟悉的十字路口,望着远方看不清的路人面孔,令人疑惑,使做梦了吗?

  模糊的面孔似大堆气泡伴随被风送上天空的蒲公英,店铺墙角的蜘蛛网,正于光天化日之下,结网。

  他叫停一辆出租飞行器,行驶向自己家的方向,窗外不断退后风景越来越模糊,路过学校,他忽然下车走了进去。每个教室都站满了人,但他们的身形却像剪纸一样,定形在原地。司归如风一般,穿过每一间教室,他不敢开口说话,不敢和他们打招呼,怕一开口,梦就醒了。

  可是他发现所有人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了他的身上,那些光影一样的同学无声靠近,他猛地跑了起来,推开拦在前面的所有人行人,当他推门冲入自己曾经所属的那间教室,猛地发现,身后一个人也没有了。宽大的校服衣袖在窗户对面的女宿舍阳台随风飘舞,一张熟悉的脸一闪而过,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出了教室,奔进女生寝室之中。

  一个人也没有,仿佛整个世界突然空了,视线之中的空间开始慢慢支离破碎,成为了一块儿一块儿七彩斑斓,冷色调的方块,在这样的视线里,他推开一扇刚才教室对面所见地那间有人的寝室,粉红色的窗纱以被风鼓涨,翻滚的姿势迎接司归的闯入,而那窗纱的边缘,沿着方块状的视线网格,金线与蓝色的变幻,反光像是足矣割开人皮肤的刀尖。

  他迷茫的站在原地,四处搜寻,强烈的孤寂,从四面八方涌来,粉红色的窗纱,从窗口,上下铺的床,装饰用的墙纸间,扑向司归,将他围住,轻轻蒙住他的面庞和鼻梁,一股窒息,将他心脏温柔含住。

  他闭上眼想,要是死在这样的梦里,也不错吧。眨眼间,他朦胧看见小汐穿着纯白裙裾的婚纱,露出像夜明珠一般明亮的光芒,悬在半空,安安静静地微笑,缓缓扑向他的怀里,他感受到了她身体的柔软,呵气晕散身子渐渐冰冷的寒意,司命环手揽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鬓角长长的黑发,随卷动的纱幔一起缠住司命的全身,脖颈,他感觉越来越难以呼吸了,凌厉的杀意,带着明显的杀机,缓慢破进皮肤,刺入身体。

  可却他依旧傻傻的笑道:“这是梦吗?汐.....小汐..........”

  他低下头想去亲吻她隐隐流下泪水的面颊,本该存在于另一个平行世界的记忆,本该消失本该随风割裂飘散的片段,忽然完全觉醒,他忽然想起了,少女娇美得脸迅速黑化,她失控杀死自己的一幕。

  京都,燃烧起了冲天的大火,他如上帝视角一般,看见了,小汐宛如魔神降世,京都中心区域整整二十万人,被小汐无尽的魔力与浩荡的精神力所召唤出,洪水开闸一般的契约精灵,残忍屠灭。

  方圆百里,化为地狱,腐蚀性极强的暗元素将周围寸草不生,在那样猛烈,无孔不入已经不能称之魔力的侵蚀性元素下,她自己也和整个京都,一起埋葬,黑色失控的火舔枯了她嫩滑的脸蛋与嘴唇,她泪水被火光映照着赤红。

  无数张惊恐,悲伤的脸,汹涌地如涨潮版突然将他淹没,伺机多时的窒息突然抓紧,心脏停拍,他张开口疯狂大喊,想去挥拳御气去阻止她的枯萎,阻止整个京都的毁灭,没有用,他失去了形体,只剩下纯粹的意识。

  他拼命的飘向小汐,眼睁睁看着小汐在自己近在咫尺身前,由绝美焦枯成炭,可是她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一直出奇明亮,前所未有的温柔,不该属于自己的温柔,是幻觉吧,她怎么会对自己透露这种,自己一度幻想压抑的情愫?

  亦是所有迷恋她的粉丝,所一直渴望的那种疯狂情愫啊!

  整个世界忽然剧烈颤抖了一下,似乎房子塌了,天旋地转,他试图去抱小汐的焦骸,向着无尽地狱跌落。

  ..............

  再次醒来,司归以为自己已经来到了地狱,可睁开眼,熟悉的阴暗地下水道,坚硬冰冷的地面,李冷鸢白得近乎透明的脸,趴在朝向自己腰间上,旁边堆满了金色天秤,魔法书籍、蓝色水晶、干枯的蜥蜴以及许许多多叫不出名字的魔法材料,还未熄灭的魔法阵浓缩在她脚下也串联着小汐,她一只手紧紧抓住小汐的衣袖,他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魔法规则。

  温暖的魔法元素源源不断的从她身体里进入司归的全身,由于一种链接向两人的魔法回路,双方魔力出现了类似魔法互通,如同共同呼吸一般的联通。

  好温柔啊!以这样温柔的方式,输送至他的四肢百骸,流入他清晰感受到,自己满目疮痍的经络关节,修复破损的内脏。

  刚才,失控了吧。

  学院有详细的关于失控的基础理论知识,任何一个经过系统学习的魔法师,无不了然于心。

  原来,刚才是失控幻境里的梦靥吗?

  幸好......只是一个幻境.........他顿时悚然,小汐呢?他猛地抬头,灯下黑的看见了小汐就在旁边的身影,直到发现,她一如既往,冷冷盘坐与旁,丝毫不在乎,李冷鸢疲惫得倒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抓着她的衣袖边缘.........

  为什么一缕强烈的开心,如春雨一般,在内心下起,荒芜凄凉的内心,看得见的绿衣盎然。

  话说?自己刚才为什么失控了?媚魔!司归意识到了自己实力的弱小,远远不够,但也想起来了,自己是如何被媚魔的精神攻击诱导失控的。

  小汐是他的执念,觉得不能保护她,而被保护,战斗一开始便先中招受禁锢,和李冷鸢有意无意敌意的暗示目光,在媚魔的致幻里,无限放大!

  直至崩溃。

  远处,冰山还散发着寒意,战斗的痕迹触目惊心,媚魔已被小汐斩成了碎屑,连异常坚硬,可以屏蔽物理以及魔法攻击的大妖等级地妖丹,也承受不住她爆发时的全力一击。

  那是属于她平时积蓄用来压制体内因为高速增长的精神力与魔力而产生的副作用。

  嗜血的负欲望,蠢蠢欲动。

  黑暗深处,一个躲在被之前战斗拔地而起碎石堆后的类人妖兽,伸出长长的脖子,闪烁着蛇一样的竖眼,悄无声息地偷窥着,干尸一样的皮肤顶着巨大的腹部,这个连化形境界也没有达到的未化形生物。似乎察觉到两人的虚弱,踩着试探性的缓慢足迹,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靠近,少女血肉的幽香是那么诱人,混合着虚弱到极点而束缚不住四溢出的魔力,简直是无与伦比的美味,它伸出了垂涎若渴的舌头,猩红肮脏的颜色,是它灰暗身子唯一的异彩,可却更加丑陋。

  “想死吗?”小汐冷漠的说道,语气如剑。

  她握紧余烬,没有拔出,未经转化的魔力被她野蛮粗暴的汇聚于剑鞘表面,于是剑身边缘的空气,旋转起危险的,不稳定的魔力旋涡,特别是火元素遇见水便扭曲出闪电,风助火势一道炸雷张狂闪跃砸进地面。

  未化形的生物没有化性生物的智慧,就像狗天生看人低,小汐的言语以及举动,反而被它认为是软弱可欺的表现。

  它张开十指,干燥开裂的皮肤表面,伴随蛇虫蠕动的咝咝声,层层叠叠的小嘴张开,露出里面令人头皮发麻,密集恐惧症如果见到,先便原地疯狂,然后它盯着小汐,一步一步,加快了步伐,一股情绪在它血红色的眼里酝酿着,它不时在小汐和背后晕倒陷入虚弱境地的李冷鸢,和她身上,同样虚弱至极的司归,散发着的魔力体香的身子上切换着目光,小汐知道大多数魔物,完全被欲望所支配,一旦相遇,只有你死我亡。

  见多了,越发觉得当日终端世界遇见的小丑魔物,是如此稀有,强大,人性化的流露,随时间迁移,阅历增加,越发印象深刻。

  小汐主动拔地而起,剑在半空拖动,发出前所未有的欢呼破空声,小汐每次挥舞剑,都觉得是一件多么美妙的感受,残余的魔力从体内流淌聚拢右手,明亮的雷光盘结如龙。

  击杀这种魔力气息还远远不如媚魔,标准讲未化形魔物,然而还没有等小汐出招。

  一股奇特的能量波,已突然从背后司归身上爆发,又是领域之力,小汐瞳孔一缩,她放松了全身肌肉,散掉了魔力,因为在他的领域力,气毫无作用。

  对待实力低于司归的魔物,她毫不担心。

  只是他没有站起,小汐感受到了领域内他暴涨的精神力,宛如风暴一般,似乎还没有学会驾驭这突然成长,如同破镜了的力量,紊乱的弦律,司归粗苯的将这股弦律推向集中在了那未化形魔物的头顶。

  它想逃,露出恐惧,它才明白,眼前看上去虚弱到好像不堪一击,它可以趁机捡便宜渔翁得利的三人,也许面对媚魔这样的大妖级生物,会颤栗惶恐,为了生存甚至要付出巨大代价,但它这样的小妖,三人已经在终端世界杀了不知道多少。

  疾劲的剑风掀起尘暴,带着被雷火与剑气切割蒸发的地下水热气,那未化形生物顷刻之间一声惨叫也来不及发出,一剑枭首,他听见它下半截身子尚有单独地顽强生命,挣扎长出血盆大口,发出低吼,头颅于半空,被剑气搅碎,雷电还没结束呢,紊乱的魔力终于失控,鼓足地魔力爆炸开惨白的光斑,它下半截身子立即被这光斑撕扯得斜长。

  小汐怔怔半响,他竟然在气之领域里彻底再现了小汐之前的招式。

  司归不好意思,讪讪解释道:“刚才,那叫御物,我修炼的功法是传承于古武的,相当于大魔法师吧..........”

  他还想解释什么,好像很害怕小汐听不懂,却见小汐摇了摇头,淡淡道:“我知道了。”顿了顿,又道:“境界共分为御气,御物、御意、御神。”

  “分别对应魔法师的四大境界,学徒,正式、大魔法师、魔导对吗?”

  “嗯嗯,小汐........夏社长果然也了解过古武啊!”嘴一快,忍不住把刚刚失控幻境里欣喜欲恒的称呼脱口而出,察觉立刻颤抖的改掉,还好,小汐没有半点反应。

  然后开心感,止不住滋生,顽强的从废墟一样的内心破土。

  虽然这境界,早已是公开的了,所以小汐无法理解他轻而易举就被自己影响的高兴感,只认为他性格如此。

  她不是李冷鸢,无法读懂人心,她亦懒得读懂。

  小汐站起身,来到李冷鸢身边,半蹲将她懒腰抱起,顺便让司归也缓一口气,虚弱期,除了色狼变态,没谁会觉得身上被压着一个人的重量,会觉得愉快好受。

  身后的石壁开始因为接二连三的战斗余波而砸落,地下水道要塌了吗?看来果然要快点离开了。

  “能走吗?”小汐居高临下俯瞅跌坐于地上的司归,“才失控恢复,我能够体会,如果需要我可以一只手提着你.........”

  扶着还行,提着..........

  “嗨!我可是男人,夏国的勇者,怎么可以那么弱?”司归颤颤巍巍的站起,逞强道。

  小汐见他还有力气逞强,便抱着李冷鸢快速向着出口迈步,怀里的李冷鸢长长睫毛微微颤抖,两束长发穿过小汐的胸甲与手臂,如两束马尾,在她走动间摇晃,薄薄地红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紧紧的抿着,像和他之前一样,陷入悲伤淹没的梦境。

  司归看见了,所有之前李冷鸢为了故意刺激自己,而粘着小汐秀恩爱所滋生的不快怨愤,全部烟消云散。楚楚可怜的精致脸庞,他不禁眼前划过以前李冷鸢对着自己展现她独有的乖巧可爱,虽然尽是可恨的玩弄,他又不是傻子,慢慢也就揣摩到了,但一股刺痛依旧从内心升腾。

  他低下头,不甘的想,其实两人也蛮相配的,随后他又疯狂的摇了摇头,帝国的希望,注定的勇者怎么能轻言放弃啊!几乎是咆哮一样的内心独白,瞬间遭遇无可抵挡的沮丧感,在小汐淡漠的回头扫了他一眼后。

  “如果再发呆的话,鸢可无法再救你一次了。”

  救!!!

  是啊......一切都是自己的失利,如果.....自己再强一点就好了.......

  现在的我,又怎么.......或许连喜欢小汐的资格也没有吧。

  司归耸拉着脑袋,拼尽全力快跑了起来,身后地下水道下雨一样开始坍塌了,动静很快将引起帝国城管前来探查。

  塌陷的声音,紧接着引发了地下水道深处成千上万阴暗生物的喧嚣,地下水道外,阳光艳丽照进,成群结队惊起的飞鸟扑扇着翅膀离开建筑群头顶盘旋不散。

  小汐微微眯上眼,不太适应一晚上地下水道探险的夜晚视觉,强光耀眼。

  第一次冒险者小队的任务,失败了吗?

  三人走近飞行器渐多的京都市区公路,路过的巡查警队立刻围上来帮忙搀扶。

  无人处,绯红社公馆司归休息的房间,他捂住脸,沮丧语气就像一个丢失了唯一一件玩具,再无人陪伴的孤独小孩。

  “为什么唉?”

  隔壁,小汐任由苏醒后的李冷鸢扑在自己怀里,开心得像个卖萌的布娃娃。

  “嘿嘿,小汐哥哥,其实我刚才早早就醒了,可是不敢睁开眼睛,因为你怀里好温暖喔~”

  小汐深深吸了口气,果断推开了她,站起身,摇了摇头,离开了她的房间。

  “哼哼,你早晚会从了我哒!”

  破音了的腔调,每节音符都跳跃着足矣改变周遭颜色的欢快,透过了隔壁靠墙站立的司归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