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贺家父子
小说: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最新章节  作者:陈少维

  贺天笑了笑道:“有趣,你很有趣!这样吧,我做个和事佬,以前的事就这么过去了,以后我希望你们还是可以合作一下的!我在背后支持你们,你看怎么样?”

  我略带不屑地问道:“怎么个合作法?”

  贺天有成足地说道:“就像你以前和林家生那样,一样的合作!你们不是一直合作的亲密无间的吗?你们还差着几十岁,观念都不一样。现在你和东儿,年龄相仿,志向相同,更重要的是,你们都有同样的格局!你们的平台都很好,前途也很光明,你们合作不是天作之合吗?”

  我观察着贺天,这人看似平易近人,但说话处处是非常强势,不给你选择的机会,像是帮你安排好一切,他做所有的事,都是理所应当,这事的发展就该按照,他说的方向发展!

  我哼了一声道:“贺老,您可能有些误会,我和贺东没有一点相似之处!我们的志向不同,格局也不一样,至于平台吗,我的平台是我自己搭建的,他的平台是怎么搭出来的,我就不知道了!盈科是我朋友林家生的毕生心血,被有的人,以不光彩的手段抢走了,现在要我和抢走我朋友公司的人合作,不太可能吧?”

  贺天并没有生气,而是向那个妇人说道:“你去把东儿叫过来,大家坐在一起,把事说开,这世上哪可能有解不开的误会呢!”

  妇人犹豫了一下道:“东儿他……”

  贺天不耐烦地说道:“他什么?叫你去,你就去,我的话他还敢不听啊!”

  妇人皱着眉头,犹豫地走上了楼。

  贺天站了起来,走到茶几前,打开了一个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支雪茄,看向我问道:“抽烟吗?”

  我摇了摇头道:“打算戒了!”

  贺天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要戒?对体不好?我可是抽了四十年的烟了?”

  我笑了笑道:“没啥,就是不想抽了。”

  贺天熟练地拿着雪茄钳,剪掉雪茄头,然后微笑着点燃了烟,深吸了一口,吐出浓浓的一道烟雾。

  隔着烟雾,我观察着贺天,看似微笑的脸上,却露出一丝忿戾,双眼时不时会发出皎洁的目光。

  我知道他也在观察我,我倒是很无所谓,他又不是我什么上级领导,他也决定不了我什么,我也没什么求他的事。大家本来就素无瓜葛,豪无往来!今天看似他是替他儿子求和来了,但我想不会就这么简单,一定也会给我来个下马威。

  楼上传来了贺东的一声怒吼,紧接着听见摔东西的声音,之后平静了下来,好一会儿,妇人先从楼上走了下来,贺东不愿地跟在后面,下楼后的贺东和我互望了一眼,两个人都是一脸的不屑。

  贺天带着怒气说道:“叫你下个楼,有那么难吗?老朋友来了,你都不打声招呼?”

  贺东难以置信地说道:“老朋友?我和他?您太高看他了吧?”

  贺天瞪了他一眼,然后笑着说道:“不打不相识嘛,你就该和陈飞多学学,怎么做生意?你的脾气啊,会害了你的!来,坐下,一起好好聊聊,将来合作的事。”

  贺东很不愿地坐到了我的侧面,贺天对着我说道:“陈总啊,之前的事,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放放,目前东儿的盈科有个好项目,但缺乏推广,我知道你是销售出,在这一方面很有能力,所以啊,我想如果你们能合作的话,可以把这个项目做大做强,对你们双方都是有好处的。”

  我噢了一声,问道:“是什么项目呢?以贺总的本事,连整个盈科都能吃下来,还会连个项目都推广不出去?”

  贺天笑着说道:“当然不是推广不出去,只是速度太慢,方法不对。好的项目,好的产品,无论怎么样,到最后都是能被市场认可的,只是我想加快推进的进程。”

  我玩味地点了点头道:“理解!花这么大的价格买了盈科和中京回来,却迟迟不见收益,急需一个利好消息来应付董事会是吧?”

  贺天脸色难看了许多,但仍平淡地说:“我们贺家根本就不需要向谁交代,只是市场需要利好消息,我们本来也是可以等的,只是想借助这次机会,来消除大家的误会,看看有没合作的可能?”

  我又哦了一声道:“这样啊,那之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完,站了起来。

  贺东大喝一声:“你给我站那儿,给你脸了是吧?我爸亲自找你,你还跟我们这儿摆酷?要不是,我爸说你是个人材,我早把你送进火葬场了,就像你那个什么朋友的老婆一样!”

  我大吃了一惊,盯着贺东问道:“你说什么?我朋友?是敏姐的事,是你干的!?”

  贺东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没回答我。

  贺天打着圆场道:“东儿说话不经大脑的,你别介意,从来就是喜欢这样吓唬人的!”

  然后严厉地对着贺东训斥道:“你给我把嘴闭上,你惹的祸还不够多吗?就不能像人家陈总一样,踏踏实实地把自己的公司弄好,给你这么好的平台,你都不会发展,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耍狠斗勇,你太令我失望了!”

  我没理会贺天说什么,而是对着贺东说道:“你这样的,打个拳还行,做生意,你就差远了,给你多大的平台也没用,你智商不够,脑袋不太好使,就是个原始人!整天想着怎么武力解决问题,你要是真这么能打,你该摆个擂台,你打赢谁,谁就的和你合作,这多好,省事,还不用动脑,反正你也没有!”

  贺东被我一激,果然控制不住自己的绪了,站了起来,指着我骂道:“你个王八蛋,之前害我输了几千个,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这次中京的事,你又从中作梗,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联合贺洁,和那个小一起抬高中京的股价,害我又多出了几千个,这事你觉得我能放过你吗?”

  我呵呵地讥笑道:“我不是针对你,这纯属生意!不过,说实话,我还真搞不懂你,你这是什么智商,为什么要花这么多冤枉钱,买个名声啊?结果呢,新出的这么好的产品,卖不出去,连个十大品牌都混不上,更别说免检产品了。建个这么大的厂房,搞得惊天动地的,到现在连个像样的产品都没有,我要是董事会成员,我就得担忧自己的钱,是不是都喂狗了!”

  贺东下一刻就要,冲上来打我了,贺天喝住了他,对着我说道:“你很聪明,你猜对了,我们的确是受到了董事会的压力,他是傻子,可你不是,你是生意人,当然怎么赚钱怎么来,没必要和钱过不去,对吧?我有个方案,能解我们的燃眉之急,也能让你赚个盆满钵满,想不想听听我的建议?”

  我摇着头说道:“不义之财,我可没兴趣!我又不缺钱,也不缺朋友,你提的这两样,我都没兴趣,你找别人吧!”

  贺东狰狞地说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好声好气地和你商量,你不听,你可知道后果?”

  我看着一眼贺天,贺天沉默了,没反驳贺东,我知道贺天也要和我翻脸了。讥笑道:“你好声好气了吗?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是不是我不答应你,我也得像我嫂子一样,被你送进火葬场啊?”

  贺东这时却不说话了,估计是知道自己之前说错话。

  我那能就这么放过他,追问道:“怎么怕了啊?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绑架我,打我一顿,你都敢,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事啊?既然做得出来,不就是要报复我吗?你不说,怎么达得到报复效果啊?那你报复的,不也就没什么快感了?

  我还告诉你,中京收购的事,是我故意这么做的,本来呢,和我也没什么关系的?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换个人,估计根本不用像你一样,这么大费周折,花了不少钱行贿吧?10块钱可以买的东西,硬是花5,60块钱,买回来,还到处炫耀!你说得多少人,像看傻子一样的看你啊?你还沾沾自喜,这世上最尴尬的事,就是你自以为帅得掉渣,在别人眼里,你却只是个小丑!

  还有啊,我觉得贺洁比你聪明多了,你说都是同一个爹生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可以把你耍的团团转,把你卖了,估计你都得帮她倒找钱。”

  说完,冲着贺天说道:“放弃吧,你这儿子注定成为不了你的接班人,再给他多活几十年,他也那样,脑袋瓜也就松仁那么大,不如考虑下其他几个女儿吧!”

  这下,戳中了贺东的软肋,贺东暴跳如雷道:“你自以为你很聪明是吧?连自己家人都保护不好,你聪明绝顶又有什么用?你那嫂子啊,比你可笨多了,我不过就找个无赖吓唬吓唬她,她就跟那无赖上了。听那无赖说,你嫂子的上功夫是真的好,让他把命搭上,他都愿意!我其实也想试试的,可惜她也太想不开了!我这还有几段精彩的视频,你要是想看,我可以复制一份给你啊!很过瘾的!”

  我眯着眼问道:“那个老无赖是你安排的?”

  贺东得意地说道:“何止是我安排的啊,录像都是我亲自刀。”

  我咬着牙说道:“很好!这回儿可不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了,应该是不死不休了吧?我们的事,你一定要牵涉到我的家人,有什么本事你冲我来,搞我家人这么下作?我告诉你,贺东,你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你会比那更痛苦一万倍的!”

  贺东不屑地说道:“说狠话谁不会啊?有本事你现在就过来杀我!打赢我,我就把你嫂子的视频还给你,还有她推人落楼的证据,一并还给你!”

  我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他道:“你脑子进水,我脑子可没进水,对付你这种人太简单了,根本就不需要出手,动脑子就行!人是不屑于畜生动手的,因为人是会思考的!你之所以可以这么嚣张,无外乎你有钱而已,可这世上并不是有钱就能为所为的,况且,我会搞得你穷困潦倒,沿街乞讨!”

  贺天大喝一声:“够了!你们两个当我是透明啊!”

  然后指着贺东说道:“你,给我滚回楼上去!把你手头上的事,交给你二姐处理!办好手续,你就给我滚出国去!”

  贺东盯着我,就像一头猛兽,随时都可能上来咬我一口。

  贺天一个耳光打了过去,骂道:“耳朵长毛了啊?听不到我说话吗?”

  贺东摸了摸自己脸颊,这才低下头,走上楼之前,恶狠狠地笑道:“你猜我下一个会对谁动手呢?”

  贺天哎了一声,对着我劝道:“你别那么激动,万大事好商量,他不懂事,你没必要和他一般计较,我马上就送他走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谈谈,就算买卖不成仁义在也行啊。这么多年的,商场经验告诉我,我不想与你为敌,你也不想和我为敌的!”

  我皱了皱眉道:“您还真是生意人,我和你儿子都这样了,您还想和我谈生意?你要真是真心诚意的,就不该放你儿子,这条疯狗出来,他破坏了你的全盘计划啊!”

  贺天再次递给了一支雪茄道:“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为什么要压抑住自己的呢?现在不挥洒自己的青,难道要等到我这个年纪,抽支烟,都担心自己的血压升高吗?”

  我平淡地接过了雪茄,用雪茄钳干净利索地整理了一下雪茄,点燃后,我看到贺天露出了笑容,一种胜利得意的笑容。

  我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雾,然后说道:“对人来讲是永无止境的,只有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才能区别人与动物!您说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