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贺天见面
小说: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最新章节  作者:陈少维

  张总红着脸说道:“你看这事搞得,还得谢谢你,要是没你的帮助,我还真不能拿到海鸥的控制权,陶仁燕也不可能放弃了控制权,现在就缺一个真正能帮到我的人,云曼妮是最好的人选,你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再帮我一次吧!”

  我撇着嘴说道:“张总,你这就不地道了吧?说好的,咱们合作的,我帮你搞定了陶仁燕,你现在一脚把我踢开了不说,还想让我帮你?咱们不合作,可就是竞争对手了,我怎么可能把我的得力将,送给你啊?”

  张总哎了一声说:“咱们很快就是一个协会的人了,你别这么小气嘛!”

  我切了一声道:“换了你,你能不小气吗?这个协会能不能成,还是回事儿呢!再说了,本来就是你找我去帮忙的,现在我忙帮完了,你这过河拆桥的也太快了点吧!”

  张总笑着说道:“协会是一定会成的,而且我猜的没错的话,董总还是名誉主席,你可能就是执行会长,不然就是我,咱们肯定能同事的,这次我欠了你这么大的一个人,早晚得还,你以后肯定有用的着我的地方,所以啊,你还得帮帮我!”

  我看了看张总,说道:“我一直觉得您是个老实人,现在看来您的确是个生意人,还是个精明的生意人,我还真的防备着点你!还有你那个漂亮的老婆,更是精明,还好现在年纪大了点,不然就祸国殃民了!我现在突然觉得,没合作上,对我来说是好事,要是咱们真合作上了,我估计早晚得被你们两公婆,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张总呵呵地笑着说:“说得自己有多老实似的,咱们是一路人,我要是年轻的时候,和你一样精明,也不至于到老才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放心吧,咱们不会是敌人的!”

  这时艾文出来找我,向我招手道:“老大,你怎么跑这儿来了?陆总让我告诉你,一会儿有几个记者要向你提问呢,你赶快看一下搞,背下来,一会儿好好回答啊!”

  然后看到我后的张总,不好意思地低声说道:“哎呦,张总也在啊!”故意大声地手道:“陈总,咱们进去吧!”

  张总开着玩笑道:“终于看出你在万众的地位了!我有点相信,你和吴老说的话了!”

  我大声对着艾文说道:“叫什么?这不和张总聊天呢,一点不懂礼貌,回去再找你算账!”

  走开后,我对着艾文说道:“以后在外人面前,能不能别没大没小的,给我留点面子!”

  艾文辩解道:“我也没看到有人啊!陆姐吩咐的,一定要你背熟了稿子,千万别满嘴跑火车!”

  我应付道:“行啦,行啦!跟个老妈子似的!”

  我看了下陆雨晨写的稿子,不屑地说道:“这和没说一样,记者能满意?”

  艾文哎了一声道:“那你就别管了!只管照着说就是了!”

  记者们都在会场门外等着呢,我们一出去,马上就一堆人围了上来,我已经走得很后了,还是被一堆记者给盯上了。

  这麦克风都怼到我脸上了,我很不悦地说道:“我脸又不会说话,怼坏了,谁赔啊?”

  其中一个记者马上问道:“陈总,对于这次家电行业研讨会,你作何评价?”

  我想了想刚刚的手稿,回忆了一下说道:“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研讨会,组委会提出了很多有建设的建议,组委会很用心!”

  另一个记者问道:“陈总,您不是一直反对组成行业协会的吗?为什么这次会这么积极参与呢?”

  我摆了摆手回答道:“我什么时候反对成立行业协会了?我想你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吧?”这时后的陆雨晨走了过来,干咳了一声,提醒了我一下。

  我马上想起了稿子,微笑着说道:“是这样的,我这人还是很喜欢参加组织活动的,小学开始就参与了学习兴趣小组,什么帮帮团,学生会的,我都积极参加。至于,咱们这次家电协会,我是举双手赞成的,也会积极努力去促成协会成立的。”

  看了看陆雨晨,她满意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一个女记者问道:“我听说,您最近将您一直培养的得力干将云曼妮,给您下掉了,能和我们说说原因吗?”

  我脸色有点难看地问道:“你听谁说的?”

  陆雨晨急忙接过话说道:“这是我们公司的内部调动,云总她由于个人原因暂时休假而已!目前是由贺洁,我们的贺总担任万众集团的总经理。”

  这女记者不肯放过我,继续问道:“听说云曼妮一直很崇拜你,视你为自己的偶像,更有人说,她一直在暗恋你,请问这是不是真的?”

  我很不爽地回答道:“崇拜我的人多了,你为什么不一个一个的去问她们自己啊?是真的又能怎么样?不是又能怎么样?这和这次的会议有什么关系?你要是娱乐报的记者,你就该去访问,今天来的明星们,而不是来访问我!”

  陆雨晨急忙又在旁边解释道:“我们万众人对于陈总都是很崇拜的,陈总带领我们万众人,再一次登上的高峰,未来我们也将紧跟着陈总的脚步,再创辉煌!”

  我已经觉得没必要在回答这些无聊的问题了,你推开记者,向侧门走去。

  后面还有几个记者,跟了上来,被陆雨晨和艾文拦了下来。

  刚走出侧门,一个人拍了一下我肩膀说道:“陈总,聊几句!”

  我回头一看是东方神奇,就停下了脚步说道:“好啊,还没恭喜你呢,成了盈科的总经理!”

  东方神奇哎了一声道:“你就别挖苦我了!贺总,他想找你聊几句!”

  我板起脸说道:“我劝你还是别跟他了,从他让你来找我这件事,就看得出来,他根本就不重视你!”

  东方神奇好奇地问道:“此话怎讲?”

  我严肃地说道:“这种事本来就不该你这种份的人来做!你也知道,我和你们贺总的关系,叫你来找我,这是让你找骂来了!他找我过去,我就得去啊?他为什么不自己来啊?我不去,你失职,你回去了一样不好交差!你是总经理,不是个跑腿的,可想而知,他是多么的不重视你啊!”

  东方神奇一愣,但马上说道:“找你的人不是贺东,是贺天,和贺东的父亲,何氏集团的董事长。”

  我哦了一声问道:“他找我?你现在替他办事啊?怪不得,你肯甘于人下呢!我就说嘛,以你的心气儿,怎么可能在贺东手底下当跑腿的啊!”

  东方神奇不好意思地说道:“陈总,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自己知道自己事,人走到哪步说哪步的话!我自知能力不如你,眼界和格局也和你有差距,慢慢学吧!”

  我看了看东方神奇,问道:“你这是经历了什么啊?说话都这么没底气的?我还是喜欢以前自负的你!”

  东方神奇有点失落地说道:“以前就是太自负了,吃了很多亏,也得到了很多教训。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更何况我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出色的人,自负都是来自年少不经事,总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既然失败了,也总能在别人上找到借口,从不去发现自己的问题。等再回头看看,就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幼稚,一事无成,还总是洋洋得意。”

  我苦笑道:“你这样的状态,要不你是装出来的,要不你就根本不合适再在商场了!野心没了,自信没了,你还能有什么作为?我说话一直比较尖酸刻薄,你别介意,当你是朋友,我才和这么和你说,还那么年轻,大把机会等着你!你老望上看,不头晕吗?你这个年纪,在商圈里,有这么多人认识你,就已经是比同龄人,领先了很多!趁着年轻,为什么不自己去闯闯,何必要给人跑腿?宁愿做有钱人家的狗,也不去做无钱人家的头呢?”

  东方神奇抬起头道:“你说话还真是尖酸刻薄,你一点没说错!那你到底还去不去啊?我等着复命呢!”

  我笑了笑说道:“对嘛!这才是我认识的东方神奇!去,干嘛不去?”

  东方要我上他的车,阿廖在我前面拦住了我,和我说道:“我们跟着他走!”

  我点了点头,东方神奇讥笑着,摇了摇头,自己上了车。

  车开到了一个别墅群里,前车的司机和小区的保安交涉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了进去。

  我们的车则被拦在了外面,我走下车,也不着急,递了支烟给阿廖,自己没点。

  阿廖笑着问我:“真戒烟了啊?”

  我摇了摇头道:“能戒烟的人,得对自己多狠啊,我就是最近咳嗽得厉害,等着吧,一会儿就有人来接咱们了!”

  不一会儿,东方走了出来,说道:“不好意思啊!这小区封闭式管理,外来车辆一律不准进,咱们走进去吧,我都登记好了!”

  我哦了一声道:“这里面是军事重地啊?”

  我刚进去,阿廖就被拦住了,我不悦地说道:“几个意思啊?还能不能进去了,不行,我回去了!比见美国总统都难啊?”

  东方神奇不好意思地说道:“刚刚只登记了你,你的司机要不在车里等你?”

  我不爽地说道:“这不是我司机,是我一哥们儿,本来要去喝酒的,让你给耽误了,现在让人家在车里等我,这多不好啊!要不改天吧?”

  东方神奇只好再次去和保安交涉,又过了一会儿,才走回来说道:“走吧!”

  我们步行,走了半天才来到了一栋别墅前,东方神奇小心翼翼地按了下门铃,半天才有个工人模样的老妇人开门,让我们进去。

  进门看了下环境,和我买的绿水园别墅没多大区别,唯一不同的是,这里面到处都放着什么花瓶,屏风,挂着字画什么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赝品了。

  沙发前的书桌上,一位老者正在写着字,旁边一个年轻的妇人,正在给他磨墨,老者后,一个年轻人站的笔直,双眼目不斜视,盯着我看。

  东方神奇就这么静静地站着,也不说话,我坐也不是,傻站着也不是,心里有点气,凭什么啊?这又不是我什么上司,也不是我领导,我又不是来求他的,想着想着,就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看着这老者终于收笔了,才缓缓抬起头来,问东方神奇道:“来了一会儿,客人请到了吗?”

  东方神奇点了点头,眼神望向了我。

  我这才站了起来,想老者看去。

  老者看了看我,笑了笑道:“年轻人,气度不凡啊!”

  我微笑着说道:“老人家,才是气宇轩昂啊!”

  老者哈哈大笑道:“坐,坐,张妈倒茶!都坐!”

  我一股坐在了沙发上,看着东方神奇只有一半股挨着沙发坐下,摇了摇头。

  老者自我介绍道:“我叫贺天,冒昧地找你过来,是想和你聊聊,希望你别太介意,虽然有些唐突!”

  我嗯了一声道:“不介意!您有什么事,就开门见山吧,我一会儿还有事儿!”

  贺天微微地皱了下眉,但马上恢复了笑容道:“还真是个急子!我听说,你跟我们家东儿,闹得有点不愉快,我这个儿子啊,我是知道的,大事做不成,小事做不好,心高气傲,却有手比脚笨!多有得罪,望请见谅!”

  我愣了一下,马上说道:“哪有儿子犯错,老子道歉的道理!再说,这都是我们年轻人的事,您老大可不必太在意!”

  贺天摇着头说道:“本来呢,你们年轻人的事,我是不该插手的!但我觉得东儿,还是应该交你这个朋友的,就算做不了朋友,做个竞争对手也是可以的,但真没必要做敌人啊!”

  我皱了皱眉道:“我们也称不上敌人吧?只是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我觉得老死不相往来就好了!您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