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颁奖典礼
小说: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最新章节  作者:陈少维

  我十分好奇黄总说的绿色家电,因为我听都没听过,这概念我倒是知道,当时以为仅仅就是个概念而已。

  节能这点对于所有家电,都是最基本的要求,节能环保也的确提出了很多年,但根本就没人在意,没人理会。

  老百姓也不会为环保买单,要说单单节能,倒是会考虑一下,也仅仅是考虑一下,还得说是大功率,耗电厉害的家电,像我们的空调,电暖器,可其他的,我想大多数人不怎么关心。类似电视,冰箱,我觉得没几个人会在意它的用电量,更别提什么风扇,微波炉,抽油烟机了。

  对于黄工提出的这个新概念,我很感兴趣,想知道出了节能外,到底还有什么要求,才能满足绿色家电的条件?

  黄工继续说道:“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未来不久,我们很快就可以看到国际上,关于绿色家电的指标,标准。只有满足国际标准,我们的产品才能出口,所有,我建议各个厂家也该着手准备,研发,争取未来做的每一件产品,都能达到绿色家电的标准。别到时,国家一刀切,你们生产不出来,那时候就晚了!”

  相信黄工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空穴来风,我没转头,低声地对艾文说道:“你尽快查查,国外关于绿色家电的消息,看看是不是真的如黄工所说,如果是,我们回去就得研究一下,这事刻不容缓!”

  艾文嗯了一声道:“好的,我知道了!”

  黄工讲完话,白晓晟看着正在讨论的各人说道:“形势黄工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具体怎么做,就是大家自己决定了!下面,我说一下,我的一个个人倡议,到目前位置,各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行业协会,很多规模已经很大了,唯独我们家电行业,迟迟未有一个统一的协会组织,虽然国家没有强制规定,但我是觉得无规矩不成方圆,有了协会就会避免很多恶性竞争,最重要的是可以提高行业水准,这里面的好处显而易见,我不说大家也是知道的,所以,想想听听大家一件,我先牵个头,至于能不能成,就看大家的意思了!万众的陈总,你先说说吧!”

  我没想到,他会指名道姓点了我的名出来,只好硬着头皮说道:“白总肯定是处于好意,我个人是十分赞同白总的建议的,也是觉得有必要的,只要是为协会好,我会全力支持的!”

  白晓晟笑着说道:“哈哈,谢谢陈总的支持,那么盈科的东方总,你的意思呢?”

  东方神奇正了正领带,笑着说道:“我这次来只带着耳朵,我刚上任不久,很多事情还不太清楚,大会的意思我会传达给我们贺总,至于怎么决定,还要看贺总的意思!”

  白晓晟有点不满地说道:“你们盈科是不是对这次大会有什么意见啊?为什么你们贺总没来呢?那既然你来的,是不是就是可以代表盈科呢?如果不能的话,那你来不来又有什么用呢?”

  东方神奇皱了皱眉,玩味地说道:“我能代表盈科,不代表我就会同意你的建议!不客气地说,之前不也有过吗?结果呢,就是个闹剧,那次给行业的很多同行,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令很多消费者对我们失去了信心,所以,这次我们盈科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况且,我又没说不同意,我只是想和贺总研究下!”

  白晓晟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尴尬地笑了笑说道:“那海鸥的张总呢,你是什么意见?”

  张总笑着说道:“这个建议是好的,但细节方面还是要严谨些,不能再出现上次的问题,不然以后,行业真的就不能令人信服了!”

  白晓晟急忙说道:“那是,那是,这个必须要谨慎,而且我想找个行业中最有威信的人,出来组织,这样才会令大家都满意,做到零失误,做到公平公正。这个人……”

  我本以为会是我,谁知道,白晓晟说道:“这个人就是万众的董总!”

  我愣了一下,当他说董总的时候,我以为我听错了,直至他再确认了一遍后,我才听到真的是董总。

  这下所有人都默默地点了点头,没人再有什么争议了。

  白晓晟接着说道:“另外呢,吴老和黄工也会参与其中,由他们三个人组成组委会,选出协会的组委会成员,同时颁布相应的行业规范,行业规范颁布后,会通过所有协会成员投票通过的,不是强行通过,只要是行业内部的成员都可以投票,都有发表意见的权力!”

  后面说了什么,我都没认真听,一直再重复着一个问题,为什么董总会答应出来组织这个协会?为什么她之前没和我通过气呢?有什么需要瞒我吗?

  终于,会议在一片掌声中结束了。

  回到房间,我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打给董总。

  响了很久,董总才迟迟地接起了电话,我还没问她,她就问道:“刚刚开完会吧?都知道了?”

  我嗯了一声,问道:“怎么回事儿?不是说金盘洗手了吗?怎么又来淌这摊浑水啊?我都不想参与的,如果有可能,我都不想进这协会!你现在成组织者了,我怎么办?”

  董总叹气道:“人在江湖,就没有金盘洗手那天,我也没办法,具体的等你回来,我再给你解释吧!”

  我嗯了一声,知道她一定有她的苦衷,也没再说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加入个协会而已,也没想的那么严重。

  晚上七点,颁奖典礼开始,我们准时来到了颁奖大厅,我的座位被安排在第一排,我左边是海鸥的张总,右边是今天开会的吴老,吴老比张总还热情,握着我的手说道:“有段时间没见你了!”

  我好奇地问道:“我们好像也只见过一次吧?我记得是在那次工业部的座谈,当时大哥……孙部长主持的!”

  吴老笑着说道:“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最近很少在新闻上看见你!变得低调了很多!”

  我哦了一声说道:“我一向很低调的啊?您肯定对我有些什么误会吧?”

  吴老点了点我说道:“误会?不会吧?我对娱乐新闻一向不感兴趣,不过对财经新闻还是比较关注的!万众这几年不但股权发生了不少变化,管理层也不断地变化啊,你这掌舵人不容易啊!”

  我笑着说道:“吴老好像对于我们万众的内部事务,很是关心啊?”

  吴老笑着说道:“谈不上关心,不过对家电行业的企业,还是寄予厚望的。尤其是像万众这样的企业,国家就一直鼓励自主品牌可以走出过,走上国际的舞台,万众就是最有希望站在国际舞台的企业!我当然要关注,不但关注你们企业的经营状况,还要关注你们产品的销售情况,和市场占有率。当然,对于你们管理层的状况,也得关注啊!尤其是你,你决定着万众未来的走向,未来的发展方向,万众能不能稳定地走下去,很多程度取决于你的决策!”

  我心惊了一下,我不明白一个搞科研的技术人员,为什么会对我们万众这么感兴趣,似乎比我更想把万众做强做大,我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于是敷衍着说道:“吴老台太看重我了,我远没您想的那么重要,现在的万众和以前董总时代的万众是两回事儿,万众有着自己独特的体系,并不是某一个人可以决定和改变什么的。所以,我的新闻不代表万众的新闻,我个人就算有什么绯闻,也只是我个人的事情,根本影响不了万众的任何运作!”

  吴老意味深长地说道:“希望了,希望了!”

  张总碰了一下我,提醒道:“开始了!”

  第一个颁布的奖项就是中国年度十大家电品牌,万众作为第一个获奖的品牌,我上台领奖。

  主持人一边讲着评选的准则,一边介绍着颁奖嘉宾,万众作为消费者投票率最高,质量最稳定的产品及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产品,毫无争议地获得了这项奖项。

  我接过了颁奖嘉宾手里的奖杯,高高地举起后,站在了台上,说道:“感谢组委会颁这个奖给万众,也感谢喜爱万众这个品牌的每一个消费者,谢谢你们对万众的信任和支持。未来的万众将是一个高新科技为主的家电企业,我们万众旨在服务于人民,服务于消费者,立志于研发新时代的新产品,做到精益求精。再次感谢大家!”

  接下来就是海鸥的张总,令我没想到的是,乐天的陆萍也上台领奖,她也获了奖。

  这个我就不太明白了,乐天虽然也算是个名牌,可相比起来很多品牌,乐天的确是排不上号的,可这次评选,应该是比较公平公正的,陆萍要想做什么手脚的话,还真是有难度啊,如果乐天能做手脚,那盈科不是早就做了!

  我在现场找了一圈,也没看到贺东和盈科人的身影,这令我感到奇怪。

  之后又是免检产品的颁奖和一系统的奖项的颁布。

  后面的奖项我就让陆雨晨替我去领了,不是我不想继续领奖,而是张总把我叫了出去。

  我们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坐了下来。

  张总急切地说道:“这次咱们两家都是大赢家啊,可喜可贺啊!”

  我嗯了一声道:“我一直很奇怪一件事,您说这颁奖评选到底是怎么选的?我搞不懂,为什么乐天也能获奖呢?”

  张总笑着回答道:“这个啊,我多少知道一点,你没发现我们获奖的,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吗?”

  我好奇地问道:“什么特点?”

  张总回答道:“都是纯正的民营企业,不带一丝的外资注入!现在明白了吗?”

  我思考了一下,想了想说道:“盈科也应该没有吧?”

  张总摇着头说道:“这个叫不纯正资金,盈科的股份很复杂,这么说吧,原来的盈科也好,中京也好,都不存在这个问题,但华西集团,何氏集团都存在这个问题,他们资金注入了盈科,就存在了这个问题。现在知道怎么回事儿了吧?”

  我哦了一声,还要讨论这个问题,张总却转换了话题道:“这些事,轮不到咱们操心了!说说咱们合作的事吧!”

  我本还想再纠结一下的,不过想了想,也觉得现在不太适合说这个话题。就随口说道:“我安排的人,进去了吗?”

  张总摇着头说道:“人选是最佳人选,可是人家不肯啊,我也没办法,要不你帮我劝劝她?”

  我哎了一声道:“这个我恐怕无能为力,你也知道,她是从我这里走的,现在怎么肯听我的话,而且我觉得,最好不要让她知道是我推荐的,以她的脾气,更不会接受了。”

  张总为难地说道:“那怎么办?那你还有没有其他的人选啊你手底下那么多强将,随便介绍推荐一个给我,肯定都可以的!”

  我笑着打着马虎眼道:“我现在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啊,哪有这样的人选啊?还是你三顾茅庐,多想想办法感动她吧?她这个人最大的弱点,就是容易动感情,讲义气!”

  张总笑着说:“我怎么觉得你对她还是很器重呢?我就问你,到底是什么原因,你不要她了?”

  我吱吱呜呜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工作理念不合,我这人不太好相处,不怪她,怪我,是我的问题!”

  张总也没再深究,接着说道:“另外,你到底和陶仁燕说什么了?她态度转变了不少,最近对我的工作没干预那么多了!我觉得……”

  我笑着说道:“那是好事啊!不对啊,你这意思是,要是陶仁燕的态度转变了,是不是咱们也不用合作了?那你那20%的股份?”

  张总不好意思地说道:“你看,要是我们一家和和睦睦了,那外人尽可能就不能插手了!”

  我点着头说道:“明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