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都不过是辰儿的磨刀石(2/3)
小说:无敌天子最新章节  作者:剪水II

  春风亭大雪。

  夏极独坐在亭外。

  亭里是那有些呆头呆脑的魔龙太子。

  魏彰问:“老师,你在看下雪吗?”

  夏极不言。

  魏彰的成长发育远比寻常孩子快速,他又仰着头,憨声道:“下的很大。”

  大雪带着极寒降临在北境。

  中原之处,却依然阳光和煦。

  巨蛇海边,砂砾如遗落的珠宝,闪着光,蜿蜒的暗线似一条银蛇。

  戴着深蓝色龙王面具的男子正仰在一块巨石上,手臂弯里挽着一把三叉戟,晶莹剔透,而幽蓝深邃,隐约传来大海深处潮汐的声音。

  哒哒哒...

  脚步声从远而来。

  紫色龙王面具的男子靠着了巨石的另一侧,手扶一把长柄的龙状暗银细剑。

  两人没有任何交流。

  显然还在等着谁。

  约莫等了一个时辰。

  马蹄声,铃铛声从远而来。

  一个带着粉色龙王面具的女子从马车里缓步走出,她似乎没来得及换衣服,还穿着宫廷宠妃的长裙,点珠缀玉,走在阳光里,显出一种令人仰望的高贵。

  三人显然都是龙王庙会中的龙王。

  聚首于此,也非偶然。

  粉龙王声音腻人:“周天子果然已经失去了天命,他呀被我就如同木偶提着,玩的团团转。”

  蓝龙王也不起身,有些奇异道:“这天子小时候我见过,可不像荒淫无道的人,他一副明主的样子,莫非是装出来的?”

  粉龙王捂嘴嘻嘻笑了起来:“当然不是,他呀,还是和之前一样,励精图治,虽然愚笨,可是批阅奏折总到深夜,事无巨细,虽然距离中兴之主还差了不少,但不能否认,他是个贤明的天子。”

  “那...”

  粉龙王一扬脸庞,露出修长粉颈:“幻术呀,这天下有谁幻术还能比我更厉害?

  他想当个贤明的天子,可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天命不在他,他再努力,终究是个笑话。

  所以呀,我就让他看到了一些会让他‘残暴’的幻觉。

  现在发展挺好,他很快就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暴君了。

  然后他就会四方作战。

  再然后,就会陷入疯狂而亡...

  再再然后,我们开创时代,结束乱世的天命之子就可以扫荡六合,斩杀昏君,登临九五,顺应大势,给这天下一个新的时代,多好。”

  蓝龙王猛然起身,脱口而出:“褒姒,你...”

  他声音里带着一点怒气。

  紫龙王往前一步,淡淡道:“褒姒错了么?如不扶着天命之子尽早上位,那人间就未曾平定,人间不稳,如何团结一致对战那即将入侵的...”

  蓝龙王深吸一口气,闭目无言。

  紫龙王道:“项野,你还是去教导辰儿吧。辰儿进展极快,快到连我都震惊,明年此刻,他怕是就可出山。

  然后就可以借着这乱世飞快的成长了,什么变数,什么魔龙,什么贪狼七煞,都不过是辰儿的磨刀石。”

  辰儿,即他们发现的天命之子,卫龙辰。

  蓝龙王项野低头不语。

  戴着粉龙王面具的褒姒娇声笑道:“项龙王,去看看辰儿吧,我们都有事做,总不成你空着,天天在海上游荡吧?

  辰儿的进展速度可是太快了,去与他结个师徒之缘,等今后他登临至尊,顺应天命,那对你可是大功德。

  我知道,你嫌我用了幻术,是在揠苗助长。

  可这大周,可不就是给辰儿来推翻的么?

  那魔龙太子,变数,可不就是被辰儿来杀的么?

  天命如此,他们如何想都不重要了。

  我们只是把这种不可控变得可控一些。

  也许那周天子确实是贤明之主,这又如何?

  为了天下人,只能牺牲他了,不是么?

  你呀,看似豪爽,但却太优柔寡断,妇人之仁...”

  项野冷哼一声:“行,听你们的,我去找卫龙辰!早点教他出山,也好让他早点先灭了九鼎宫,以及长河对面的魏国摄政王,还有那条生就为他磨刀石的魔龙。”

  ...

  ...

  魔龙太子正学着夏极的模样。

  插了一把和他身形几乎相同的刀,竖在雪地。

  两人这般白日相伴,共同领悟,练刀,已有三日。

  “天下万般技艺,都不过是让你领悟的契机。可契机不仅仅存在于杀道的轨迹里,还存在于这天地之间。”

  夏极一抬手,“法天法地,法万物准则,然后才能领悟出一丝道。”

  呆头呆脑的男孩若有所思,可还是不太明白,一脸的茫然。

  夏极骤然起身。

  魏彰也跟着起身。

  摄政王手掌一扬,插在地面的长刀就飞射而来,落入他手中。

  魔龙太子急忙跑过去,用双手把刀给拔了出来,然后尽力调整出和夏极一般的姿势。

  “你看,百招化一,是这一刀。

  可是千招万招化一,依然还是这么一刀。

  我每一刀看似都一样,但却是招的凝练,也是道的契机。”

  魏彰若有所思。

  夏极拉开一点,“我不用真气,甚至不主动进攻,你来试试。”

  魔龙太子重重嗯了声,然后拉开距离。

  一入战斗,他眼中顿时闪过和孩子完全不同的狠厉、残暴。

  大雪在两人间摇摆,吹拂。

  银屑从宫瓦被吹落。

  “呀!!”

  魏彰出刀了。

  不得不说这孩子天赋卓绝。

  而不知何时,寒蝉已经恭敬地站在拱门一侧,看着雪地里的孩子。

  这孩子也是她的亲人。

  虽然是怪物。

  可她自己可不也是另类么?

  “百式化一!”

  魏彰的刀暗藏诸多后手,在半空里似是稳定,却又漂浮不定,这一刀浮现出上百种可能,让人只觉得去迎战或是虚招,去忽视却可能是杀招,去格挡可能会变招。

  甚至恍惚之间,会生出这一刀距离忽远忽近的奇异感。

  寒蝉露出微笑,轻声道:“彰儿真是天资妖孽,王爷既然答应不用真气,不主动进攻,那么会否被造成一点小小的困扰呢?”

  夏极却皱着眉。

  他皱眉不是因为察觉此招厉害。

  相反,他是觉得这孩子进展...不够快。

  跟着自己三天,竟然只有这么一点能耐?

  所以,他随手一刀挥出。

  这一刀并不快,却直接避开了这百式合一的所有变数,击打在这招式最虚弱之处。

  当!!!

  清脆的响声里。

  魔龙太子手中的刀已经脱手。

  在大雪里,呼啸着、旋转着,又咔的一声插落在远处的深雪里。

  夏极眉头越皱越紧。

  魔龙太子有些瑟缩。

  摄政王忽然道:“你与我一起这么几天,就没领悟到什么么?”

  他在问着,但却没准备等来回答。

  魏彰咬着嘴唇,低头不言。

  寒蝉心里一热,急忙跑来道:“王爷,彰儿还是个三岁的孩子,他已经很厉害了...”

  夏极轻笑。

  脑海里浮现出太白。

  这一比较,眼前的男孩的天赋可以说是很普通了。

  “王爷,他还只是...”

  夏极摇摇头:“寒蝉,三岁的孩子不在我面前,他们正在王都的街边玩耍,正在温暖的屋舍里入睡。

  我面前的可是大魏的太子,你可以等他,我可以等他,但天不会等他,命运也不会等他。”

  说罢,摄政王转身,摇头轻声道:“也许我对他太严了,又或者...是我太高估他了。”

  踏步而去。

  唯余低首的男孩,咬着牙,噙着泪,捏着拳,承受着完全不属于他年龄的痛楚。

  。乐文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