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双重虐杀(第五更-求支持正版啊)
小说:无敌天子最新章节  作者:剪水II

  释幽冷对别人是不假颜色,仿佛偌大的圣堂,千百人站立陪坐在侧,他眼里只有圣子一人。

  他是铁啸的搭档,也是兄弟,兄弟不喜圣堂,他自然也不喜。

  前两日他听到寇潮来袭,紧急之中,连夜带了十八骑直接抄小路回了关山雄关,日夜兼程,然后发现根本没他什么事了...

  寇潮已经被解决了。

  还是被一个人解决的。

  释幽冷就震惊了。

  听着大哥说当时紧急的情况,说这一次甚至有阴兵,以及背着竹篓抛射钩镰刀的特殊盗寇,释幽冷听着都捏了把汗。

  他知道阴兵意味着什么。

  说的直接点,一个阴兵破一座小城的城门,是没有问题的,而那天的寇潮竟然来了五个。

  但依然被那一个男人解决了。

  铁啸说必须要和圣子喝一杯。

  释幽冷也表示赞同。

  铁啸又说,他是主帅,无法离开。

  于是,释幽冷就来了。

  酒楼之巅,两人觥筹交错,饮着北凉七水城特产的青梅仙人酿。

  梯口站着成列的精兵。

  “今后,我北凉军部的大门永远向圣子敞开,你来,就是客,军中喝酒不行,但是大口吃肉,纵马北境的热情少不了。”

  “释将军客气了,身临国门见到敌寇来犯,本就该带刀而出,力量弱的杀一个敌寇,力量强的多少一点,心意一样,爱国之情一样,所以...这一杯酒,倒是我该敬你们这些将士才对。”

  释幽冷越看夏极越是喜欢,只觉得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奇男子,恨不得拉着他结拜。

  可转念想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只觉得与圣子相比,那些江湖上的草莽真是不行。

  也许圣门由这个男人来操持,那是一件好事。

  两人喝了许久,谈了许久,然后释幽冷在客栈过夜一次,次日返回关山去了。

  交谈之中,夏极又对这个世界理解加深了一点。

  逐渐的。

  夏极关山一战的消息也慢慢传开了。

  大魏刀王的名号再次得到了强化。

  除却“魏燕边境斩杀影子学宫最年轻一辈,逼迫燕人不敢西来”,“代师出战,斩杀天元厉灵上师”外,现在又多了“孤身抵御寇潮,一刀杀敌三千”这般的威名。

  那一战的始末,外人不知,但北凉军部对于圣子的态度,却可以清楚的看到。

  可以这么说吧,圣堂上师,亦或是北凉的大门派掌教去找铁啸,人家可能就一句“不在,滚”这样的话就打发了,可是夏极去,怕是铁啸大老远的就骑马出来迎接了。

  人和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之前嫉妒的师兄们全都恹了,吃饭都躲着叉腰横行的总部师妹们。

  因为师妹们可都不是善茬,那满是戏份的眼光扫过,就是在“啪啪啪”地打脸啊。

  师兄们骂的时候爽快,这时候却觉得丢人无比。

  还有个不信邪的硬是在中午去饭堂吃饭,结果被师妹们的眼神弄哭了,转身跑回去了。

  迎风吐沫,终究会砸回自己脸上。

  夏极就是风。

  ...

  第三日晚。

  夏极没报希望,去韦青衣小院附近的一处凉亭坐着。

  坐了一会,本准备返回了,忽的他感到有些异常。

  此时午夜已过,空气变得阴冷了,有种压抑之感。

  心念一动,夏极抬眼扫过周围。

  似乎没什么奇特的地方。

  他眯了眯眼,然后伸出右手,食指按压在眼皮上,缓缓擦过双瞳。

  右手食指里的圣骨发挥了辟邪作用。

  神圣之气把眼前的邪气幻境抹去了。

  顿时视线里的世界开始变化。

  再看。

  远处的小院果然不同了,变得有些...扭曲。

  好像是一个模型被丢在了黑色水缸里,然后阴冷水面被石子投入产生涟漪。

  夏极起身,一步踏出,直接向那小院走去。

  随着靠近,越发阴冷的寒气袭来。

  那不是空气的冷,而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院落,小径都静悄悄的,树木植被有些失真,蝉鸣蛙叫好像是在梦里喊着。

  瓦缝,门缝,窗缝,每一线细缝的都好像藏着什么东西,在静静窥视着。

  夏极猛然侧头,那窥视之感却瞬间消失了,好像又什么鬼祟躲了起来,可是他视线一挪开,那窥视感又出现了。

  夏极不管这些,他走了几步,忽的,面前的一切景色如同水流中的深黑海草,弯弯折折,扭曲起来。

  院落里什么都没有,可是邪恶与压抑的感觉却更浓。

  夏极又用圣骨手指擦了擦双眼,世界又清晰了些,细细感受邪气的源头。

  “在后院。这韦青衣果然有问题,我的感觉没有错。”

  少年转过屋侧,贴着墙壁,侧身向后院探去。

  临到尽头,那邪气之感越发浓郁,简直令人窒息。

  夏极微微探出头,瞳孔不由收缩。

  那是一匹背脊鬃毛熊熊燃着深红火焰,瞳孔惨白的巨大黑马,正拖着马车车厢静静等在后院。

  这是...

  夏极不由想起前世的梦魇,以及又确认了这黑马就是黑卵中炭尸所化。

  至少和那跃入深井的炭尸是一类货。

  他只看了一眼,可这一眼却似乎让空气都凝固了。

  时间停止了,风声蝉鸣消失了,树摇草动静止了。

  只剩下那匹可怖的黑马缓缓地、机械地转头,一双惨白诡异的眸子直勾勾盯了过来,看向了夏极。

  然后,马车车厢的帘布忽然被掀开了。

  韦青衣从其中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奇怪的漆黑衣衫,神色冰冷,带着嗜血的意思,忽的他戏谑道:“圣子啊,你可真是个好奇心过重的可怜虫,居然找到了这里,可又能怎么样呢?

  在外面,我打不过你,但在这里,我看看你的力量能发挥几分。

  不要让我失望啊。”

  这颇有些俊俏,平日里还算恭谦的圣堂精英弟子好像换了个人,他露出了狞笑,长剑从鞘中拔出,黑鞘随手丢开,落地却寂静无声。

  剑身上萦绕着火焰般的黑雾。

  然后向着这大胆探查的人走来。

  夏极微微眯眼,他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那感觉,就像鬼压床。

  动了两下,那压迫感也随之增强,就是死死固定住他。

  强大真气灌输到了圣骨之上,骤然食指尖闪烁出白金色的摧残光泽。

  咔。

  世界好像以那一指为中心崩碎了些微。

  似乎屏幕被石子砸了个小洞。

  夏极继续加大力量。

  咔咔咔!!

  世界粉碎的动静越来越大,他能看到空间里产生了无数裂纹。

  韦青衣露出震惊之色,他加快速度,手中的剑像是刺出一条歹毒的剑影,像毒蛇觅实。

  但这一剑只刺到一半就停住了。

  韦青衣恐惧地仰着头,看着夏极身后,身子本能的颤抖起来,然后猛然向面前少年跪了下来,全身开始自焚,火焰里,黑烟滚滚,从韦青衣七窍里流出。

  “原来是这种效果么?”

  夏极静静站着,这一刻他使用了那1单位的恐惧真意。

  他知道自己永远看不到背后是什么。

  可是他的敌人能看到。

  看到之后要么是死,要么就绝不可以用任何方式传递给别人,这是厉鹰说的。

  那么...

  韦青衣究竟看到了什么呢?

  那已经快被烧成焦炭的尸体瞪大瞳孔,死死的盯着夏极身后。

  即将彻底失去光彩的眸子里,倒映的是一尊燃烧的古佛。

  千首千目,即便隔了不知多少次模糊的水膜,却依然能感受到神魂颤摇的恐惧。

  这一刻,夏极已经完成了三个测试。

  其一,圣骨,作用有破幻,以及真视。

  其二,韦青衣果然是在帮咒怨做事。

  其三,1单位的恐惧,效果是焚烧敌人,或者说是火焰

  他决定再试试第四个,这本是他来此的目的。

  于是,夏极伸出左手,左手掌心,深红色的三残月纹理亮起。

  远处的梦魇黑马骤然侧头,可怖的马脸盯了过来,然后突兀地奔向夏极的方向。

  寂静世界里,只有可怖的马蹄声。

  刺耳,令人心跳失去控制,手足冰冷。

  黑马跑到夏极面前,看了看跪倒燃烧的韦青衣,张开大嘴,露出一口尖锐锯齿般的獠牙,然后一口就将这“前一刻还觉得自己充满优势,想杀死夏极灭口”的精英吞入口中。

  咀嚼了两下,又吞入腹中。

  可怜的韦青衣竟被双重虐杀,实在是惨的不得了啊,这还是夏极没直接出手的情况。

  末了。

  黑马惨白的眸子直勾勾盯着夏极。

  夏极也看着它。

  忽的,黑马张嘴发出糅杂无数杂音的,小女孩的歇斯底里地尖叫声:“夏极,你怎么在这里?”

  少年道:“办事,经过。”

  无数声音拼凑起来的尖叫继续:“别再多管闲事了,否则我收回你的阴间居住权。”

  夏极唇角微微上翘,但却微笑着说了句:“好啊。”

  也不知,他应的是前一句,抑或后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