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告别云庆城
小说:长剑问天最新章节  作者:唐山书童

  顺着晨曦,方拙将那瓶放在窗台的紫砂壶收了起来,想了想,还是放入了胸口的新月中,这个地方即使有自己布下来的陷阱,依然有可能会有某些“客人”光顾,他可不想到时候连个瓶子都看不到。

  简单收拾一下,方拙随即前往赏金猎人工会,现在麻烦解决了,他就能专心专意的做自己的事情了,赚钱!

  今天猎人公会大厅里,坐着不少猎人,看到方拙走进去,所有人都下意识让开一条通道,方拙也不以为意,解决掉崇黑虎,绝大部分云庆城绝大部分赏金猎人都会心怀敬畏,这是必然的结果。

  不过这个绝大多数人中,绝对不包含二爷,老爷子抬起眼皮子看了方拙一眼,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二爷,昨天晚上多谢你的帮忙!顺带,我想要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任务!”方拙走到柜台前,真诚道谢。

  “你小子,反过来才对吧?跟我来!”二爷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本,抬头看着方拙,淡淡开口道,站起身子率先走向后面。

  还是二爷用来谈生意的房间,不过现在都快变陈了二爷和方拙的会客室了!

  “拿来!”刚进屋坐下,二爷就看着方拙伸出手去。

  方拙很懵的看着二爷:“拿什么?”

  “你小子别装傻,昨天青楚那壶酒不是拿给你了?”

  原来是这件事,不过从二爷的态度看来,这瓶酒必然是二爷的宝贝,可是现在都进了自己的口袋,还想掏回去,这就不可能了!

  “啊,我昨天就没见过青楚,那是什么酒呀?”方拙一看着二爷开口道。

  看着方拙的样子,二爷才瞥了瞥嘴,看样子这小子是没撒谎!

  这两句话拆开来说,倒是丝毫不算说谎。二爷也不再这件事上纠结,随即轻飘飘的开口道:“既然今天来这里了,那就是准备答应这件任务了?”

  这次方拙是真的疑惑了,显然二爷口中的任务应该一个特定的,可是之前从来没听说过。

  二爷愣了一瞬间,随即无奈的嘟囔了一句,正色开口道:“我手上有件任务,报酬很高,是之前青楚召集任务的几十倍,足以支付你绝大多数的需要!”

  方拙瞬间有丝警觉之意爬了上来,反问道:“具体是什么任务?”

  “你去了就知道了!”二爷淡淡开口道

  方拙眉头皱了皱眉头,开口道:“我为什么要接这个任务呢?”

  “首先,这个任务的报酬很高,我知道你在赚钱,这一桩任务就足以让你赚够。其次,这件任务对你绝对有好处,以后我可以特定开放猎人公会的武器库给你,并且提供优惠。第三点,这件任务对青楚也有好处,而且我老头子帮了你的忙,你不介意帮我一个吧?”二爷悠悠开口道。

  虽然方拙从中听出了些不一样的东西,可是按照二爷所说,这件任务确实比较适合自己。因此,他直接开口道:“什么时候出发?大概多长时间?”

  二爷脸上瞬间绽放出一丝笑容,充满了阴谋得逞的意味,嘿嘿开口道:“一天后出发,你直接到这来,会有人送你走!”

  方拙无奈的扬了扬手,转身离开了,至于老头脸上那抹都懒得掩饰的笑容,方拙也管不了了。

  走出猎人公会,方拙抬头看向四周,这个繁荣而充满了混乱的城市,似乎在自己的生命里扮演了一个不轻的角。既然只有一天的时间,他就不准备修炼了,而是想要和这个城市做个告别,至于方式,自然是感受一下这个城市的节奏和气息了。

  沿着猎人公会前面的主街,方拙很随意的走了,大概一公里左右,就看到了一座老字号的酒吧,这里不知道与猎人公会孰先孰后,只不过,这里毋庸置疑已经变成了猎人们最喜欢去的地方。

  方拙没有停留,这里有着太浓厚的猎人色彩,而且此刻的自己进去,很有可能导致整个酒吧变成静音,还是不去惹人暗地的白眼了。

  最终,方拙一路走到城市繁华地段的一家酒吧,这里显然生意繁荣,方拙走到门口后,除了相貌的原因被保安看了两眼外,压根没人理会他。

  不过这倒是正常现象,方拙自己在吧台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下,手中出现两枚银币,如同在指尖飞舞,下一刻直接飞入了不远处侍酒女高耸胸脯上。

  这一手心血来潮的炫技,惹来了四周一片喝彩声,也惹来了侍酒女的娇笑。

  只不过在一些有心人的眼中,看着方拙的眼神却出现了一丝忌惮,能够让银币长眼睛,自然也能够让刀子长眼睛!

  没多久,一个浓妆艳抹、胸脯高耸的女人,看着方拙身边的凳子开口道:“我能坐下来吗?”

  方拙一愣,然后道:“不能,这里已经有人了!”

  然后随手一拉,一个端着就被而来的少女,就被方拙拉过来在这了自己旁边的位置上,这女人看了方拙一眼,哼了一声,然后去寻找自己新的猎物。

  即使在白天,云庆城的酒吧里,依然充满了人群,形形*,满是欲望。但是方拙却并未太过反感,因为这里很像同里小镇,那半年的平静时光里,于此时此地极为相似。

  被方拙拉过来的是个少女,脸上也充满了错愕,小小的脸蛋通红,很干净,有些尚未清减的婴儿肥。

  在酒吧,这些侍酒女通常都有着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与客人过夜,这几乎已经是酒吧中通俗到约定俗成的潜规则了。而方拙的动作,就是发出邀请最为明显的信号。

  似乎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少女怯生生的看着方拙,没有说什么,只是快速瞥了一眼酒吧柜台的位置,酒吧老板正在那里为客人调酒,此刻微不可查的示意少女,然后想自己身旁的酒杯歪了歪头。

  方拙这才反映自己做了什么,思索了下,还是开口道:“坐下吧。”

  不顾酒吧老板的动作,看似隐蔽,在方拙的感知中却一清二楚,他手中又出现了两枚银币,手中用力直接出现在酒吧老板调酒壶的瓶口上,滴溜溜的高速旋转,如同一团银光。

  这可不是技巧的问题了,还需要极为深厚的技巧和变态的控制力!

  酒吧老板嘴角抽了抽,收起银币,回身拿出一瓶烈酒,如同空中有一条线一般,直接滑到了方拙眼前,但是瓶身纹丝不动,一滴酒都没撒出来。

  这一招自然不俗,可是与方拙比起来,自然远远不够。

  少女略微僵硬的笑了笑,在方拙声旁的位置坐了下来,开始帮方拙倒酒。随着时间流逝,少女开始配着方拙喝酒,也越来越放松。

  两瓶酒并不多,方拙喝酒也并不慢。

  一个时辰后,方拙手中出现了一枚银币,悄悄塞入了少女的手中,然后转身走出了大门。

  身后,少女有些通红的脸颊,充满了匪夷所思的表情,带着一丝幽怨想着,难道我不够漂亮?为什么没有带我回去呢?

  这大概就是方拙对待这个城市的态度了吧?

  云庆城南,有一座与城墙奇高的巨大塔楼,这是云庆城主要的能源供应站,算是整个云庆城的能源核心,云庆城周边大多数矿石都被这座塔楼吞了。

  也是因为如此,这里从来都是被赤血军列为了禁地,任何人胆敢擅闯,当值士卒都有权利不经报审,直接处死!

  可是此刻,有一道身着黑色披风的身影,这是一个年近四十的男子,就站在塔头顶端,看着整个云庆城,风尘仆仆,眼中尽是迷茫。

  明明就在云庆城中,为何自己就是找不大?

  他仔细推算着一切,将自己之前可能漏掉的环节,重新仔细推敲,可是良久之后,依然没有发现存在什么漏洞!

  “我就说那个胆敢在老子的地盘上不讲规矩,原来是你个老小子!”突然,身后一道身影自城墙上飘然而来。

  来人一身赤血军军装,看样子似乎已经年近半百,不过笑声洪亮,身上透着一股沙场军人悍不畏死的铁血之气。最令人震惊的是,此人简章上,赫然是两道染血的交叉黄金刺刀,这竟然是位帝国中将!

  听到声音,黑色身影转过头,脸上漏出无奈的笑容,和来人报了个满怀。

  “你老小子不地道,来了云庆城这么多天,竟然都不主导来找我!”这位帝国中将看着黑色身影不满的开口道。

  “不还是没能逃过你李大将军的法眼,我这也算是自投罗网!”黑色身影笑了笑,开口道,身影竟然带着一丝沙哑。

  这位帝国中将眉头皱了皱,没理会对方的调笑,开口道:“你这是跑了多少地方?竟然弄成了这幅德行?”

  “老规矩,任务是什么不能还是不能告诉你,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透漏,我已经跑了一年多了,你这云庆城我都进来三次了!”黑色身影看向云庆城中,悠悠开口道。

  “这我懂,不过有两次小子们察觉到了,差点吹响了哨子,不过我知道你在找什么,被我掐了。”将军拍了拍黑色身影的肩膀,开口道。

  黑色身影点了点头。

  “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圣裁所那帮家伙可能已经盯上你了,你悠着点!”

  黑色身影面对这个无人知道的老友,眼神晦暗了一瞬,随即被一种新的色彩取代,用力点了点头。

  然后,两人一起看向云庆城,却不知道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