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归家
小说:我是天才大明星最新章节  作者:熊熊桑

  我是天才大明星第217章归家王小强担任着司机加保镖,一路将凃苏和苏云送回了军区大院的宅邸。

  站在记忆中那个熟悉的大门口,时隔多年,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再一次回到这个她不愿想起的地方。

  房子没有翻新,从外面看去,墙壁上有一些地方的白漆都脱落了,四周的铁栅栏还是和往常一样锈迹斑斑,进到里面,最右边的墙角放着一个小房子的模型,那是他们家原来那条大黄狗的狗窝。

  一边走着,一边慢悠悠的打量着四周,格局基本上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连四周种的花花草草都不曾改变过。

  推开大门,可能是因为时间过于长久的缘故,木门发出了了吱唔吱吾的声音。

  许久没有回来,但是房门打开,里面却没有一丝灰尘飘落而出,看来在这段时间里,都有专门的人来打扫。

  毕竟这里可是军区大院,里面什么都可能缺,就是不会缺人,而且帮凃将军打扫房间,这可是和能和凃将军拉近关系的事情,估计不用人说,每天都有人抢着来吧。

  “大小姐,医院人手可能不够,我就先回去医院了,等你们想走的时候,再叫我就是了,我随时都能开车过来。”王小强在这时突然说道。

  医院人手不够?呵呵,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医院人手可以说是只多不少。而他只不过是不想和凃苏待在一起而已,毕竟凃苏的名声对他们部队的杀伤力可是相当之大的。

  同时,他几乎是一眼就看出凃苏和苏云两个人的关系显然不一般了,所以,他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不解风情的跟着他俩一起进屋,当个电灯泡了。

  什么?他怎么看出来的?现在凃大小姐手挽着的不正是苏云的胳膊吗?!这俩人要是没问题,他都能把自己脖子给扭下来啊!

  “好,麻烦你了。”

  “诶,不麻烦,不麻烦!那就这样,大小姐,我先走了。。”王小强受宠若惊般逃也似的驱车而去。

  王小强已经32岁了,但是苏云却一点都看不出来他是三十二岁的样子,不管是从平时的言行也好,还是外表也好,都让苏云觉得很好相处,一点代沟都没有。

  或许这也正是王小强的独特之处吧。

  王小强走后,就只剩下苏云和凃苏两个人了,真正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凃苏的手一直挽着苏云的胳膊,两人宛如一对情侣,却又似是一对姐弟。

  从在医院凃苏第一次挽过苏云胳膊之后,她似乎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和苏云走一起的时候,她都会下意识去挽住他。

  别人会怎么说她,她也从来想过,更没有在乎过,她只知道她喜欢这样。

  她想离他更近一点,但不能太过界,不想让他讨厌自己,更不想让他认为自己是个轻浮的女人。

  就这样挽着他的手,她的心里就被幸福填满了,即使面对即将到来的事情,她的心也会出奇的平静,不会感到害怕,不会再担心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

  似乎这个人真的是上天派下来拯救她的,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把她从深渊拉了回来,在她最孤独无助的时候又陪在她的身边,给予她温暖和勇气。

  她侧过头,假装看着周围的风景,其实余光所到之处,却是那个什么也没察觉到的他。

  相比于几年之前他们相遇的那个时候,他长大了,眼角原本的稚气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男孩子独有的英气,眉毛也变得更浓了一点,搭配上眼睛一起看,变的更有男人味了。

  两人行走在诺达的房间中,穿过一间又一间房间,无一例外,都是当初她离开时候的装饰,一点都没有变。

  两个人上了二楼,从左到右依次,最左边的房间是她爷爷是书房,然后是她爷爷的卧室,然后是她已双亡的父母卧室,再然后中间隔了一个浴室和客厅,之后就是她的房间。

  他们走向左边的第一个房间,凃苏的左手放在门把手上,愣在原地,却久久没有打开。

  然而,另一只不属于她的手在这时伸了过来,按在她的手上。

  她面露惊讶的抬头看向苏云,然而他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手上微微用力,将门打开。

  门一打开,飘出来的真的是书的味道。经常听说的古色书香的房屋,大概就是眼前这幅景象吧。整个房间摆放着数个书架,一个书桌,一把椅子,一个台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房间的窗帘被拉上了,尽管是白天,一部分光线穿过窗帘,映射进房间,但整个房间依旧昏暗,不开灯的话只能看清楚大概。

  嗒!

  灯被凃苏熟练的打开,苏云这才发现,这个大概三十个平方的房间里,就连地上,摆放的都全是书籍,虽然比之图书馆来说算是冰山一角,但对于一个普通书房来说,的确还是比较壮观的。

  虽然地上铺满了书籍,但和苏云原来住在图书馆的时候,那个杂乱无章的A301完全不同。

  地上的书籍都经过了好好的分类,每种分类都放在一起,然后用绳子捆成一捆,整齐的摆放在一排,然后这样排列下来。

  凃苏呆呆的站在原地看了两秒,随后松开挽着苏云的手,走下楼去。

  苏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站在原地等着她。

  没过一会儿,凃苏拿着一块毛巾和一把鸡毛掸子走了回来,在苏云的注视下,她开始打扫着书房各个地方残留着的灰尘。

  看着苏云的目光,她轻轻的笑了。

  “你等我一会儿,他不喜欢书房落了灰尘。”说完,她便继续开始着手打扫着书房。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却让苏云不禁沉默。

  三十个平米的房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打扫完后,凃苏也已经是香汗淋漓,气喘吁吁。

  随后,他们又向右走去,一间房间一间房间的看过去,苏云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不知不觉,嘴角却已经微微翘起。

  终于走到了最右边的房间,这个房间是凃苏的房间,凃苏伸手拉向本把手,却发现门已经被上锁,无法打开。

  她轻车熟路的走回刚才经过的她爷爷的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青铜色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