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锥生(二)
小说:孤独王冕最新章节  作者:伍上小

  番外(二)

  半年后。

  暗殿议事大厅从来都是百年如一日的冰冷如常。

  即便壁炉火光高燃也无法将满地血色阴冷清洗半分。

  叶修闻浑身黑色执事袍被血色溅成点点深暗,缓缓落地,袍角飞扬又起,落在血泊正中,神情寂冷,手中短刀刀尖滴血森光一闪收如腰际刀削。

  站在上首的人,一身黑金教父袍,背影挺拔:“很好,没有用处的人都没有活着的必要。”

  他回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看向底下的少年:“只有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成为尊首。”

  “可惜战胜别人是远远不够的,你还需要做的最后一件事,也必须做,那就是,战胜你自己。”

  这句话落,寂冷空荡的大厅陡然传出“吱呀”之声,大门被缓缓推开。

  教父目光示意,叶修闻神色漠然,缓缓回头。

  逆光中站在门口的身影,笔直修长,清俊的面容神情柔和甚至有些微透明,珀东先是看到叶修闻,唇角轻掀,扬起几分温雅笑意,随着背后光线完全普照进门,万物清晰,目光猛然一凝,望过满场鲜血尸体,以及站在正中,侧脸带过一线血色伤痕,仿如地狱修罗,瞳孔深暗,神情漠冷的叶修闻。

  “成为尊首,是不被允许有任何羁绊的,一切感情都是罪孽,应该消亡。”

  “去,杀了他。”

  低沉的语声锥冷而起,与此同时,珀东背后的大门砰然合上。

  叶修闻神色无波,眼睫轻轻掀了掀,语声低冷:“不可能。”

  话落同时,四面八方密集的黑衣人层层涌出,团团包围,手臂整齐抬起,枪口直指正中。

  一柄枪递到珀东面前。

  教父居高临下看向下首,目光冷沉,怜悯慈悲如视蝼蚁:“你们两个人,今天只能活一个。”

  教父居高临下看向下首,目光冷沉,怜悯慈悲如视蝼蚁:“你们两个人,今天只能活一个。”

  只能活一个。

  这句话落,四方寂静。

  静站片刻,叶修闻缓缓抬眼,看向珀东,神色漠然而锥冷,手指触上刀柄,将腰侧短刀寸寸拔出,森光冷寒截截映照对首珀东犹带惊愕缓变低凉的面容。

  刀刃锋利在空中划出一线透亮轨迹,垂放身侧,一滴鲜血从刀尖滴落,噼啪”一声,落在满地血泊中,声音空寂,荡开层层涟漪。

  叶修闻眸色冰寒绝厉,不带一丝感情,语声冷寂:“杀了我,或者,我杀了你。”

  语声一落身形瞬动,起速如光如影,厉风啸过,袍角飞扬,直接向珀东逼近。

  珀东眸间深烁,带过满脸不可置信,然而杀气已经拂面而来,几乎下意识拿过眼前的枪支,后退两步,胡乱一启。

  “砰”声顿响,叶修闻肩侧即刻溅开点点血色,风速中划过侧脸跌落眼睫,然而神色无半分波澜,依旧眼眸烁冷,急速逼近。

  珀东疾步后退靠过门板,神情平静,直视上首教父,刀尖已经逼近胸口,血腥气扑面而过,终究双手瞬然举枪对准叶修闻心脏,手指扣上扳机。

  与此同时,教父神色一厉,对珀东身侧的戴瑞眼神示意。

  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精心打磨的利刃无由断折。

  戴瑞毫无半分迟缓,动作利落枪械对准珀东额心。

  就在这一刻,叶修闻眼风一扫,身形瞬变,动作利落,速度极致,刀柄反转,从手肘往后一推,推向珀东侧面的戴瑞胸口……

  刀面森光一烁,只反射过一个急速扑过来的身影!

  叶修闻身形一颤,动作瞬停,空气中响起血肉撕裂的声音,昂扬而起。

  一切尤来不及。

  珀东紧贴叶修闻后背,横在戴瑞身前,胸口的短刀没顶,鲜红温热的血液顺着刀柄流到叶修闻掌心。

  他目光温煦看着眼前比自己低半个头,身形单薄,轻轻颤抖的背影,唇角勾过一个轻缓笑意:“叶,原谅我……已经想不到更好的办法让你杀我……”

  身形有些脱力,眼前变得模糊,他轻轻靠过面前单薄的脊背,视线好像蒙过一层大雾,只看见少年低垂深颤的眼睫,微启的唇口闭合,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珀东轻轻一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手拍着少年的肩膀,语气安暖低柔:“别怕……一切都结束了……”

  谁的喉心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咽泣,耳侧语声暗哑仿佛从喉心字字挤出:“别……别死……”

  叶修闻扶过珀东肩臂,缓缓回转过身,眼底空洞,语声沙哑轻小,好像在说着一个极怕破碎的愿望,所以极致小心翼翼:“不要…死……”

  珀东温柔笑笑:“叶……我只有……一个愿望……”

  “把我们没有做完的……的事,做完吧……”

  “笑一下……笑一个…给我看一看……”

  叶修闻神色愣着片刻,琥珀色的眼睛衍生出一层轻薄水汽,唇形深抿,唇角反复掀了又落,弧度一点点扩大,终于勾起了一个犹然悲凉的笑容。

  珀东神色安宁,扬起一个万分鼓励的笑容,语气轻弱:“很好……很不错……”

  他眼睫无力的掀了掀,最后看一眼面前身影单薄的少年,眼睛轻合,安然倒下去

  。

  叶修闻眸底瞬息失焦,顺着这力道,双膝一落,跌跪在地。

  “叶……答应我……像个人一样……真正的活下去……”

  这一瞬,四下寂静,只有少年缓重的呼吸声。

  一滴水泽溅落地板。

  肩侧再无声息。

  上首的人脚步缓缓,黑金教父袍拂过一路血色,步步走近,神色无情而又悲悯:“世上最无用的羁绊就是感情,伤心吗?痛苦吗?”

  “记住你现在的感觉,没有感情,以后这些痛苦,也就永远不会再有。”

  跪伏在地的少年,身形无动,面容被发迹刘海覆盖,看不清神情,语声低冷:“是吗。”

  这句话落,猛然拔身而起!

  速度昂扬已近极致,刀尖直指对方胸口,深捅而入,带过飞扬血色溅上侧脸,壁炉火光鼎盛,明灭印过少年的面容,唇角轻轻勾起,眸底低暗,仿似血泊中绽开的凄艳罂粟,绝美凌然,冷意森寒:“你害死的是我在这世上唯一重要的人,这样深重的罪孽,允许你以命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