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逃命
小说:秘战最新章节  作者:沉默似铁

  姜新禹亮出侦缉队的身份,本意是想惊走虎三,谁知道这家伙财迷心窍,还要最后赌一把。

  老板:“长官,您也玩两把?”

  “公务在身,改天吧。”姜新禹转身走了出去。

  他知道,这一把虎三必输无疑,赌场这种惯用伎俩屡试不爽,先让赌客尝到一点甜头,诱使他们下重注。

  出了赌场,走进路边的公用电话亭,拨了几个号码,哑着嗓子说道:“是郑先生吗?”

  电话另一端也是公用电话亭,郑淮正焦急的等待着,不把虎三处理掉,不光是对秦先生不利,直接受到威胁的就是他自己。

  郑淮拿起电话:“是我。”

  “明天我有事,那批货先不要送了,改在下周三交易。”

  “周三下午两点,改在福运茶楼行吗?”

  暗号对上,姜新禹立刻说道:“他在亨通赌局,维格多利酒吧西行……差不多有三百米远。”

  “亨通赌局……我知道那个地方,我们就在附近!”

  “动作要快。”

  “知道。”

  郑淮放下电话,匆匆上了车,对司机说道:“亨通赌局!”

  此刻,亨通赌局内,二十几双眼睛盯着扣在桌上的骰盅。

  庄家慢慢揭开骰盅,大声说道:“三个6,大!豹子通杀!”

  在一片懊恼的叹息中,虎三大瞪着眼睛,看着桌上的筹码都被庄家收走,颓然的坐在椅子上。

  “下注了,下注了!”庄家看都不看虎三一眼。

  虎三盯着骰盅,倏忽间一把抢在手里,说道:“骰子一定有问题!”

  庄家脸色变了变,随即冷笑道:“这位兄弟,你赢了大半天,也没说骰子有问题,输一把就有问题了?”

  “开了那么多次小,为啥我押了一次重注,就开大!”

  “真是笑话!开大开小,全凭牌运,照你那么说,你一直押小,我们一直开小,就没问题了?”

  “……想让我相信,有种当着大家的面儿,把骰子砸碎,看看里面都是些啥!”

  “你是来砸场子的?”

  看着围上来的几个打手,虎三心里有些发慌,说道:“把钱还给我,我立刻就走!”

  庄家点了点头,说道:“哦……我明白了,你是输不起,就开始玩横的!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场子?”

  “谁的场子,也不能坑人!”虎三一只手按在椅子上,准备随时和对方大干一场。

  郑淮迈步走了进来,四处看了看,然后来到虎三身边,低声说道:“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现在是四点半钟,距离开船时间只有半个小时。

  “我的钱都输没了……”虎三苦着脸说道。

  郑淮:“我再给你一笔钱,马上跟我走!”

  虎三把骰盅放在桌子上,垂头丧气的跟着郑淮走出了赌场。

  身后传来庄家的声音:“没事了,没事了,大家接着玩!……”

  一辆灰色轿车停在路边,郑淮拉开车门坐进去,对车外的虎三说道:“上车!”

  虎三迟疑着说道:“去哪?”

  “还有半个小时,你难道能飞到码头吗?我开车送你过去!”

  “那钱的事……”

  “路上我给你,快一点!”

  虎三现在别无选择,只能乖乖上车。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不远处,须贺太郎看了一眼手里的画像,说道:“是这个人吗?”

  坐在前面的手下说道:“没错,就是他!”

  “对方车里几个人?”

  “三个。”

  “跟上他们!”

  须贺太郎也是查到了亨通赌局,只不过比郑淮晚了一步,刚好看到虎三上车离去,附近没有巡街的警察,须贺太郎不知道郑淮是什么来路,也不敢轻举妄动。

  看到这一幕,姜新禹扔掉挡在脸上的报纸,开车慢慢跟在须贺太郎后面。

  疾驰的轿车里,虎三看着车窗外,狐疑的说道:“这……好像不是码头方向?”

  郑淮看了一眼倒车镜,说道:“我们抄近路。”

  坐在前面的阿九说道:“郑先生,后面那辆车很可疑!”

  “看见了。”郑淮指着前面的岔路口,说道:“左转!”

  姜新禹把车停在路边,当警察多年,他对红桥地区非常了解,郑淮开车进去的地方是一个小渔村,这里实际上已经很接近白河了。

  在如此偏僻的路段上,如果继续开车尾随,一定会被须贺太郎发现,郑淮的意图也是要看看跟踪自己的究竟有多少人。

  姜新禹从包里拿出一个牙套塞进嘴里,简单改变一下外貌,主要是担心被须贺太郎认出来,况且在没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也不想郑淮他们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须贺太郎的车刚一拐进小路,他立刻从腰里掏出手枪,咔哒一声顶上子弹,说道:“小心一点,对方好像是发现我们了!小野君,你下车,到附近的警署多叫些人过来增援!”

  “是!”小野不等车停稳,开门下车向原路返回,岔路口直行一百米就是白河警署。

  郑淮的车在拐角处停下,车里的人迅速下了车,虎三蒙头蒙脑也跟着下来,只要穿过前面一片荒草地,直线距离白河岸边只不过几百米的距离,车辆无法通行,但是人可以走过去。

  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摆脱跟踪,白河岸边四通八达,区区几个特务根本没办法形成围追堵截,等到敌人增援到了,郑淮他们也早就成功脱险。

  见郑淮几个人神色紧张,虎三跟在身后,边走边说道:“郑先生,咋了?”

  “逃命!”郑淮没好气的说道,要不是身后有追兵,他早就结果了这个累赘。

  虎三虎回头看了一眼,说道:“轿车都不要了?”

  “本来也不是我的。”郑淮拨开眼前刺人的灌木,尽量加快脚步。

  “都别动!”须贺太郎鬼魅一般出现在面前,手里举着一支手枪。

  周淮他们都用手扒着灌木林,手枪还没来得及掏出来,一心防备着身后的危险,想不到须贺太郎忽然跑到前面来了。

  “你是谁?”郑淮冷静下来,缓缓的说道。

  须贺太郎冷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们是谁,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郑淮知道,事到如今,隐瞒身份也没有必要了,好在对方只有一个人,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