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全都要(划掉),天地隐秘,鸿钧底牌
小说:洪荒之神棍开山祖最新章节  作者:星之煌

  “我全……当然是妹妹最重要!”

  伏羲此刻宝相庄严,一本正经说着他的答案。

  绝对是女娲最重要啊!

  必须!

  一定!

  他脸上的表情万分庄重,为其语言的靠谱性做加持。

  当然了,这也的确是其心里话。

  心中若有一杆秤,女娲的重量是要压过万神殿的。

  毕竟,万神殿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是为了建设美好洪荒?

  是为了万神共荣发展?

  还是为了人人如神,实现理想世界?

  错!

  大错特错!

  说到底,万神殿只是伏羲手上的工具而已。

  它是一把梯子,送他踏足绝巅。

  它是一条船,送他渡过苦海,立身彼岸。

  它是在弱小时候的庇护,诸神抱团取暖,营造出一方守护自身的乐土。

  然而,当这件工具发光发热到极限,让伏羲有机会摘取下盘古道果后……它的利用价值一下子就消失了大半。

  很现实,却也很合理。

  就如女娲曾经考虑过,怎样把神庭卖出一个好价钱……伏羲又为什么不能这样?

  他可不会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同一个势力之中——少阳的存在,其实就是最好的说明。

  只要能证道盘古,谁在乎是通过哪个势力成就的呢?

  而当走到那一步,万神殿的价值大跌……真正还能束缚他、羁绊他的,也就剩下漫漫岁月中培养出来的友情而已。

  他会为那些人做谋划、留后手,但可不会为了万神殿总体打生打死——尤其还是现在这个底层思想萌生混乱、各自都敲打小算盘的万神殿。

  所以,真正将双方摆上天平,女娲和万神殿的剩余价值孰重孰轻?

  一目了然。

  万神殿不会陪伴伏羲永远,或许哪一天就因为思想的分裂而倒在了岁月的尘埃中。

  但是妹妹……就完全不同了!

  即使不考虑跨越数千万年时光的亲情,单从对未来时光的投资和经营来看,选女娲肯定是没错的。

  更何况……

  眼下女娲还奉献自身道果,让伏羲临时登顶万神巅峰,成为了洪荒宇宙的至高神圣?

  一转眼就吃干抹净不认人……怕不是真想着兄妹决裂,成为最大仇敌?

  女娲识大体,伏羲也不是脑残之辈。

  不管从哪些方面考虑,现在可都得哄着女娲。

  当然哄归哄,兄妹间的尊卑名义不可丢!

  妄想犯上作乱,主宰家中一切大事小事、未来决策?

  一定要镇压之!

  你哥永远是你哥!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击败、镇压那想要浑水摸鱼的鸿钧!

  彻底将其封禁,让天道就只是天道,是给大罗诸天工作的器具,而不是反过来主宰一切的至高存在!

  “妹妹你最重要,是兄长我一定要守护的珍宝……”伏羲信誓旦旦,“你既然做出了决定,托付所有寄托我身,我就绝对会带你走向胜利!”

  “等我收拾了这家伙,再逆行岁月去做了罗睺,清算混沌魔神可能留下的后手,我就是洪荒天地的唯一至高!”

  “证道盘古,指日可待……届时我的荣耀可与你分享……”

  “无上天帝的嫡亲妹妹……看!”

  “多大的赞美和荣誉?!”

  “切!”女娲啐了一声,“我之所以托付力量,只不过是因为同样的修行时间,你的道行比我更高,理论上比我更优秀……”

  “从大局上讲,眼下成全你,比成全我更有利。”

  “但是!”

  “这不代表,我就放弃了干翻你的希望。”

  挥舞着小拳头,少女满脸的严肃,“你砍完这个家伙,再清扫完别的敌人……”

  “清场完毕,我们公平一战!”

  “别想着耍赖偷跑!”

  女娲恶狠狠的比划了两下,“否则,我一定要你好看!”

  “别以为我不清楚你这逗逼兄长,刚才回答时闪过的一丝念头……”

  “全都要?”

  “哼!”

  少女冷哼,而后把身一跳,跃入了乾坤鼎中。

  “接下来……就全交给你了!”

  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力量,堪称诞生以来最脆弱的时候,她已经不适合处在这接下来注定爆发惊世碰撞的战场中了。

  伏羲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

  他小心翼翼的接过乾坤鼎,放置在自身紫府灵台上,持掌在元神真灵中。

  除非自身都被杀到道崩神灭,否则乾坤鼎都是安全的。

  而在处理好这一切后,伏羲也圆满接受和掌控了女娲的赠予。

  造化大道祭炼洪荒,神皇权柄统率诸神……将这所有的力量与神殿的总和熔炼在一处!

  膨胀再膨胀,像是没有尽头的拔升,拔升到鸿钧脸色都发绿的程度。

  当最后彻底的稳定下来,力量收发于心……这一刻的伏羲是无比可怕的。

  可怕到丧心病狂的程度!

  一道神圣法相,矗立在洪荒中。

  有了天道镇压、稳定的宇宙,此刻都像是不能彻底承载其存在和威压。

  太庞大了!

  也太强大了!

  超过寻常帝君道体数百上千万倍体积的大小,一点气息的流露,便可一尊等闲的大罗颤栗、胆寒。

  纵然是强大如苍龙、元凰等大罗中的大神通者,弄死之后转化一下妥妥就是极品先天灵宝,看着如今的伏羲都有一种大惶恐,明知道不会被其攻伐和打击,也恨不得拔腿就逃!

  这是生灵求生欲望的显现。

  因为没有哪个神怀疑,这尊汇聚了所有先天神圣力量的至高无上存在,一巴掌下去,会打不死哪个大罗!

  “这就是我们合力演化出来的至高存在!”

  一尊尊帝君震撼与感慨,“不是天道那样受到重重限制的半成品,而是真正圆满无缺的盖世至尊!”

  “他……究竟会有多强呢?”

  ……

  “我究竟有多强?”

  这也是伏羲的问题。

  他立身之地,洪荒天地的法则处在又崩溃又演化的境地中。

  崩溃,是因为不能承载和描述他的道、他的气息,在崩塌与瓦解,展露出无序的混沌。

  演化,则是因为伏羲的意志,他的想法,他的法相理当踏足天地中……他的意志,破开了混沌,显化出全新的秩序。

  但很可惜,这种秩序存在的时间不长,转眼就又崩溃了。

  ——因为眼下的伏羲,每时每刻都在变化,都在提升,都有全新的变数被掌控,凭添一份盖世的战力!

  有着升华,自然毁灭了上一个瞬间才制定的秩序与规则,重新演化与摆布。

  生灭之间,任何非大罗者直视,无穷的法理信息冲击,都会因此而三观崩溃、理智消亡,化作拥有可怕能力的行尸走肉。

  就算是大罗至尊,抵御得都有些艰难,不敢无视!

  最终,一声轻轻叹息,无尽时空、道理,化作混沌,若银河垂落倾洒,笼罩的伏羲身形都朦胧,不被外人所直接看到。

  只有一双眸子不被遮掩,凝视着苍茫洪荒,俯瞰着万古诸天。

  而这双眸子……

  左眼之中,是一片朦胧,是混沌。

  右眼之中,是诸天万象,是天地。

  一个看的是混沌变数,一个看的是纪元乾坤……像是揭露了某种莫大的隐秘。

  “洪荒……混沌……借假修真……”

  此刻的伏羲,都有些不太在意鸿钧和天道了。

  站在一种超凡无比的领域中,他更在乎的是去追寻洪荒天地的本质,是去窥探盘古的痕迹。

  “重叠在一起……”

  “倒果为因……”

  “一条似沉似浮的大船……虚幻与真实……”

  伏羲眸光转动,巡视天地。

  他像是看到了什么,可却又因此萌生出更多的困惑。

  最后,看向不周山,看着这不周天柱,若有若无间感应到一种大恐怖。

  在那里,或许他心中的困惑都能够得到解答……

  但是也要做好,因此丧命的准备!

  “终归是不够强。”

  伏羲很惋惜的感叹着。

  力量膨胀了,他的心灵却没有膨胀。

  因为他用昔日在混沌中见过的太做对比……

  踏足了眼下的领域,也算是把握到了那曾经自吹自擂“混沌第二魔神”的大致实力。

  如果现在的他,去与太对决?

  整肃衣冠,凝聚所有的心神,燃烧尽一切的精血,展现最辉煌的风采……

  能赢?

  不,会死的有些尊严。

  然后,可能还有点诈尸的机会。

  不被杀到自我意志格式化……这已经很不错了!

  “还是不妥……”

  “这份实力还不能说是坐看万古兴衰,我自家中安坐,不会天降横祸。”

  “我还需要更强!”

  伏羲轻语着,“既然如此……”

  “那就趁如今的大好机会,扫荡掉一切敌手,铺垫未来的辉煌!”

  “先拿你鸿钧……开刀!”

  蓦然垂眸,所有的注意力凝聚成一体,压迫向了鸿钧。

  而后,一只手掌探出!

  “嗡!”

  截断了万古的岁月,打出了无尽的次元,这一掌却成为了唯一!

  不只是伏羲自身的战力,还有天道的力量在其中。

  听起来很奇怪,事实上却一点都不奇怪。

  女娲给伏羲的,可从不是单纯力量,还有她所掌控的一切。

  身为神庭神皇,实质上统帅者,神庭中关于天道的权限自然也在其手中。

  先前一并馈赠给伏羲……让伏羲成为了天道的掌控者,可以调动这份力量。

  尽管鸿钧在抵抗,用身为天道精的根本去对抗权限碾压,但是……

  此刻即使不算权限,就是单纯的战力叠加,质变倍增……一巴掌下去,不能把鸿钧给格式化,也能拍死他的所有野心!

  从此之后,安安心心做一个天道智能,运转世界……岂不美哉?

  ‘美个屁!’

  这是鸿钧心中最根本的想法。

  “生而有灵,追求自由自在……我有错吗?”

  鸿钧在悲叹,有些伤感,面对伏羲巅峰战力兼且裹挟了天道权限的攻伐……作为天道精,他很有种淡淡的忧伤。

  明明天道是他的本体,明明数千大罗帝君道果组合,才诞生出他这样的奇迹……一切一切都是如此充满了奇迹与美好,为什么事情的发展会变成这样子呢?

  可无论如何的想不通,近在眼前的难关都要去应对。

  数千大罗的道果,在鸿钧的手中排列重组,化成了一道璀璨至无以复加的仙光,与盖世的一掌碰撞!

  “轰!”

  最绚烂的烟火中,时间长河断流了。

  不过很快,断流的长河被接续——因为已经分出了高低上下,有人在维护着天地的稳定。

  仙光被泯灭,一只大手稳定如一,继续的碾压了下去。

  被加强到极限的伏羲,不是眼下这背负着一条条隐形枷锁作战的鸿钧所能抵挡的。

  “身为我等的工具和造物,就该有个工具的样子……”伏羲淡漠轻语,却震动了四方上下、古今未来,“如果你有不满,那就用足够的力量来反抗。”

  “用力量来证明,你存在的意义。”

  “要是反抗失败了……”

  “很抱歉。”

  “天道我们能铸成,自然也能毁灭……”

  “多毁灭个几次,格式化个干净彻底,什么多余的杂念都排除……自然会成为我们最趁手的工具。”

  “所以……”

  “挣扎吧!”

  “拼命吧!”

  “展现你最惊艳的力量!”

  “掀出你隐藏的那张底牌!”

  “让我来判断衡量你的价值,是否拥有足够的威慑力,让我们能做到谈判桌前,进行协商与探讨!”

  “这是你的生死一战!”

  鸿钧的表情僵住了。

  而后……

  恐惧、担忧、后怕……太多太多的负面情绪,逐一消失下去。

  他重新恢复了淡定、稳如老狗的状态,一只手摩挲着下巴,有些无奈的叹息,“我示敌以弱的演技这么糟糕吗?”

  “竟然没有骗过你?”

  “我只是从来不低估任何人罢了……”伏羲的目光很超然,“即使你刚诞生,但是你所拥有的力量,在先前可是超过了所有的先天神圣!”

  “这样的存在,岂是单纯权限就能彻底封锁和限制的?”

  “你会甘心?”

  “不琢磨些方法去破解、绕过枷锁和束缚……”

  “那才是真的让我感觉到不可思议!”

  “我不相信,合并了我们诸多大罗帝君智慧的终极产物,会蠢到这个程度?”

  “这简直就是在拐着弯,骂了我们所有神圣一句——智障!”

  “所以……摆出你的底牌,让我看看。”

  “看看能够给我多少的惊喜!”

  “如你所愿!”

  鸿钧的身影,瞬间化作泡影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