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输赢皆赚,娲皇羲祖,我已出生
小说:洪荒之神棍开山祖最新章节  作者:星之煌

  伏羲看着女娲瞬间的华丽蜕变,神道的帝君共尊,整个洪荒宇宙现有的所有权柄,此刻掌控权都归属在少女的身上,被其造化大道所覆盖。

  这是何等匪夷所思的机遇?

  无上机缘!

  一刹那而已,就让女娲的造化大道疯狂升级,攀登进更高领域,几乎与伏羲分庭抗礼、不分高下!

  这便是神道的至高皇者,掌控天地无数权柄的无上帝君!

  不枉女娲心心念念很久,为此还特意进行了算计布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神殿与神庭的对决,她将自己逼到绝境,也将神庭给逼到绝境。

  而在这绝望处境中,拼的就是各自承受压力的极限。

  她固然是强忍着承受被伏羲暴打的“凄惨”遭遇,一张绝美面容上都隐隐有些青肿,可怜兮兮。

  看起来无比狼狈,但要说对心灵的刺激?神庭的观众,可比她要多上太多了!

  真正的打在女娲身上,痛在他们心里……并非是好感问题,而是神庭大局要崩盘,一切投资都打水漂!

  然而事实上,只不过女娲秀的一手演技。

  若非是演戏,她何至于此?

  好歹也是上千伏的大罗帝君,一身战力功参造化,真正全力以赴去跟伏羲决战,还是能支撑很长一段时间的!

  只是,她忍住了。

  因此在战斗中表现,几乎就是一边倒,险些彻底崩盘,崩盘到让伏羲都感觉到不对劲……战力表现根本配不上道行!

  伏羲曾以为,这是女娲贴心——先是堂堂正正对决,然后光明正大战败,最终合情合理投降。

  不过到最后,伏羲嘴角抽搐着明悟——并非女娲不擅争斗,而是她在养寇自重。

  借着伏羲这柄凶刀,还有少阳可能殒落的情况,通过金母的语言来进行施压,无声中逼迫,逼迫神庭各派系巨头,将漫长岁月前的一个提案通过。

  用曲折迂回的手段,得到一个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得到的东西——神皇权柄!

  执掌神道,天地称皇。

  从此之后,女娲可尊一声——娲皇!

  ……

  “难为你,能设计出这样一场惊世赌博。”

  璀璨的光芒中,两尊强大到恐怖的神圣,彼此大道交织构筑出领域,划分一方乾坤。

  他们的声音在这片时空中回荡,却无法传递出去丝毫。

  这是伏羲的手段,特意为之。

  女娲算计了神庭的内幕和情况,他也就是口头上说说,根本没有传出去的想法。

  虽然这么做,可以很大程度锉削神庭诸神的心念和斗志。

  但是,女娲的人望恐怕会变得很糟糕。

  而且……就算传出去,以神庭中那些大罗帝君数千万年岁月打磨的人生经历,一个个眼睫毛都是空的,老辣油滑,多半也会强迫自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先撑过这一劫再说。

  至于说撑过去之后,如何掀翻女娲?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伏羲清楚这其中情况,也就没怎么想用此来打击女娲“威名”,更何况……这还是他妹妹。

  眼下,他也只是饶有兴趣看着升华后的女娲,有些好奇询问,“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赌输了呢?”

  “输了就输了呗。”

  少女笑嘻嘻的,满脸的不以为然。

  “如果输了,我就向你投降……做妹妹就妹妹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几千万年不都这么过来了吗?”

  女娲心态平淡的简直不可思议。

  不知道神庭那些刚刚咬牙做出了决定的帝君,看到这样的神道皇者,是不是有一种泪奔的冲动?

  好在,他们还不知道——毕竟娲皇的表面工作,还是很到位的。

  一只手掌破碎时空,超拔纪元,于最危险关头震偏伏羲点向少阳的绝杀一指,又震慑诸神,成功“保住”了在死亡线上徘徊的少阳。

  尽管少阳心里念叨着mmp,但是脸上却还是强颜欢笑,为了避免他人怀疑,连滚带爬的从最危险战场中且战且逃,脱离死境。

  只有跟其交手的冥河能够看到,少阳表情中一闪而逝的“生无可恋”,那是对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悲伤。

  而小号悲伤,大号则是感慨,像是很惋惜少阳死里逃生,没能一击毙杀。

  不过相较于这样的旁枝末节,伏羲也只是惆怅了短暂时间,而后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女娲的身上。

  相比于苍龙,这一刻的女娲,更值得认真以待。

  “一场赌博,输了向我投降,赢了就跟我继续斗……认真想想,到最后亏的都好像不是你?”伏羲眼皮直跳,“好歹也是神庭的巨头……这么做,你对的起这个势力吗?”

  “那些帝君知道了,会不会哭泣?”

  “兄长诶……”女娲歪着小脑袋,语气有些俏皮,“以前你不是常跟我说——对底层才要讲忠诚,对高层只讲利益的吗?”

  “现在怎么拿这话来堵我?”

  伏羲无言。

  女娲却接着道,“这一场赌博,说到底,其实不过是我跟神庭之间的重新定位选择而已。对彼此价值的秤量,继续投资的力度……决定了是携手走到最后,还是就此分道扬镳。”

  “不能为我所用,那就卖一个好价钱……很正常的操作啦!”

  晋升的娲皇很坦诚。

  少女平日里虽然浑水摸鱼个不停……到了该抉择时候,却果断凌厉的不可思议。

  如果苍龙、烛神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很高,高到在如今这样最紧要关头还不肯放手权柄,坐看女娲被打到崩溃……那么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本来就打不过,队友有牌又不肯出——凭什么要我一人背负起最大压力?

  神庭?卖了卖了!

  而如果神庭巨头肯追加投资,将最后的本钱都压上去?

  女娲摸摸良心……直接吃干抹净、过河拆桥的事情,终究还是做不出来的。

  不说带领神庭走向胜利,但是勉为其难背负起神皇的责任,跟神殿至高帝君谈笑风生——这还是可以做到的。

  “……”伏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赌输了,战败了,那就将我在神庭中的威望做筹码,在兄长你这里卖一个好价钱……”女娲笑眯眯的,“我想,我就算加入了神殿,上千大罗簇拥,在你们那里也可以有一席之地吧?”

  “哼!未必!”伏羲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我明白我明白……”女娲点头点个不停,“要是一般人,有这样危险的声望,一定会被打压到极点的。”

  “但你是我兄长,一定不会这样的对吧?”

  “你可爱的妹妹,将这么大的一笔横财送过来……你忍心削弱和打压吗?”

  女娲做泫然欲泣状,让伏羲紧绷的表情都有些坚持不住了。

  当然很快,女娲就变得一本正经,“可如果我赌赢了……在诸神所掌天地权柄之上,炼假成真诞生神皇果位?”

  “那我就是统率数千帝君的无上皇者,尽管还只是名义上……力量也足以跟你平分秋色!”

  少女眼中有一抹惊人光彩闪过,那是无与伦比的斗志,“谁胜谁负,谁主天地,尚未可知!”

  “而很幸运的,我赌赢了!”

  女娲赌赢了。

  由此让她的道行一跃而上,诸神的权柄都主动被她的造化大道所覆盖,推动着与盘古道果的共鸣提升,刹那是永恒,永恒是刹那。

  下一个瞬间再看,女娲已然是华丽变身!

  三千伏的修为,对比伏羲,道行差距并非再那样可望而不可及。

  真正让女娲看到了,战胜伏羲的契机和曙光。

  尽管少女的心中还是有些许不解。

  ——她掌握了神道所有权柄,成为神道的掌控者,理论上巅峰状态应该是与伏羲平齐的。

  伏羲,气运之道的绝对控制者,这条道路只有他在走,其他人只享受红利,而不分享权利。

  然而很可惜,女娲道行还差着伏羲一丢丢距离。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女娲有疑惑,有不解,‘气运仙道比权柄神道更强?收割的气运超出了我的预算?’

  ‘还是说,有另外的渠道?不应该啊?’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最终却被她放弃了揣测,只是视为踏足巅峰的时间长短不同,积累不同。

  ‘差就差了吧……’女娲收敛了杂念,精心凝神,盖世的威能汹涌,远超过以往,‘比道行,我可能吃亏……’

  ‘但是比战力?’

  “我一定能击败你!”

  她发出了最响亮的宣言!

  “呵!”

  对此,伏羲只用了一个字回应。

  “伏羲……这一次你真的大意了。”女娲目光炯炯,“你根本不知道,身为神皇,有多强大的战力!”

  “刚才我只是在隐忍……现在我就告诉你,神道的战斗能力,注定远胜过仙道!”

  “因为,从来不只是我自己在战斗,还有一份权柄,在背后默默加持……你怎么赢?!”

  “逆行伐道,就在今朝!”

  “击败你,让你低眉顺眼喊姐姐,然后拿下天道最大掌控权,再然后摘取盘古道果,登上神生巅峰……”

  女娲的计划书已经写好了。

  她要反杀,要翻盘,要推翻兄长暴政,要在这个纪元成道盘古!

  在这一刻,她身前乾坤鼎中那混沌朦胧如鸡子般的事物,有炫耀的光芒在闪耀。

  太多太多的神道权柄汇聚、熔炼,再在鼎中逆反……会造就什么?

  有那么一个刹那,惊悚到极致的气息喷涌,像是……盘古!

  神道的至高战力,神皇的不世威能,终将于此展现!

  而面对凶险变化,伏羲保持着冷静。

  “很美好的梦……但只是你的痴心妄想。”

  “神道出皇又如何?”

  “祭炼天地权柄……一条迟早会被淘汰的道路。”

  “能逞一时威风,却逞不了永远的威风……阻隔后来者上进之路,早晚有一天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神道的体系,伏羲表示深有研究。

  这是一种“一个萝卜一个坑”的道路,同样的权柄,只要前人还在位上,后来者就只能干瞪眼。

  哪里像是仙道?

  不说其它,扩展性就要好太多,让后人能有选择的余地。

  也就是现如今,洪荒天地还在上升期,神道的权柄没被占全,还有操作空间。

  要是拖得很久很久,仙道靠人数去堆,都能堆到神道发疯!

  “你用‘神道出皇’来对付我,那我就回应你一个‘仙道出祖’!”

  “气运流转,万象道变,万灵景从,诸天合道!”

  恍恍惚惚,一方玉碟的虚影在伏羲体内出现,那是他的天机道果,一条分支演绎气运,流淌在整个万神殿势力的根基里。

  在这一刻,气运的长河在活跃、在复苏,它串联起一切,神殿所有的帝君、生灵,他们存在的痕迹,他们与天地沟通、彼此影响的结果,都深深烙印在其中,又由此烙印在天机的道果上。

  最玄奇的变化,最巧妙的衔接,神殿诸强万灵的力量,融合在一起,显化无比凌厉的锋芒!

  神道、仙道,集中了一切的力量,将爆发可怕碰撞,分出真正的高下!

  这一瞬间,所有的帝君都停下了征伐。

  他们的目光投注到那里,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

  神道出皇。

  仙道出祖。

  皇,是一个完整体系的至高领袖,掌管实权,唯我独尊。

  用秩序和法度,划分权柄和尊卑,以此掌控天地众生。

  祖,则是一个学派、一种理念的源头,不断的复刻与扩散,感化与渲染,潜移默化的变迁了世界。

  娲皇对决羲祖!

  他们演绎着各自势力的终极理念,汇聚起阵营的最强力量,战力攀升到不可思议的巅峰。

  恐怖的碰撞,璀璨辉煌到无限的光芒中,洪荒宇宙在哀鸣。

  纵然天道显威,镇压天地,都有些要承受不住他们的破坏力!

  在这样的对决中,背负的责任让彼此没有留手,同源的根基又让各自心灵默契,道果的对抗和共鸣,让兄妹罕有的在交手中互相磨砺、升华,推动精神意志攀升,让心灵的感知无上限的扩张着。

  扩张扩张,隐隐间看见了新的层次……或许,已然真正的触摸到至高无上盘古层次的一角?

  洪荒的本质,岁月的变迁……这一刻,就算是时光长河下游的迷雾,都变淡了很多,恍惚间能看到未来的景。

  兄妹对立又联合,压制了此刻天地间一切大罗帝君,唯我独尊。

  何等畅快而美好的感受?

  只是,当伏羲纵情俯瞰山河岁月时,偶然间眼角余光扫过那盖压宇宙的天道,整个人的心情瞬间不美妙了。

  他的异常,被女娲第一时间发现,同样看了过去。

  六目相对。

  “?”

  “??”

  “!!!”

  有人在天道中静坐,嗑着瓜子喝着茶,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当伏羲和女娲看过去时,他很无奈却又从容的打了个招呼。

  “你们好啊!”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伏羲眼角抽搐。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天道中的生灵摸着下巴,“天道诞生了,所以我也出生了啊!”

  “有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