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大戏开幕,神道出皇,最佳演员
小说:洪荒之神棍开山祖最新章节  作者:星之煌

  周天星斗大阵卷动,星海光影垂落,蔓延向这方时空。

  接引与烛神对抗,在不经意间靠拢。

  白泽血拼鲲鹏,计蒙决战钦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除却规格外的伏羲、女娲,神殿神庭中互相捉对厮杀的大能战场,早已是开始了汇聚。

  而这一切,苍龙却是一无所知。

  除却精修时光道的大能——烛,他感受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威胁,像是有一柄悬在神庭头上的刀,随时会斩下,让整个庞大势力就此分崩离析。

  然而,在他要破开迷雾、追寻源头的时候,却遭到了阻击。

  伏羲!

  压制了女娲,他还有余力,轻描淡写间在岁月中填充信息的迷雾,阻挡了烛神的脚步。

  不是时光道逊色于天机道,而是两者之间的道行差距,为失败的根源!

  没有无敌的道,只有无敌的人。

  到最后,烛神也只能视为自己错觉……判定着眼下宏大战场的势均力敌,威胁源头在那一对兄妹对抗的情况中。

  ——如果女娲真正战败,神庭的确会土崩瓦解。

  从这方面考虑,思路却也是正确无误。

  这让烛神迷茫,也有些怅惘。

  他的眸光幻灭,视线扫过那方战场——

  面对伏羲的强势攻伐,女娲在退,不断的退,败象越来越显露,整个人像是狂风暴雨大海上的一叶扁舟,随时都会被倾覆。

  如果说,采用不能力敌便战略转进的方式,那么这一战还有的打。

  强行不胜不败,游击作战,拖延时间……局面会很有意思。

  但很可惜,女娲封死了自己的退路。

  她不会逃,不会退,以此与伏羲决战。

  胜就是胜!

  败就是败!

  女娲自身没有了退路。

  连带着,神庭也失去了退路。

  最强大的战力、神庭之中人望最高的神圣,她选择了这样的一条路,别人还能有什么办法?

  只能奉陪到底。

  但看现在的情况……

  女娲惨败,怕不是把自己给陪进去,连带着一半的神庭。

  这让人心焦又彷徨。

  想要插手进去帮助,却又无能为力。

  这就是此刻烛神的心情。

  ‘不……还是有办法的……’

  ‘但是……’

  ‘值得吗?’

  烛的眸光中有纠结,也有迷茫。

  他的内心在挣扎,想要做出那个决策,却又举棋不定。

  直到最后,别人帮他下定了决心。

  ……

  “轰!”

  剧烈的轰鸣,惊世的碰撞。

  璀璨的仙光中,有少女痛苦的闷哼,伴着一抹凄艳的血光,是神圣在溅血。

  伏羲彻底压制了女娲,离最后胜利的曙光只剩下一线。

  这真正的对抗决战中,肩负着万神殿数千大罗帝君的希望,他没有留手,也无法留手。

  毕竟,他的道行远胜女娲是不假,但没有达到质变的程度……想要压服她,下手难免要重一些。

  尽管刻意避免留下难以治愈的暗伤,可皮肉之苦,女娲还是逃不了的。

  “你的战力很弱。”

  又是一击,惊山撼海,抽飞了乾坤鼎,伏羲的眉头微微皱起,“有点对不起你的这一身道行。”

  “嘿……”女娲嘴角有一抹鲜艳的血迹,让她显得有几分凄美和娇弱,但其眉眼间的英气却不减,“我修造化道,不乐衷于打打杀杀……战力弱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哦?”伏羲眼神玩味,眸子逐渐眯起,“真的是这样?”

  “我怎么感觉……你在打着什么很不好的主意?”伏羲到,“我感受到了一种阴谋的气息。”

  “哪有的事情?”女娲咽下了嘴中的鲜血,脸上扯出一个大大笑容,“一定是兄长你想多了。”

  “请你不要怀疑我的大道领域……”伏羲轻叹,“在某些方面,我可是专业的。”

  “没有的事情,你可不能凭空污我的清白……”女娲振振有辞,“你妹妹我这么善良可爱,哪会像你那样满肚子坏水?”

  “呵!”伏羲不置可否,“既然你没有什么后招,那你就认输罢。”

  “我们战到现在,强弱胜负早已揭晓……你也不用再做无谓的抵抗了,没用的。”

  “我觉得我还能再蹦跶一会。”女娲在笑,“说不定,可能就出现什么转机呢?”

  “不知悔改……”伏羲语气逐渐淡漠,开始带上些恶意,“那么,我这里就要再现曾经的情况了……”

  “为你重整妆容,画眉修脸!”

  ——这是文艺点的说法。

  真实含意,无论是兄妹哪个,都一清二楚。

  女娲的笑容变得勉强了。

  而伏羲却果断无比,直接扑杀而上,打击的范围微调,劈头盖脸的就打了下去!

  “鼎镇乾坤!”

  女娲轻咤,顾不得什么,将先前被远远击飞的乾坤鼎唤了回来,重新挨打。

  打脸,可比打其它地方要严重太多了!

  “看你还能撑多久。”

  伏羲淡笑,手下大开大合,精神意志却越发的敏锐与专注。

  他在戒备,戒备可能出现的变数。

  毕竟,女娲可是他亲手带大的……无比漫长的岁月中,经受伏羲行为处事作风的熏陶,谋定后动的行动方针,不说刻在骨子里也差不多了。

  现在兄妹间的道行差距,那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

  若是没有底牌,女娲可不会上来单纯的单方面挨揍。

  ——早就高举白旗了!

  而既然有胆气蹦跶,那么她一定还有牌可打!

  伏羲防备的,就是这一张牌……他可不想倒在离胜利只剩下临门一脚的时候。

  当然,有牌归有牌,能不能起到翻盘的作用?

  那就看谁技高一筹了。

  伏羲对自己有着十万分的信心。

  ‘少阳那边,可以下手把苍龙杀了……’目光冷冽,‘直接拆解神庭信任,破坏体系……小妹你再怎样机变百出,我等下直接叫人围观你,你还能跳?’

  心中一点灵光闪动,少阳便已经接到了指令。

  他在与冥河厮杀,此刻脸上露出了淡淡笑容,一闪即逝。

  下一刻,冥河的“元屠”“阿鼻”双剑高举,斩下了惊颤万灵的剑光!

  “轰!”

  血芒乍起!

  喷薄血光中,少阳整个人飞舞着,飘动着,向苍龙与元凰厮杀的战场中坠落,看起来似乎快不行了。

  这是顶尖层次对战中,第一个显露明显败象的大能!

  还是神庭的大能。

  这一幕,令永恒神庭中的诸强变色,再不能淡定。

  而少阳既然被重创、跌入战场,方位离元凰所在还不远……神殿的领袖至尊惊诧中反应还很快捷,直接抄起了灵宝,要立劈之!

  同时,冥河在跟进,杀剑锋芒毕露,剑指少阳!

  两大强者围杀,生死似乎尽在一线之间。

  “挡住!”

  苍龙双眼血红——他怎么能坐视自己势力的顶尖大能被重创、甚至灭杀神体?

  一声怒吼中,本来高悬身后,守护法体的玄牝之门豁然动了,降临在少阳身前,门户打开,一条造化长河汹涌,化生万物,涤荡八方!

  “轰!”

  这一片天地,炸开了!

  但这还不算完!

  本来靠近向这里的神殿顶尖大能,这一刻都在动!

  逼近向这里,掌指间有璀璨光辉,那是盖世神通爆发的前奏,像是要为少阳送葬!

  在这一瞬间,少阳所在,成为了天地中最瞩目的焦点。

  太多太多大罗帝君,都看向了那里。

  唯有寥寥几人,目光与杀招是指向少阳不错,但实际上却彻底锁定了苍龙,攻伐破灭,只在刹那!

  ‘还差一丝丝……再骗走他一点注意力……’

  像是对这些意念的回应,蓦然间岁月中有一指点下,无视了时间空间,击向了少阳所在的那一小片时空。

  这是伏羲的出手!

  他压制了女娲,还有余力干涉其外战场,于此刻点来绝杀一指,像是要将一整片时空都破碎!

  一指之下,将元凰、苍龙、少阳、冥河都给笼罩在其中,看起来是全方位的覆盖打击。

  但是太多看到这一幕的帝君都坚信,真正落下的刹那,一定会集中在少阳一人身上!

  一就是全,全就是一……力量攻伐的极度细腻操控,对伏羲的道行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神殿必杀少阳的决心,在这一刻似乎显露无疑。

  仿佛是因为昔年的背叛仇恨,以及这漫长岁月以来少阳坚持不懈与神殿做对的因果沉淀。

  把握住眼下刹那的战机,为他送行!

  这让神庭的诸神惊悚。

  “不能让少阳就这么死!”

  有强者反应迅速,“巅峰战力若缺损,接下来会逐渐崩盘的!”

  很多帝君想要救援,却被对手纠缠的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态的发展。

  看着少阳吐着血,倚靠在玄牝之门上……他一只手无力的按着这扇极品灵宝,似乎早已彻底失去了战力。

  只是,在他人所不知道的神识扩散交流中,超越想象的波动交错。

  “我等下会压制玄牝之门,不让其有归返机会,你们要把握好。”

  “还有都天九转大阵,我已经让他们过来救援……忽悠工作已准备好。”

  “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收到!”

  “收到!”

  ……

  多少大能联动,极尽爆发就在刹那!

  伏羲、元凰、接引、白泽、紫光、商羊……联手攻杀一人!

  面对这样的阵营,苍龙就算是落幕,那也不枉此生了。

  不过,同样是这一刻,这决定未来天地大势走向的关键时刻,有人等来了底牌翻转的机会。

  “事已至此……诸位还犹豫什么?”

  神庭之中,本来在与紫光对决的金母,她看着惨兮兮的女娲,看着离身死境地不远的少阳,目光中有悲伤有急切,神识意念传递向本阵营的顶尖大能,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

  “顶层战力要崩溃,中坚战力将败亡,接下去,又会是谁被葬下?”

  “强者消亡,神庭毁灭……神道权柄,还有执着的必要吗?!”

  “我建议通过昔年女娲大尊提议……诸神权柄合一!”

  如晨钟,如暮鼓,激荡在神庭之中执掌天地权柄的帝君心中。

  “罢了……”烛神轻叹,“虽然真心不想看到顶上多出一个实质上的领袖者……但事到如今,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破局的方法呢?”

  金母的话,仿佛是天平上打破平衡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犹豫摇摆的心最后坚定了下来。

  “时空之脉属……权柄合一罢!”

  他叹息着,神识意念震荡,给自己的派系中下达了意志。

  多少帝君,在这一刻都有不舍,有犹豫……但当派系的巨头做好最后决策时,他们也会遵从。

  甚至于,不止是他这一个派系,其余的山头都一样。

  女娲的派系,她所统管的帝君,彻底的认可与服从。

  就算是苍龙……此刻也默许了!

  而巨头决策,从上到下瞬间捋顺权柄归属,纵然是真正内奸想要跳反都很难,会被人自高位压制与驱动,只能或被动或主动的尽上一份力。

  而这一切行动,似慢实快……在神殿大能联动、将爆发而未爆发的刹那,就已然被通过与执行。

  一道道刺目的灵光闪耀,那是诸多帝君所执掌的天地权柄。

  它们彼此共鸣,一刹那间合理有序的排序,地位尊卑显化,下宽而上窄,形容金字塔。

  在这金字塔的最顶峰,是为统率诸神的至高果位,称皇做帝!

  “神道出皇,就在今朝!”

  诸神礼赞,震动了古今未来!

  ……

  神道权柄,有尊卑,有高下,有掌控与归属。

  当一切走到尽头,当有无上神皇出,掌控整个神道权柄的体系!

  这皇……是谁?

  只能归属于一个人——女娲!

  在这一瞬间,璀璨的光辉闪耀,让跟伏羲对抗的女娲升华了,蜕变了。

  她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宏大而高远,从被压制到崩溃的局面中挣脱,不再是被伏羲按着暴打,都还能伸出一只手,抓摄向趴在玄牝之门上的少阳,去保护他,从被诸多强者围杀的情况中保住他一条小命!

  尽管,少阳这一刻一脸懵逼……我没想要你救啊!

  事实上不要说少阳,就是伏羲都有些不能淡定。

  他仔仔细细的看着女娲,感受她战力的飞速膨胀,目光中有些恍然,“没想到……”

  “你连神庭中的自己人都骗!”

  “你先前在向我故意示弱……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登上神皇的果位?”

  “也对……若非败局将定,让苍龙和烛神都无力,他们如何会将希望寄托给你,将权柄尊卑放于你之下?”

  “妹妹……你可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