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龙凤大劫,正义背刺,半世皆敌
小说:洪荒之神棍开山祖最新章节  作者:星之煌

  将神殿与神庭的胜负希望,浓缩在巅峰一战之中。

  胜者,掌控天道的最大权限。

  败者,从此之后只能寄人篱下。

  这很对伏羲的胃口。

  不会发展成拖延时光漫长的持久战——神庭的大罗帝君是打不过他,但并不是说不能逃了。

  毕竟,这也是多达数千的大罗神圣,哪里是伏羲短时间内能清剿一空的?

  尤其是那一部分最强大的帝君,道行破百伏,生还率很大!

  金母、鲲鹏、计蒙、烛神等等。

  伏羲还没到盘古那样的层次,能够轻描淡写的将一个时代一网打尽。

  而杀不干净的余孽,在洪荒宇宙中兴风作浪,那也是足够让人头痛了。

  现在好了。

  女娲的承诺——只要能击败她,她就愿意成为伏羲的帮手,用数千万年岁月中积攒下来在神庭中的威望,去拉着一大批神圣低头加入万神殿。

  这数量有多少?

  快接近神庭大罗的一半了!

  如果再算算少阳手中囤着的手牌……

  ‘很好!’伏羲的双眼发光,‘加上神殿,就是压倒性的数量……可以做到彻底围杀苍龙那一小撮抵抗分子!’

  ‘而我付出的是什么?’

  ‘善待这些投诚的大罗帝君就可以……不用刻意优待,也无需刻意打压,保证其实力应有待遇足矣。’

  ‘算上吞下的神庭地盘,一统整个洪荒的无尽红利……我赚大了!’

  没有太多的门户之见、势力分别——万神殿的根本宗旨,就是建立在先天神圣的基础上。

  当年崛起之时,招降了多少别的势力成员?

  曾经跟神庭地图开疆、千神入殿,与现在又有多少分别?

  都是相似的情况。

  只要最强大的杀手锏握在手中,用主导者的身份去运转时代,让诸神不得不跟从附和……其余种种,皆是旁枝末节。

  伏羲看着女娲的目光眼神,一瞬间变得满意起来。

  “你的说法,我同意了。”伏羲淡笑,“神庭神殿虽有别,但主体都是先天神圣。”

  “本是同根生……你能让神庭中的先天神圣,最后少做些无意义的牺牲,不成为一些野心家的筹码棋子,功莫大焉。”

  他视最后的胜利果实为自己囊中之物,站在神殿大获全胜的立场去看待问题,都开始考虑起善后的事宜了。

  不过这些话,却让女娲双眸圆瞪——她很不爽,很不开心。

  “这一次,我可是认真的……”她的语气加重,“我们之间的胜负输赢,可未必是如你所想的那样!”

  “到最后,输的那一方若不是我……”少女嘴角微翘,“不知道兄长你以后还如何自处?”

  “哈?!”伏羲大笑,“我会输?”

  “怎么可能!”

  “现在我便告诉你……你我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他伸手,一只手掌刹那间超越了一切的阻隔,突进到女娲的身前。

  “咚!”

  震世的巨响声,乾坤鼎被驾驭着拦截在前方,大手拍击在鼎身上,打出了惊颤万古的波动!

  在这一刻,在那苍茫的天地中,多少山河在破碎,多少大道在哀鸣……纵然天道轮转,律动诸天,神威无量,修复的过程都快有些赶不上破坏的速度了!

  只是两个神,他们之间爆发的战斗余波,声势之浩大,几乎都要超过了两个阵营碰撞的激烈程度!

  ……

  某种意义上,女娲的提议,伏羲的认可……由他们之间的战斗来决定神殿神庭的胜败,未尝是没有道理。

  尽管,这两个势力的一把手都有些不甘心。

  元凰砸吧砸吧嘴,感觉自己的风头被抢了好多——虽然自己是吉祥物没错,但好歹你伏羲也要跟我吱一声啊?

  不过很快,她就放下了这些念头,只是乌溜溜的大眼转动飞快,开始盘算着神庭倒台之后,天地银行的业务,能扩张到怎样的程度?

  ‘伏羲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凤凰少女的心态很好。

  当然相对而言,苍龙的心态就不怎么好了。

  应该说,心态差点要崩。

  试想,一个平日里摸鱼摸的不亦乐乎的家伙,一身实力却功参造化,远胜过劳心劳力、甚至都可以说是吐血经营势力发展的自己……

  在最关键的时候,还要由这样的家伙站出来,去决定自己的命运……

  一瞬间五味杂陈,甜、酸、苦、辣、咸一起涌上苍龙的心头,让他都体会不出是哪种感觉了。

  拳头握的紧紧,随后无力的松开;一会儿后,再握紧,再松开……

  ‘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我的地位比她高,掌握的权利最少名义上是比她大,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苍龙有着深深的迷茫。

  如果女娲能够聆听到他心中的困惑,多半会笑着给他一个解答。

  “因为我横跨了两大势力的疆土,不仅仅是局限在神庭中……怎么可能不强?”

  造化产物遍及洪荒,以造化大道祭炼天地,这本就不是局限在某一个地方的庞大工程。

  当伏羲默许、让女娲的造物在神殿疆域中不断的扩散,她就已经胜过神庭之中的任何一人了!

  一对兄妹……兄长的气运之道蔓延进了神庭,妹妹的造化之道蔓延进神殿,彼此互相配合,互相遮掩,才有了如今这般匪夷所思的战力。

  甚至于,如果不是因为伏羲还有少阳这一招最狠厉的暗子,扎在神庭最柔软的核心,兼且在大道的统属上,气运之道根基掌握一人手中,造化之道走神道路线却未能盖压诸神,他们之间理应平齐,不分上下!

  那今天这一战,那就真的很难评定胜负了。

  可惜,没有如果。

  所以,女娲只能困惑,对伏羲的战力有疑问。

  苍龙也同样的迷茫,对女娲实力强大的不解。

  到最后,苍龙也只得一声不吭,更疯狂的与凤凰拼杀,水之大道演绎,七大先天真水仿佛要淹没洪荒大世界,荡尽万古山河!

  “哼!”

  凤凰冷哼,她展翅、翱翔,身与天齐,念与星合……一念转动,便是周天星海绽放光彩,辉耀古今未来!

  最绚烂的光,最炽盛的火,跨越了时间空间的尺度,照射在沧海中,仿佛要煮沸四海,烹饪真龙!

  “轰!”

  水与火的碰撞,仙道与神道的对决,龙与凤的厮杀……龙凤大劫,在这一刻真的名副其实!

  “杀!”

  回荡在纪元岁月中的怒喝声,大战仿佛更惨烈了些。

  尽管伏羲和女娲要一战以定局势,但神庭中其他风采自信的强者,又如何会真的把所有希望寄托在那里?

  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女娲处在劣势,有不敌伏羲的趋势……这样下去,后果堪忧。

  该如何是好?

  很简单!

  趁着女娲还能挡住伏羲的时候,击破神殿的底层,然后……围杀伏羲!

  虽然这样做法不太光彩……但又算得了什么大事?

  大不了,最后获得天道的掌控权,下手改一改这一战的情况,往自家脸上贴些金粉就好了。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谁胜利了,谁就代表了正义!

  对此,少阳深以为然。

  ——他也是这么想的。

  “再挪挪……再往那边挪挪……”

  少阳跟冥河“激战”——不管真实情况如何,最起码声光效果是很到位的。

  在他人的眼中,这两尊神圣已经杀到了疯,杀到了狂,杀到了血溅岁月!

  少阳的身上,有十几道血淋淋的剑痕,一道道都是见肉见骨。

  而做他对手的,冥河一样状态不太好,一只手臂早已不翼而飞,似乎被轰碎成了血沫。

  何等惨烈!

  然而真实的情况……

  不过是一场戏。

  他们两个杀着杀着,路线曲折中带着点诡异,不知不觉中向一个圈子接近过去。

  而少阳仍然不满足,还在不断的传音过去,让冥河打配合。

  “继续……继续靠过去,让我找一个好点的角度……”

  “这角度还不好?”冥河嘀咕,传音回应,“再靠过去,他们就都会本能警觉了……”

  “那个时候,就要你配合了……”少阳很淡定,“你将我砍惨一点、砍飞过去……然后我才好下手……”

  “背刺啊……”冥河感叹,“这样的做法,实在是节操丢尽的行为。”

  “怎么能说是节操丢尽呢?”

  少阳振振有辞。

  “我这是正义的背刺!”

  “是弃暗投明的果断行动!”

  “是痛改前非、跟过去走入迷途的我告别的行为!”

  “切!”冥河撇撇嘴,不想再对这个方面讨论什么,“伏羲胜过女娲几乎没有悬念,还用得着这么做?”

  “等他抽出手来,镇压苍龙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不……”少阳目光闪烁,“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不会这样顺利。”

  “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却又分辨不清……”

  “所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现在直接为苍龙送行!”

  “把握大么?”冥河询问。

  “我这么多年,怎么说也不是白过的。”少阳淡笑,“我做间谍工作,在神殿之中开展地下工作成果斐然。”

  “可如果将这份成果,跟神庭之中的收获做对比……那就是一个在地,一个在天!”

  “都天九转大阵……这一个倾尽神庭高手智慧心力所演绎而出的盖世法阵,能够跟周天星斗大阵媲美的大阵……你知道现在在其中主阵的上千大罗,有多少是跟我有联系的?”

  “虽然说,这里面一大票墙头草,想要结成长久稳定的利益共同体根本不现实。”

  “但是忽悠他们一时,让他们短时间内成为我的帮凶,一点难度都没有。”

  “而我需要的……也不过是一时罢了!”

  冥河嘴角抽搐。

  他眼角余光看着那杀机盖世的两大法阵,心脏激烈跳动。

  太狠了!

  “等一会儿,我忽悠住神庭的,你再配合指引神殿的周天星斗大阵……”

  “两大杀阵,一为天,一为地!”

  “天地合击,乾坤倾覆!”

  “全往苍龙一个人身上招呼!”

  “再有你、我、元凰……以及付出些代价暗中将战斗靠拢过来的白泽、紫光、接引……”

  “联手起来,直接击碎他的神躯,封印其真我意志!”

  “到那个时候,伏羲也会趁着机会,出手一次!”

  少阳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厉芒。

  虽然说,没有十倍以上道行差距,难以封锁对手真我,能胜却难以绞杀彻底。

  没有百倍以上的道行差距,做不到将敌人的意志给格式化的干干净净,从此我再非我。

  但是现在,少阳摆出来的阵仗太可怕了!

  就为了苍龙一人,做到这一步,也算是殚尽心智了。

  若真的成功了……剩下的神庭成员,可以说是不攻自破。

  因为,连神庭的主宰都会被自己人背刺,都天九转大阵围杀。

  那么,还有谁敢放下心防、信任身边的战友?

  这是在诛心!

  杀敌最狠,莫过诛心。

  磨刀霍霍向苍龙……少阳将亲手为神庭的崩溃掀开帷幕。

  “谁让他们还要负隅顽抗呢?”

  少阳长吁短叹的感慨,“老老实实的坐下来,嗑着瓜子喝着茶,静静等待伏羲收拾了女娲,然后举白旗投降——这多好?”

  “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一件事,结果一群不甘落幕的家伙,非要垂死挣扎几下……”

  “搞的我也不能安安稳稳看戏,不得不脏了自己的手,亲自下场,给本座的神生履历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还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冥河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唉……”少阳还在叹息,“虽然是正义的背刺,是弃暗投明的光荣举动……但我已经可以预见了,在未来想我死的人一定很多很多。”

  神庭会输,但大罗帝君不会死完。

  而只要没死完,他这罪魁祸首之一,一定逃脱不了无穷无尽的打击报复。

  且为了维护本尊的光辉形象,不能把大号弄成邪恶的反派,少阳只能一力背起所有的黑锅。

  ——以独立的身份,而非伏羲的分身。

  用这样的身份,背负起所有不光彩幕后,举世皆敌不至于,但是“半世皆敌”?毫无难度!

  “从来只有我送锅,何时轮到我背锅?”

  幽幽的轻语,少阳看向了苍龙与元凰厮杀的战场,做好了背刺的最后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