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小说:奋斗吧,姜英秀!最新章节  作者:烧柴煮咖啡

  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大家过几天再订阅,爱你们,づ

  五年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大多数人都会发生或多或少的变化,小孩子的变化就更加明显了。

  就连姜英秀这个先天基础没打好的小矬子,都窜了一截个子。

  现在,姜英秀跟同龄人往一块儿堆儿一站,身高差距已经不那么明显。

  嗯,也就只比别人矮上半个头而已了。

  因为空间的长期作用,姜英秀原本不算多么出色的外表,这些年的变化一直是良性的。

  俗话说,一白抵三俏。

  还有一种说法是,一白遮百丑。

  姜英秀的皮肤,不只是白皙润泽,还特别清透,看着就干干净净的,目光一落上去,就会舒服得让人觉得,一点都不舍得移开眼睛。

  即便是跟四房的五丫、七丫站在一起,姜英秀都不会被人忽视。

  然而,姜英秀明明是五官平常,气质内敛的那一个,似乎应该泯然众人才对。

  而五丫和七丫却是那种风姿楚楚、我见犹怜的美人坯子,属于站在哪里,都容易把身边原本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反衬成土坷垃的那种存在。

  她们这种能把普通人反衬成土坷垃的特质,遇到了姜英秀,却似乎完全不起作用了。

  更有意思的是,当姜英秀和姿色平平的普通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她身上那种普通人的气质,就会显得更为突出。

  你可能很难注意到她身上那些精致美好的细节。很难注意到她的眼睛多么明亮,她的五官多么恰到好处,她的声音多么清澈,她的光彩多么夺目……

  这真的是个十分奇妙的现象。

  当然,姜英秀身上的衣服一直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脖子上还总是戴着丝巾、纱巾或者围巾,什么颜色都有,从来不摘。

  即便是夏天,别人都穿短袖穿裙子的时候,姜英秀也喜欢穿长衣长裤。

  脖子上也依然戴着丝巾。

  不过,大多数时候她选择戴着的丝巾的颜色,都是这个时代众人最为偏爱的流行色彩——红色。

  因为,当初只出现在她颈部的那种血色的纹路,现在已经从颈部偏下的位置,蔓延到了她上半身的一半。

  如果脱光了衣服,就会看到,她身上那些血色的纹路,仿佛狰狞燃烧着的妖异美丽的荆棘丛,而且在那荆棘之间,还开出了大朵大朵绮丽的花来。

  像一块紧紧贴住了皮肤的、疯狂燃烧着的火焰一般的特殊披肩,也像是大面积的、没有死角的、纷纭繁复的刺青。

  空间之灵“小灵”的身躯上,那种黑色和暗金色的纹路交错盘桓,几乎遍布在它的全身……

  它已经重新陷入沉睡许久了。

  失去了小灵的帮助,虽然它平时给出来的帮助也有限得很,姜英秀还是不开心了一段时间。

  不过,她不爱哭。

  那段时间,她只是表现得异常沉默。

  通过自己不断的摸索,姜英秀发现,空间的使用方法,其实相当有讲究。

  像她之前的用法,都太随意,太野蛮了……

  不过,好歹也算是歪打正着。

  只是这“荆棘刺青”——这是姜英秀给她身上和小灵身上的那种纹路取的名字——的来历就有点复杂了。

  具体它是怎么回事,姜英秀还没有彻底弄清楚。

  但是,根据这么多年的实践,有几点可以确定:

  每当姜英秀动用了功过格上的点数,尤其是“过错点”,这“荆棘刺青”就会开始在她身上,和空间之灵身上,同步开始蔓延。

  而最开始,这“荆棘刺青”就是从空间之灵身上开始出现的。

  而当她停止使用“过错点”转而使用“功绩点”,那种已经出现的“荆棘刺青”就会停止蔓延,但是并不会消失。

  而当她做了一些导致“功绩点”和“过错点”都大幅度增长的事情,比如又找了些玉石给空间加餐,或者诱捕了一些魂魄,那么,这“荆棘刺青”就会消退掉一些。

  但是,也仅仅只是一些而已。

  姜英秀在头一次发现,给空间投喂了一些玉石加餐之后,这“荆棘刺青”消退了一小部分,她特意去了临省的一个玉石矿。

  虽然那里只是个小矿场,开采量不是很大,但是后世在那里发现了一条更大的玉石矿矿脉。

  姜英秀上辈子跟着大哥公司里的采购团队,走过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珠宝原料产地,因此对那个玉石矿脉有几分印象。

  所以,为了让这“荆棘刺青”消退,姜英秀悄悄地独自去了一趟那个后世才被发现的玉矿矿脉。

  从那里“劫掠”了一大批玉石。

  几乎将空间都填满了。换来的结果是,空间面积再度扩大了不说,而且还升级成了上中下三层的结构……

  然而,她身上的“荆棘刺青”,仅仅消退到了颈部和肩部,就不肯再往后退哪怕一丁点儿了。

  从那以后,她的心境,就变得无比淡定了。

  那种淡定和成熟,简直像是一个见惯了人生百味、经历了沧海桑田的老人。

  心理年龄,比她两辈子加起来的年龄都要大。

  这玩意儿既然无论如何都弄不掉,大概是说明,她已经滞留在“恶”的道路上,只能越滑越远,越陷越深,再也无法后退了吧。

  不过,哪怕结局注定要灰飞烟灭呢,只要活着的时候活得恣意了、活得畅快了,不就够了吗?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有几个人能够一生适意?

  灰飞烟灭又如何?反正后世人人都得火化,谁死了还能不变成一把灰咋地?

  想通了这一点,姜英秀的心情就开朗了很多。

  然而,毕竟是面临着这种随时随地可能会灰飞烟灭的威胁,再怎么洒脱,也不能做到笑得像个孩子了。

  所以,很多人都开始夸奖姜英秀变得有大人样儿了,格外沉静、懂事了。

  殊不知她心里,经历过了劫后余生、重获一条性命的惊喜,经历过了一夜暴富的窃喜,经历过了神器在身的洋洋自得,经历过了万念俱灰的绝望,也经历过了大悲大喜之后的释然。

  姜家众人的事情,她已经不再那么在意。

  反正六丫她们现在个顶个的厉害,几乎都可以独当一面了。

  而七宝虽然刚刚开始上小学,而且赶上了停课,不过经过几年的观察和试探,姜英秀可以确定,这个娃确实也被穿了。

  不过,他更有可能是来自未来的本土土著重生者,而不是像自己一样,是来自未来的平行时空的穿越客。

  几小只越来越懂事能干,而且还有七宝这个隐形的定海神针存在,再者说,沈春柳经过姜大地和许玉莲结婚的事情的刺激,已经变得接近于一个刚强的母亲了。

  姜英秀对“家里”颇为放心,于是,迫不及待地加入了红小兵全国大串联的队伍。

  出于好奇,姜英秀头一次尝试了乘坐传说中的闷罐车。

  当然,本来也有些其他的车可以选择的,不过,黑瞎子岭这片地方,红孩儿造反的力量,其实有点弱,敌不过家家都有的、彪悍得有点不知进退的家长……

  除了一些极个别的那种被专政的家庭,大多数普通人的家庭里,家长的权威,其实还是不容置疑的。

  当矿工的老爹,当农民的老娘,甭管是谁,一咬牙一瞪眼,孩子立马就变身为乖宝宝。

  没办法,实在是皮带啦、鞭子啦、柳树枝子啦,留给自己的身体记忆太深刻了!

  所以在西麓县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正常运转的车次,竟然没有受到红小兵们太多的干扰。

  他们大多每次出门都选择了乘坐闷罐车。

  而且,由于个别“别有用心”的人的引导,考虑到其实闷罐车是时代偶像——解放军同志经常坐的,红小兵们的心情不仅不觉得沮丧或者低落,反而特别的兴奋。

  毕竟在这个时空,军人绝对是真正的时代偶像,比后世的流量小花之类都要更加令人迷醉。

  毕竟小花们只能收割一定年龄段的观众群,而这个时空的军人们,却时时刻刻都沐浴在全国人民的热情崇拜之下。

  不分年龄、不分性别、不分城乡、不分职业……

  所以四宝改了年龄去当兵,让二房上下乃至于整个姜家,都跟着与有荣焉。

  这年头儿,甚至为了一个带红五星的军用书包、一个带红五星的新军帽,或者一条绿色的军裤之类的,街头跑来跑去的傻小子们,都能挥舞着王八拳大打出手一场,说不准还会闹掰了或者干脆绝交呢。

  更别说跟解放军同志出门,坐同样的车了!

  姜英秀的心态进化到“暮年”之后,好奇心和体验感,反而更加丰富了。

  如果是过去,她大概会选择直接骑着“猪猪侠”日行千里,奔赴自己的目的地。

  然而此时,她却兴高采烈地混在红小兵的队伍里头,跟着众人一起挤在乌央乌央的人群里,在闷罐车里观察着众生百态。

  当然,偶尔遇到什么状况,她也会行侠仗义一下。

  倒不是为了当英雄。

  而是当她做了一些会收获他人真挚的感激的好事的时候,如果这些情感足够强烈,她会收获一定的功绩点。

  所以这也就造成了,她最恨的、是那种不懂感恩的白眼狼……

  姜英秀挤在闷罐车里,感觉这车的通风状况其实还不错。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车门没关,而只是在开车的时候,用了两道很粗的麻绳,拴在了门上。

  好在车里虽然很挤,但是容量还算是正常。

  跟她来的那个时空的早晚高峰地铁站或者春运火车站没法比。

  不然的话,肯定会有人被一不留神挤掉下去的。

  这车上几乎什么其它设施都没有,比硬座还不如。想喝水也没地方打,想吃东西也只能自带,想上厕所……

  对不起,等车到站了的时候,跳下去解决吧!

  姜英秀轻装上阵,只背了一个小小的青布包袱,里面意思意思地装了几个烧饼、包子和馒头,毕竟她有空间么。

  身上穿了一身带着补丁、六七成新的长衣长裤、脖子上戴着她的红底镶嵌金丝线的纱巾,头上绑着一左一右两根长长的麻花辫。

  如果不是纱巾有点惹眼,辫子也有点出挑,看起来真是太普通了。

  这时候很多女孩子都流行把头发剪得短短的,齐耳短发,也就是俗称的那种“蘑菇头”颇为流行。

  当然也有喜欢辫子的,又想表示自己很革命,那么怎么办呢?

  把长长的辫子都剪掉,只一左一右、扎起来两个小刷子。

  这种发型的流行度,一点都不亚于齐耳短发的“蘑菇头”。

  可以说各占了女人头上的半壁江山,算得上是平分秋色。

  不过,姜英秀才不管那么多嘞。

  因为空间的滋养,她的发质简直好得可以拍洗发水广告了。

  让她剪掉,她才舍不得呢。

  所以,在一众齐耳短发和两把小刷子的女同学和小平头的男同学之间,她的两个油亮油亮的麻花辫儿,就显得格外突出了。

  不过姜英秀不怎么介意,她既不在乎被众人瞩目,又不在乎默默无闻,被人遗忘。

  要说她现在在乎些什么?

  大概最主要的就是如何逆转那些荆棘刺青吧。

  倘若真的试过了所有的办法都做不到的话,那么安静地接受命运的裁决也很不错呢。

  姜英秀见车厢里的众人过了兴奋劲儿,开始安静地坐车了,有些人甚至还拿出来了随身携带的扑克牌,兴致勃勃地开始玩。

  另外一些人就开始把自己带的干粮和冷水取出来吃喝。

  她四下瞄了瞄,解下来了自己背上背着的小包袱,挂在一条胳膊上,伸出另一只手到包袱里,掏啊掏啊。

  掏出来一个橡胶瓶塞、玻璃瓶身的葡萄糖瓶子。瓶身里装着褐色的液体。姜英秀打开瓶塞喝了一口,享受地眯起了眼睛。

  这个法子,姜英秀还是七宝住院那件事之后才想起来的。

  她通过萧凌然那边的关系,收集了不少葡萄糖瓶子。

  这个时代,打屁股针才是主流,挂水的情况十分少见。

  这玩意儿相当不好收集呢。

  攒了许久才收到了几十个。

  姜英秀把它们都清洗干净,然后用烧开的水煮沸一回,换一锅水再煮沸,这样反复了数次,才算觉得比较放心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奋斗吧,姜英秀!》,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