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小说:奋斗吧,姜英秀!最新章节  作者:烧柴煮咖啡

  还是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大家过几天再订阅,爱你们,づ

  时光过得飞快。

  一眨眼,五年过去了。

  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这些年的日子,过得么,有好有坏,糟心的事儿也不少,不过,大概是年纪越大,就看得越开的缘故吧。

  总体上来说,老两口的日常,还算得上平静。

  大闺女姜春菊,这两年已经不怎么回娘家来打秋风了。

  她在矿上,算是渐渐地站稳了脚跟。

  从洗煤车间的女工,一步一步地,竟然做到工会的文书了。

  这个大春儿丫头啊,从小就聪明、厉害。别的方面,其实都不缺什么,欠的大概只是那么点良心和孝顺吧。

  要不是年轻的时候,在感情上栽了跟头,现在大概发展得前途相当不错呢。

  起码不会比跟她一般大岁数的男人差。

  老闺女姜秋菊,这个丫头大概是养废了……毕竟是老来女么,有点儿太娇惯了。

  家里地里的活计,一样都拿不起来。村里好多人家教育小辈,常常把她拎出来做反面例子。

  小秋丫头这女婿的人选哪,也一直没有定下来。

  有的是小秋丫头自己看不上,有的是她娘看不上。

  有的是他们娘俩都看上了,结果人家看不上小秋丫头那副又馋、又懒、又刁蛮的模样。

  留来留去,倒是没有留成仇。

  只是,这丫头竟然迷上了村里新来的一个知青。

  天天往人家知青点跑。家里的好吃的好用的,不知道送过去多少。

  那小子不是最开始那两批知青团的成员,而是这几年新过来的。

  长得倒是人模狗样,就是那做派,总是有几分流里流气的,不像个好人。

  一张娃娃脸上,长着双桃花眼,面皮白净,五官俊俏,身材也很挺拔,却偏偏一副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觉着从里到外地透着糟心。

  那小子嘴巴好,油嘴滑舌,只要有他在,离着三里外,都能听到周围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儿的笑声。

  来了没到几个月,全村的老娘们儿、小媳妇儿、丫头片子,脸上都多了不少笑容。

  要说例外的,大概也就是三房那几个怪胎吧。

  三房的孩子竟然都个顶个的爱念书。

  估计都是被四丫头给带的,天天在他们耳边说什么要多读书,读书少会被人骗死……

  学校都停课了,这帮孩子竟然把课本找齐了,窝在家里自己学上了!

  谁找他们玩儿,也不怎么爱出门,一个个的,年纪轻轻的,那日子过得跟老头老太太差不多!

  大房的二孙子娶了新媳妇儿,三孙子的新媳妇儿已经在相看了。

  大孙女总共给女婿家生了三个娃,儿女都有了,于是就不想再生了,结果却没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有一回一来气,一脚把大孙女婿踹下了床。

  这事儿闹得很大,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都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两家摩拳擦掌地差点要撕撸开来的时候,人家小两口又甜甜蜜蜜地和好了。

  姜英杰和钱丽娟终于攒够了钱,又从亲戚和邻居、朋友处借了些钱,总算从姜家老宅搬了出去,起了一套自己的房子,三间砖瓦结构的平房,有个很大的院子。

  钱丽娟伤了身子,这么多年又一直没有条件好好调养,一直在各种操劳、各种憋屈,所以,两个人一直没有孩子。

  她觉得很对不住姜英杰,对姜英杰越发的好了。

  然而,姜英杰志不在此。

  用他的原话来说:

  “咱们两个人好好的就行了。

  我们老姜家那么多儿子孙子呢,够枝繁叶茂的了,也够对得起祖宗的了。

  生孩子这事儿,有的是人能做,不缺我这一个。”

  钱丽娟听了这话,忍不住觉得,姜英杰大概就是上天看她之前过得太苦了,特意赐给她的宝贝吧……

  这个男人没有什么本事,但是对她,是真的好。

  一顶一的好。

  村里的姑娘有好多好多,现在都喜欢跟城里来的知青眉来眼去的。

  但是在钱丽娟看来,那些知青长得再好看,说话再好听,家乡带来的特产再好吃,也都不值得自己多看一眼。

  有姜英杰一个,就够了。

  二房的夫妻俩一如既往的勤快能干,自打姜大地和沈春柳离婚之后,二大娘李荞麦就跟沈春柳黏糊起来。

  几年过去,俩人竟然相处得越来越好了。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有来有往的,更加像是正常相处、势均力敌的好友了。

  二房的孩子们,状况倒是都不错。

  四宝改了岁数当兵去了。

  五宝被省里的体校挑中,做运动员去了。

  二丫和二丫女婿的日子,过得一直让人艳羡。

  二丫生了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人丰满了一些,却更加漂亮了。

  打眼一看就知道,她过得有多么幸福。

  三丫的性子虽然掐尖要强的,到底有比较靠谱的爹娘约束着,没犯过什么大错,李荞麦千挑万选的,终于也已经给她定下来一门亲事了。

  姜大地在离婚三年后,日日跟许玉莲朝夕相处,终于靠一腔热诚打动了许玉莲,也算是得偿所愿,追到了许玉莲这朵美人花。

  许玉莲的三个孩子,也已经被姜家从她婆家那里接了过来,讲好了每年都要给婆家一些钱和粮食做补偿。

  三个孩子被养的三观有点歪,性子也有几分惹人讨厌。

  不过,到了姜家这边,因为之前吃过的教训实在太深了,到底还是不怎么敢炸刺儿。

  现在,许玉莲已经怀上了姜大地的孩子,最近已经显怀了。

  不过她只是肚子鼓起来,腰身却一如既往的苗条,脸上也没有长什么色斑或者痘痘之类的。

  姜大地每天笑得像个傻子一样,跛着一条腿,一拐一拐地上地里干活儿,走得飞快,一点都不比那些好胳膊好腿的人动作慢。

  沈春柳一直没有再嫁。

  她又不是聋子瞎子,姜大地和许玉莲的事情,也沸沸扬扬了好久才定下来。

  她清楚了真相之后,反而不哭了。

  不知是心如死灰,还是受刺激大发了,反正就跟彻底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过,正所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沈春柳的很多思想观念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她依然觉得女人就应该一辈子从一而终。

  虽然跟姜大地离了婚,她似乎不再是姜家人了,可是,她还有好几个孩子呢,还都那么小……

  于是她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孩子身上。

  除了老大姜英秀有点主意太正,让人操心,别的孩子,倒是个顶个的听话懂事。

  十里八村的,谁不羡慕她的几个孩子好?

  原来学校正常上课的时候,几个孩子年年拿奖状,从小学拿到中学。

  后来学校不上课了,啥运动啊活动啊一波一波的,几个孩子都把课本找齐了,回家自己看书。

  而且他们虽然爱看书爱学习,却从来都不耽误干活儿。

  现在家里最小的七宝,也已经会帮自己和几个姐姐干活儿了。

  比如摆碗筷啊、擦桌子啊、扫地啊、喂鸡啊、打猪草啊、挖野菜啊这些,都能做得像模像样的。

  至于六丫、八丫、九丫几个,就更不用说了!

  个顶个的都是好孩子!

  只除了一点……

  这几个丫头,都好像被秀秀这个当姐姐的给带坏了,一个个的,心都野了。都惦记着将来要离开杨树沟子村这个山旮旯的地方……

  那外头就那么好?外头再好,还能有自己个儿家好?

  当娘的想起来孩子,牢骚抱怨总是免不了的。

  不过,沈春柳心里更多的还是昂首挺胸的自豪感。

  每当想起这几个人人羡慕的好孩子,沈春柳就觉得,自己这也算得上是苦尽甘来了。

  那姜大地有什么好,自己过去还把他当个宝!

  不过,也说不定就是自己命不好,不然怎么那姜大地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就是那么个熊色,现在追着人家许玉莲屁股后头颠颠儿地跑,就完全不一样了呢?

  沈春柳闲暇下来的时候,很难不感慨的。

  不过,好在她其实没有多少闲暇的时光。

  她得跟生产队的社员们一起上地里干活儿挣工分儿去,也得回家照顾几个孩子的饮食起居。

  每年冬天盖过的棉被,春天就得拆了,把被里被面都洗了,然后再做上。

  不然要是那么埋了吧汰地直接收起来,怕是就只能生虫子、招耗子了!

  到秋天的时候,忙完了秋收,还得再把棉被拿出来,把棉花重新弹了、絮了,再把棉被重新做起来。

  除了做被,一屋子孩子呢,这到冬天的棉袄棉裤,也是个大工程。

  除了每年都得翻新的棉袄棉裤,其它三个季节,也得做衣裳。

  毕竟孩子们都还在长个儿呢。

  这衣裳啊,就算年年做新的,也供不上几个一眨眼就窜高了一截的小树苗穿。

  除了做新衣裳,衣裳破了得缝补吧,裤脚短了得接上一截吧……

  沈春柳又喜欢看着孩子穿得利利落落,而不是水当尿裤的,这手上的活计,自然而然就一件接着一件,闲不下来了。

  要不是几个孩子都懂事,忙忙碌碌地,主动为她分担了不少。她肯定得比这更忙活。

  怕是要忙得脚打后脑勺,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了。

  洗碗、扫地、抹桌子这些,几个孩子全包了。

  至于择菜、洗菜什么的,几个孩子也都手脚很快。

  至于做饭做菜,除了一些有难度的,还得需要她亲自动手,大部分的活计,几个孩子都能分工合作地干得明明白白的了。

  当然了,像是冬天腌酸菜,下大酱这些需要“技术”的,孩子们也就只能打打下手,帮忙做做准备工作了。

  沈春柳想起来几个孩子,满心都是欢喜。

  简直是,那些文化人怎么说的来着?

  人生适意,岁月静好。

  四房的日子就没有这么安逸了。

  杨水芹魅力不减当年,两个丫头也越发出落得纤纤弱质,美丽动人。年纪不大,美貌的名声却已经传扬开去了。

  只是,杨水芹的遗憾在于,她却一直没有给姜家老四生个儿子出来。

  而且,即便是丫头片子,也只得了五丫、七丫这两个。

  姜家老四嘴上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心里一定不会好受的吧。

  尤其是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以及大房的夫妻俩,总是喜欢拿这事儿给人添堵。

  不过,其实仔细想想,丫头片子再怎么不好,也总比像三房的姜大地那样,给人家养活好几个拖油瓶,要强得多吧?

  四房两口子的感情,其实是很深厚、很和谐的。

  杨水芹虽然弱不禁风的,然而,姜老四就吃这一套。这就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要是给他一个像他二嫂那样的女人,怕是这日子,早都打成两半儿了。

  不说像姜大地那样闹得沸沸扬扬地去离婚,怕是也得过成东屋睡一个,西屋睡一个,白天晚上都不乐意往一堆儿凑的那种。

  虽然没有经过像是姜英杰和钱丽娟那种巨大的变故和考验吧,但是,也算得上是情深义重了。

  五房去年秋天里,新添了个女孩儿。

  五房夫妻俩对于只有六宝这一个儿子,好不容易怀上了二胎,新生的娃却是个丫头片子这件事儿,接受良好。

  按照朱月娥的话来说:

  “一儿一女,才能凑个好字呢。”

  姜老五是事事都听老婆的,哪怕朱月娥说月亮是方的,太阳是黑的,他都会立马毫无节操地点头,还得加强力度,大声附和:

  “我老婆说的都对!月亮就是方的!太阳就是黑的!”

  这俩人几乎常年长在老朱家,经常把六宝扔在老宅,带着小女儿跑去跟自己的姥姥姥爷献殷勤。

  六宝对这个软软糯糯的妹妹很是喜爱。

  他现在不像原来那么总是追着姜英秀跑了。

  关键是姜英秀在家的时候太少了。

  大部分日子,姜英秀都喜欢待在县里,有时候还会跑到外县、甚至外省,去溜达溜达。

  虽然走得都不算太远,但是这个四丫姐有多么野,别说在杨树沟子村,就算在整个桦树林公社,都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六宝依然对姜英秀十分信服,姜英秀带来的好吃的,他也依然吃得开开心心。

  只是他多少也算长大了一些,不会再像小时候那么粘人,有意无意地总是跑到三房去转悠。

  不过,作为同样面上不显,心里蔫坏的小屁孩儿,六宝和九丫的关系特别特别铁。

  隐隐地已经有超越了跟姜英秀的关系的趋势。

  这两个娃娃,经常配合默契地使坏。

  姜英秀有时候觉得,姜家人的这种“聪明惹人爱的坏心眼儿”别人好像都没长,其实全被这两个小东西给瓜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