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小说:奋斗吧,姜英秀!最新章节  作者:烧柴煮咖啡

  防盗章,防盗章,防盗章……

  大家攒几天,过几天再订,爱你们,づ

  “崔爷”继续砰砰砰地砸门,这动静把另外几个同伙全都惊到了。众人一起冲了过来,中年胖子方老三让“崔爷”闪开,他咬了咬牙,硬冲了上来,把门撞开了。

  “砰”一声巨响,门从门框上脱落了,中年胖子方老三随着门一起摔了进去,另外几人一拥而上,齐齐冲进了房间。

  “啊!”

  一声尖叫声响起。

  裹着一条白色浴巾,露着雪白雪白的肩膀、手臂和一双笔直的大长腿,金发上还在滴水的“大小姐”柳德米拉,愤怒地瞪着冲了进来的几个男人,嘴里跟机关枪一般,突突突地抛出来一长串变着花样骂人的句子。

  嘴皮子又快又溜,从表情上和语气上,都能看出来她非常生气,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大驴子”听得半懂不懂,“二驴子”压根儿就是鸭子听雷,因此这两人只知道“大小姐”很生气,却完全不知她说了些什么。

  白发的驼背老人“崔爷”见到“大小姐”安然无恙,脸色只释然了一瞬,听到了她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地不断发射出来的仇恨的“子弹”,表情立马变得无比的难看。

  撞开了门、自己也跟着门一起摔倒在地的中年胖子“方老三”,同样一脸几乎要压抑不住了的愤怒。

  姜英秀隐藏在空间内,趁着这帮人往后宅跑的功夫,已经瞬移了好几次。

  其实就跟在他们几个后面不远处,正对着几个人大胆观察,这会儿把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

  唔,这是一个美妙的误会,几乎不用她做些什么,这帮人就要起内讧了。

  这个柳德米拉,从小就跟在黑帮老大的父亲身边,见多了腥风血雨,几乎不把人命当回事。

  因为种族主义,外加语言文化和思维方式的差异,她一直很看不上这几个手下。

  然而,当初她在米斯特市为帮派敛财的据点,遭到了不明人士的袭击,损失惨重。

  本就心里憋屈,后来又三番五次地被几个同父异母的兄弟挤兑,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方才躲到华夏来。

  最初只是想过来散散心,过来呆了一段之后,她发现了这边的形势有了某种微妙的变化,那压不下去的野心就疯狂地滋长了起来。

  忍不住打算在这边搅风搅雨,一方面可以从混乱中夺取利益,一方面可以给那些趁她损失惨重,联手夺走了她的权力的那帮所谓的“兄弟”一些颜色看看,还能让脾气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偏心几个小儿子的老爹,重新看到她的能力。

  因为鄂苏国人在华夏实在是太过引人注目了,她没办法把自己的人手带过来太多,而且即便带了过来,是能干活儿还是能添乱还说不定呢。

  所以,她只能仰仗之前就安置在这边的棋子,仰仗棋子在这边发展的下线。

  然而,这帮无耻的家伙,竟然敢趁着她洗澡的时候,来砸她的门!

  害得她急匆匆地从水里出来,擦了擦身体,就赶紧披上了浴袍,准备换了衣裳再教训他们,谁曾想他们就撞开了门进来了!

  还是好几个人一起进来的!

  难道说,他们这是叛变了?

  他们难道不再惧怕父亲的力量了吗?

  或者,他们打算完事以后,杀人灭口?

  不过,虽然想到了这一层,她心底有的却不是恐惧,而是蹭蹭蹭地迅速增长到几乎马上就要爆开的、无与伦比的愤怒。

  在家里受几个异母兄弟的欺负就已经够窝火的了,在这破地方,竟然还要受这些手下的轻慢和欺辱?!

  这怎么能忍?

  她的性格火爆,脾气跟她爹几乎一模一样,若不是颜值算得上相当不错,恐怕绝大多数时候,只要她一开口,就只能让人联想起一头喷火的巨龙。

  当然,她的这点优势,在华夏西麓县这疙瘩还真有点行不通。

  “崔爷”和“方老三”听她话里话外认为自己几个人要打她的主意,真想把她脑壳拆开来,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脑浆,还是没煮熟的疙瘩汤!

  这时候的审美,跟姜英秀本尊来的那个后世,可一丁点儿都不一样。

  大多数人压根儿就不会欣赏什么“五官立体”或者什么“高级脸”,他们就觉得这奔儿喽瓦块的、红眉毛绿眼睛的,那简直就是话本子里头说的、那活生生的罗刹鬼嘛!

  哪儿好看了?哪儿好看了?要是真好看了,老百姓还能管他们叫洋鬼子?

  柳德米拉只裹着一条浴巾,却毫不在意,相当淡定地对着几个闯入的男人,愤怒地抛出一大堆的威胁、侮辱与脏话。

  “崔爷”到底还是克制能力比较强,他用了极大的意志力,控制住了自己反骂回去的冲动,毕竟这丫头虽然轻狂,她爹却真不是好惹的。

  “崔爷”等到柳德米拉骂累了缓口气的功夫,急忙开始解释:

  “据点潜入了外人,而且是高手,我们受到了攻击,担心大小姐有危险所以到这边来看看,因为敲门很久都没有响应,太过担心你的安全,这才决定撞门的”。

  听了这种解释,柳德米拉将信将疑,然而看了看他们几个,却再次怒火升腾:

  “你们受到了攻击,对方还是高手,你们怎么都没有人受伤?”

  “崔爷”和方老三闻言,表情更难看了,然而“崔爷”还是耐着性子回答:

  “就是因为对方身手很强,却没有跟我们纠缠,也没有冲着文件或者物品动手,所以我们才觉得不放心,不知对方是不是冲着大小姐来的……”

  柳德米拉接受了这个解释,然后转过了身,一手按着浴巾,一手拉开了衣柜门,弯了腰,撅着臀,准备找衣服出来换。那副模样,竟是浑然没把这几个大老爷们儿当盘菜。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

  这会儿这架势,很显然他们应该自觉自愿地退出这个房间。

  然而,倘若真的退出去了,万一那个高手把这位大小姐给劫走了、或者伤害了,该怎么跟她爹交代?

  “崔爷”和“方老三”都深深滴蹙起了眉头,俩人对视一眼,到底还是决定转身往外走,嗯,走到屋外还得把门给扶上呢。

  毕竟倘若不退出去,这丫头眼瞅着就要换衣裳了,难道这几个大老爷们儿,还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

  二驴子走在最后,心里颇有几分依依不舍,忍不住暗暗觉得可惜:

  要说这鄂苏国人这脸皮,也不知是怎么长得!怎么就比华夏人厚那么多呢?可惜他们都往外走,自己也不好留下……

  不然正好趁机看看,这丫头身上,是不是也跟脸上这么白?其实看她那脖子、胳膊、腿,就知道这丫头的身上,肯定也黑不了。

  可惜,就是脾气实在太大了点儿,动不动就发飙,说话还听不懂,不然要是能娶个这么样儿的媳妇儿,多威风,多神气!

  二驴子心中的遗憾无人知晓。他哥大驴子正在疑惑地询问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崔爷”沉着脸,把自己的担忧和柳德米拉的反应简单说了下,尽量轻描淡写,可是从他紧绷的表情和平板的语气,几个人还是听出来了深深的怨念。

  简言之,这丫头把好心当成了驴肝肺。而且还对几个比她年长的属下,肆无忌惮地出言侮辱。

  不过,暗中窥伺的姜英秀却受到了启发。

  她正在纠结该怎么办才好,听到这些人竟然在担心大小姐柳德米拉被“高手”劫走,她突然就有了主意。

  嗯,只要把这几个人都绑了,然后送到陈二妹那里去,让他找人来接收,不就完了么!

  口供什么的,完全不需要自己操心嘛。

  至于那个陈二妹口中的联络员,到底是不是这些人里的一员,或者是不是已经变节投敌,都不需要她操心,反正人都给他了,让他慢慢审问就好了啦!

  就这么定了!

  姜英秀心情颇为愉快地出现在几人面前,当然,她十分贴心地准备了麻袋,麻绳和柳条筐。

  几人一见眼前突然多了个人,都是一愣。

  紧接着又发现她只是个身材矮小的姑娘,穿了成套的伪装,看不出本来面目,又觉得有几分恼火。

  “刚刚在院子里弄鬼的就是你?”

  姜英秀没回应,也没废话,直接猱身而上,对着打头那个一脑袋白头发又弓着腰拖着背的老头儿出了手。

  这家伙,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大概是这几个人里头,功夫最高的一个了。

  可惜了这一身好本事,却不愿为国效力,而是为虎作伥!

  这却是姜英秀冤枉了这位“崔爷”。

  事实上他并不是华夏人士,而是双棒国的移民后裔,而且他原本是在鄂苏国长大的,后来因为天然的外貌和语言优势,才进入华夏。

  当然,对姜英秀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了。

  反正他就算再怎么挣扎,也逃不脱自己的手掌心。

  两人堪堪交手不到十七招,“崔爷”已经两处受伤,姜英秀对他没有客气,下手稍微狠了点儿,卸了他的胳膊,因为手法粗暴,又没有控制力道,疼得他直冒冷汗,已经顾不上这边的战局了。

  那个中年胖子“方老三”别看一身肥肉,却是个灵活的胖子,他见到姜英秀跟“崔爷”对战不落下风,没有恋战,只嘱咐大驴子二驴子二人掠阵,自己却借着要去保护柳德米拉的名义,跑了。

  姜英秀没有着急追他,而是先收拾了“崔爷”,又把不知天高地厚的“大驴子”、“二驴子”三招撂倒,正当她辛辛苦苦地将几个人都塞住了嘴,捆成了粽子,要往麻袋里装的时候,柳德米拉出来了。

  这丫头手里拿着一把枪,远远地指着姜英秀,向她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姜英秀一瞬间就觉得寒毛直竖,危险的直觉让她暂时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抬头面对着直觉中危险的来源。

  柳德米拉的模样,用姜英秀来自上辈子的审美来看,底子还挺不错,能算得上是个美人儿。浓眉大眼,肤色白皙,除了鼻子有点过于尖锐,下颚也有几分过于宽阔坚硬,别的地方倒是都长得挺和谐的。

  她穿了一身利落的紧身皮衣,手中端着枪,金发紧紧地扎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吊在脑后,脸上竟然还化了妆。

  只可惜,那份有几分暴虐的表情,破坏了她的美丽。

  她举着枪对着姜英秀,吐出来一串鄂苏国的语言。

  姜英秀一脸茫然,她没听懂。

  唔,她其实好歹也算是个学霸,然而这妹纸说的话里面,好好的一句话,非得掺杂好几个反复被提到的人体器官,实在是增加了姜英秀理解的难度。

  看着姜英秀没什么反应,柳德米拉更生气了。

  她决定不留活口,没有那个耐心再去问这个闯入者,到底是谁派来的,而是选择了要让自己的心情舒展起来,先打他几梭子子弹,泻泻火再说!

  她的手指轻轻一勾,然而,扳机没动。

  姜英秀其实也捏着一把汗,这回的法子她是第一次用,看来有效!

  柳德米拉有点不信邪,她怀疑是自己的动作太过轻柔了,这次加了十分的力道,用力去扣动扳机。

  扳机依然没动。

  这可邪了门儿了!

  姜英秀也是突发奇想,突然想到的这个办法。

  她把意识力压缩再压缩,然后凝成了一个非常小的意识力浓缩体,塞到了柳德米拉手中那把枪的扳机后面。

  这样,只要这个女人的力量没有自己经过空间培植的力量那么变态,她就不可能做得到开枪。

  之所以要用这么麻烦的办法,是因为姜英秀其实还得顾忌着这几个家伙的性命。

  要留下他们的活口,好方便陈二妹他们查案,把这些混进华夏打算搅风搅雨的家伙都连根挖起来嘛!

  柳德米拉的神色惊慌起来了。

  她不是头一次遇到枪械故障,但是却是头一回遇到这样莫名其妙的故障。

  明明她每天都有认真保养的!

  而且对面这个敌人想来身手不弱,竟然能把姓崔的给收拾了,就是证明。

  柳德米拉心中暗恨,然而她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直接把手中的枪弹夹卸了下来,然后当做烧火棍一般往姜英秀头上扔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