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聊…………聊…………
小说:深夜书屋最新章节  作者:纯洁滴小龙

  莫名其妙的,

  自家的狗被别人算计上了,

  其实不就是一条看门狗么,搁在以前,丢了也就丢了呗。

  毕竟赢勾在这些岁月里,经手过的“手办”堪称一个恐怖的数量,用完就丢,当初周老板没拿泰山砸碎他们前,一座大湖的底部,几乎全都是赢勾以前玩儿腻了的藏品。

  但人就是这样子,

  原本的一个你手中的不起眼的东西,

  忽然被外人看上了,

  你就会马上觉得这个东西是不是“很香”?

  从而在侧面提高了这个东西在你心里的地位。

  赢勾也不能免俗,

  他还得靠着周老板不停地给他找东西吃复原呢,现在的这种节奏感,也挺不错的,吵吵架,看看他笑话。

  日子虽说平淡,却也有那么一点儿滋味。

  要是周泽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被别人安排着走向了另外一条路,

  呵,

  到时候二人就不是井水不犯河水那么简单了,

  天无二日,

  地狱也不可能有两个真正的主宰。

  当然,这些都是太远的东西了,赢勾不是一个没有长远规划的人,但他更是一个感性的人。

  现在他的脑子里,

  只有一件事,

  我的东西,

  我没说给你,

  你居然敢擅自做主地拿走?

  猴子在赢勾的手中还在摇晃着,它很轻很轻,轻得像是抽出了身体内的一切,只剩下了一具单薄的躯壳。

  事实上,它真正的身躯,刚刚打破了地狱极西封印之地的最后一点残破禁制,带着一群“废旧电池”围攻了阴司主城。

  一个阴间,一个阳间,

  它把自己硬生生地切成两半,

  本就有些“灵魂紊乱”的它,这样一来,就更显得混沌了。

  它不介意面前的存在到底是谁,

  也不没有去理会对方的气息到底如何的恐怖,

  如果说赢勾是一种偏执到极点的执拗的话,

  那么此时的这只黑色的猴子,

  就是彻头彻尾的神经病。

  “泰山永存,泰山永存,泰山永存…………”

  猴子声嘶力竭地喊着。

  虽说它现在面对的是赢勾,被这么抓着脖子举起来,也不算很丢人,但遥想当年伴随在初代府君身边的紫金战神,却已然落到了这种境地,还真是让人觉得很是唏嘘。

  人们只喜欢见到光辉璀璨的一幕,但世间万物,哪有亘古永恒的存在?

  到头来,剩下的,无非就是苟延残喘和歇斯底里的挣扎罢了。

  “呵…………呵…………”

  赢勾笑了,

  这笑,

  让灵魂深处一直在旁观的周老板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听这一人一猴刚刚对话的意思,

  这份大饼要落到自己头上了?

  虽说抢老道的位置有点不厚道,

  虽说自己还没真的同意,

  无论是稍加推辞还是欲拒还迎吧,

  总之这感觉还挺爽的。

  有点像是你在街上散步,忽然一堆人围上了你,跟你说有一笔巨大的遗产要给你去继承,总是一件喜事儿不是?

  倒是赢勾的这种愤怒,让周老板有些不明所以。

  如果只是简单地认为赢勾舍不得自己,以及赢勾的那种恐怖的占有欲的话,

  就白瞎了周老板这两年与赢勾相处的时光了。

  事情,

  没那么简单,

  天上是会掉馅儿饼的,

  但馅儿饼经常有毒。

  周老板穷是穷,但对现在的日子还是挺满意的,人在可以克制欲w的时候,才能够真正冷静地去分析事情。

  若是换位一下,

  把现在周老板的位置换成安不起和冯四那种人,

  现在可能眼睛都开始泛红呼吸已经加粗了。

  “这…………就是…………你的…………谋划?”

  赢勾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泰山永存,泰山永存,泰山永存…………”

  黑猴子仿佛已经彻底精神失常了,变得和精神病院里的病人差不多的感觉,只是不停地重复着那四个字。

  赢勾掌心之中出现了一团黑色的火焰,直接将猴子焚烧了起来,

  猴子宛若魔症了,

  也不痛苦地哀嚎,

  依旧虔诚地念着那四个字,

  一直到,

  化为灰烬。

  赢勾松开手,

  看着自己掌心位置的少许灰尘飘洒到了地上,

  四周的一切异象包括蓝色的火焰也都消失了,

  只剩下稍微有些枯黄的花圃以及倒在旁边已经昏迷过去了的老道。

  事情解决了,可能还有很多的首尾没得到料理。

  周老板已经准备着接收自己的身体了,以前都是这样来的,赢勾解决了问题后,就干脆地回去继续睡觉。

  然而,

  这一次,

  赢勾却没急着放弃身体的控制权,

  而是自言自语道:

  “聊…………聊…………”

  “我先把他送药店处理一下吧。”

  赢勾沉默了一会儿,

  “好…………”

  一个长音,

  身体的控制权再度回到了周泽的手中。

  周老板扭了扭自己的手腕,感知着身上传来的淡淡的疲惫,长舒一口气后,把老道背起来,扛在了肩膀上。

  一,

  二,

  三,

  跑!

  飞奔地来,

  再飞奔地回去。

  在奔跑的过程中,周老板觉得自己还是得马上着手再买一辆车了,虽说自己跑得快,但总是靠两条腿走路也没个代步工具确实不是个办法。

  书店隔壁的药房里,

  芳芳正坐在柜台后面拿着手机看着一个美妆博主的直播,里面似乎是在推荐某款面膜什么的,芳芳看得津津有味。

  周泽扛着老道进来了,

  芳芳惊得直接站起来,

  道:

  “陆游怎么了?”

  自打那次帮老道收了快递,知道老道叫陆放翁后,芳芳就习惯性地喊老道陆游。

  “给他检查一下身体,没其他问题的话,再挂点生理盐水和葡萄糖。”

  “好的,好的。”

  老道的状况,可能是精神上受到了压迫和刺激导致,其实他身上也没什么伤,需要静养一下。

  把老道留在了药房,周泽走了出来,恰好碰见一辆出租车在书屋门口停下,小萝莉和老张从车上下来。

  “老板。”

  “老板,我们回来了。”

  刘楚宇他们仨应该是先回各自原本的“区域”了,没跟着一起再回通城,但过两天马上会赶来这里汇合。

  “进去吧。”

  小萝莉推开书屋的门,

  当即,

  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吧台前面,

  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煞气,显然是为了加快移动速度,刚刚不惜动用了僵尸的力量。

  没有热烈的拥抱,

  也没有涕泗横流的场面,

  小男孩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有些羞赧地道:

  “回来啦。”

  小萝莉点点头,“嗯,回来了。”

  周泽懒得搭理这俩玩儿小年轻纯爱的俩东西,对老张招了招手,示意老张跟自己过来一下。

  “老板,我把这次在扬州的具体经过和你说说吧,等吃了晚饭,我还得回局里一趟把假给消掉……”

  “哦,那个不用了,继续请假吧,过几天我们就得去东北了。”

  “额…………好吧。”

  老张只能同意了。

  “坐。”

  周泽指了指身边的沙发。

  “老板,咖啡。”

  莺莺刚刚跟老许在厨房里做饭,听到动静也出来了,同时把咖啡煮好,递给了周泽。

  “嗯,老张,喝口咖啡,你也累了,既然回来了,就好好休息两天,警局的工作先不要急,为人民服务不在朝夕。”

  老张有些受宠若惊地伸手接过了咖啡,

  他是真的不懂为什么自家老板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客气?

  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老张笑了笑,把咖啡杯又放在了茶几上。

  “哦,对了,老张,有件很重要的事儿,我得和你说一下。”

  “老板,你说吧。”

  “哟,那不是你儿子小峰么!”

  周泽伸手指向了窗外。

  老张马上扭头看过去,

  却在这时,

  周泽的手指直接抓向了老张的左侧胸口,

  掌心发力,

  同时发出了呼唤,

  煞笔!

  “啊啊啊!”

  老张发出了一声痛呼,

  但周老板毕竟以前是个拿过手术刀的男人,这手速确实快。

  再加上对于周泽的召唤,停留在老张体内一直帮忙镇压调理獬豸力量的煞笔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嗡!”

  煞笔从老张胸口位置飞出,

  落入了周泽的手中。

  “唔…………”

  老张单手捂住自己的胸口,

  很是痛苦地咳嗽起来。

  痛,好痛。

  “你这体内的獬豸力量已经被镇得服帖了,我就先拿回来用用,来,没事儿吧,喝点儿咖啡。

  莺莺啊,再给老张倒一杯。

  老许啊,晚上加个毛血旺,给老张补补。”

  说完,

  周泽就握着煞笔径直上了楼梯。

  老许看了看还在那里咳嗽大喘气的老张,又看了看在吧台那边继续泡咖啡的莺莺,道:

  “看起来,是有事儿啊,对了,老周不是出去找老道了么,老道人呢?”

  莺莺耸了耸肩,

  “不管什么事儿,老板都能解决,对了,你也要来一杯么?”

  “行,多加点糖吧。”

  许清朗转身,走入了厨房,准备继续做菜。

  他没看见,

  莺莺打开的是咖啡罐,是安律师专用的那一个。

  …………

  手中攥着煞笔,

  周泽推开卧室门,

  走了进来。

  径直走到窗前,

  推开了窗,

  让新鲜空气得以进入,

  周老板站在窗口还点了一根烟,

  还没抽上几口,

  一道不屑的声音就从周泽心底响起,

  带着一种看烂泥扶不上墙的语气道:

  “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