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生死簿上改一回!
小说:深夜书屋最新章节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聪明人,他们总是能够站在对自己最有利的位置,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他们不会去看重太多的荣誉,如果这荣誉无法变现,就更是弃如敝履。

  就比如此时的冯四,

  当年的冯四就像是铜锣湾的一个小马仔,

  跟在安律师的身后,一起砍人或者一起被人追着砍;

  安律师为情所困,冲动之下走错一步,落得流落阳间的凄惨下场,冯四在这方面,显得更冷静一些。

  他不是很爱别人,因为他最爱自己,所以,他理性。

  他看见老张头在那只巨擘的掩护下偷偷地从城里出来,

  却没有声张,

  而是装作浑然不知一样,

  邀请老张头一起“杀”回去,

  在大局将定之前,

  一起刮刮油水。

  这次一波,判官位置应该能空出许多,老张头也有不小的希望可以再进一步了。

  说来也可笑,同僚们尸骨未寒,冯四脑子里想的更多的,却是之后的利益分配。

  当然了,

  如果只是这一点,肯定不值得冯四去帮老张头隐瞒。

  冯四看重的,是老张头在整件事中所充当的角色。

  甚至,冯四有一个大胆地猜测,这一次大规模的巨擘攻城,其实只是一个幌子,其目的,是为了掩护老张头。

  这个猜测很大胆,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阴司的局面,早就江河日下了,大家其实都在等,等它到底什么时候会彻底垮塌。

  反正有了千年前的上车换船经验,大不了再来一次呗,但在新的体系下,自己到底能混到什么位置,拿到多少的利益,就得看这段时间里个人的机缘把握和运营了。

  老张头清楚地知道冯四是看见自己出来时的场景了,

  哪怕他已经很小心很小心了,

  但谁晓得居然有个人无耻到躺在一头巨擘尸体旁装死观战?

  不过既然冯四没说破,甚至还主动帮他圆了下去,老张头也没说什么,点点头,跟着冯四一起回去“反攻主城”。

  冯四一直在注意着老张头的表情变化,

  老张头是一个好人,

  用以前安律师最喜欢说的那句话来形容,

  他很喜欢好人,

  坑起来方便,合作起来也踏实。

  明明是做了“二五仔”的事儿,老张头却面无愧色,也没什么羞耻的感觉,这让冯四觉得有些意外。

  因为老张头不是这种人,若是被胁迫了或者其他什么原因,让其不得不为巨擘卖命做事,他不可能这般坦坦荡荡。

  俩人开始向主城走去,

  而那边,

  秦广王的法身已经和黑猴子打在了一起,

  双方的交手让这四周都开始不停地震颤起来,

  一开始,

  双方还算是持平,

  但渐渐的,

  黑猴子似乎开始退却了,

  秦广王的麾下精锐也在驱赶剿杀着那些身上散发着浓郁死气的巨擘们,

  局面,

  其实已经被控制了下来,

  更不消说,肯定还有几位阎罗已经在快赶到的路上了。

  靠近了坍塌的城墙这一侧,

  满满的,

  都是尸体。

  死的官差很多,被“解脱”了的巨擘们也不少,这里是地狱,这里是阴司,但眼前的这一幕,其实已经算得上是地狱中的地狱了。

  前方,有一头被斩断了一半触角的巨大蜈蚣正在被围攻着,

  冯四和老张头对视一眼,一起冲了上去帮忙。

  少顷,

  这头蜈蚣被解决了,

  在被杀死前,

  冯四留意到了,

  蜈蚣的眼里,

  同样的,

  流露出的,也是一种解脱。

  死亡,对于它们来说,真的是一种结束,一种无尽岁月拘禁的解放。

  冯四没当过电池,所以不清楚当电池的痛苦,这一点,若是他有幸可以再还阳到书屋隔壁的药店参观的话,可以亲自去和勾薪聊聊。

  可能,

  能懂得这种感受的,

  只有勾薪了吧,

  只是,

  勾薪才躺了半年。

  老张头受伤了,被蜈蚣的毒液伤到了魂体,不得不退了下来。

  冯四也受伤了,

  在蜈蚣死前,

  他让蜈蚣的触角刺中,

  也不得不退了下来。

  两个人一起刷了脸,然后一起光荣负伤,一起往后退,就坐在城墙边的一个角落里。

  远处,

  还在交战,

  但随着阎罗王的法身出现在这里时,

  胜负的天平,

  其实真的已经失衡了。

  这几年,

  阴司的事儿确实不少,

  先是平等王殿的被血洗,随后又是那位复活归来搅动了地狱,再加上这次,阴司每次都算是颜面大损。

  但无论如何,以阴司的底蕴来说,它对地狱,依旧有着无与伦比的掌控力,这些,其实都是在吃着初代的福利。

  体制好,体系好,

  偶尔吃个憋,摔个跟头,没多大影响,只要比其余的小势力更强大,就无法撼动你老大的地位。

  老张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

  闭上眼,

  似乎显得有些疲惫。

  冯四则是搓了搓自己的手,

  道:

  “不说说?”

  “说什么?”

  老张头问道。

  “你明知故问了。”冯四笑了笑,“要告发你,我早告发了,我已经表现了我的诚意了,到你了。”

  “呵呵。”

  老张头冷笑了一声,

  身为“好人”的风骨,透露出一股子浓郁且不带遮掩的不屑。

  冯四摸了摸鼻尖,

  老实说,

  以他跟安律师以前的风格,

  几乎成了他们这个层次里,所有好人的天然公敌了,就像是古代的厂卫那般,被正义人士所唾弃。

  “和你这种人,我真的不想说什么。”

  冯四闻言,没生气,他有唾面自干的本事,被骂两句又不会掉一块肉。

  他只是道:

  “但你刚刚做的事儿,好像比我这种人,更那种……”

  有汉奸,有法奸,那这个算什么,阴奸?

  “我没有,你胡说!”

  “这时候,再否认的话,真的没什么意思了,不是在侮辱我的智商,是在侮辱你自己。”

  冯四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继续道:

  “很多东西都是相互的,如果我发现从你这里获得不到秘密和消息的分享,我转头就可以把你卖了,说不得,我这个本来的赤带子判官,还能因此换个颜色。”

  “这船都要沉了,你还…………”

  “破船还有三根钉呢,你说是不?”

  老张头叹了口气,

  砸吧砸吧了嘴,

  道:

  “其实,和你说说,真的没什么,不是怕你威胁,大不了,我直接自裁就是了,我就不信了,我都魂飞魄灭了,阎罗和菩萨他们还能有本事把我给起死回生喽。”

  “对,秘密憋久了容易出问题。”

  二人面前,

  不时有阴司的人马穿行而过,

  有些认识的,

  还在对冯四和老张头打着招呼,

  二人就在这种嘈杂公开的环境下,

  公开地聊着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不怕你去告密,因为你不可能去的。”

  “不一定哦。”

  “呵呵,这事儿,和安不起有关。”

  冯四儿愣了一下,道:

  “我以前很崇拜他的,但我还是觉得,他没那个能力参与这件事里来。”

  前阵子,

  还刚见过,

  也不晓得安不起这会儿回通城了没有啊。

  “安不起在阳间,认了一个老板。”

  “我知道,一个开书店的。”

  也是才刚见过。

  “这次攻城,其实,是为了掩护我。”

  “嗯哼,很大的排场,真的。”

  老实人,能混到这一步,也确实可以了。

  这么多头远古巨擘,来给你撑场面,给你打下手做辅助。

  “城破时,我去了主衙。”

  听到这里,

  冯四目光一凝,

  十殿阎罗是十个有权有势的诸侯,

  这阴司主城,只负责维系地狱的日常运作,

  维护着阴阳的秩序,

  而这主衙,

  它相当于阴司的名义上的中枢区域,

  虽说没有号令阴司的实权,

  但在里头,

  却有着一个档案库,

  记录、搜集着关于阴司的一切,

  有各个档案事件记录,也有升迁贬谪记录,功勋记录,任何一个阴司的官差,在这里,都是册上有名的。

  用阳间的事儿打个比方,

  相当于是一个中央电脑。

  “那里,可不好进啊。”冯四感慨着。

  “是啊,所以得攻城,攻城后,还有很多巨擘为我开路,死了很多很多。”

  冯四点了点头,示意老张头继续。

  “我去了主衙,找到了一份文件,改了关于一个人的资料。”

  “怎么可能,阴司的身份稳当岂是你想改就能改的,我不…………”

  “那之猴,你也看见了吧。”

  冯四惊愕住了。

  “阴司的体系都是那位建立的,改个东西而已,对那位来说,很难?”

  确实,

  不难。

  “改了什么?”

  老张头摇摇头,“我只负责改,按照吩咐去改,不是我跟你保密,是我自己都不懂我改的那些东西代表着什么,跟密码似的,还是在你身边飘着的。”

  “改的人的名字,是谁,这总知道吧?”

  “我刚不是告诉过你了么?”

  “周…………泽?”

  老张头没回答,算是默认了,转而继续道:

  “你是个坏人,你有经验。

  你说,

  我这个行为,算是阴奸么?”

  冯四有些跟不上老张头的脑回路了,他也在消化着这件事,但还是本能地回答道:

  “大概八十年前,我还阳时,上面正在打仗。”

  “哦,这我晓得。”

  “你这个,算是伪政府里的潜伏者吧。”

  “伪政府?”

  复述着这仨字儿,再特意看了看冯四的表情,心里感受着冯四这转变的立场,

  老张头忍不住笑了,

  “你果然是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