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四章 孽畜
小说:深夜书屋最新章节  作者:纯洁滴小龙

  切换人格,

  是一种很特殊的感觉,

  尤其是半张脸的人格和赢勾的人格完全不同,

  赢勾是一个具备着完全自我意识的存在,

  而半张脸当初则是自己褪去了一切自我意识,单纯主动地让周泽去吞噬。

  所以,

  赢勾掌握这具身体时,他做什么,他想要什么,都有着完整地属于他的那种思维逻辑,而半张脸人格就显得有些……教条化。

  纸人刚刚祭出剑气时,

  半张脸的人格是觉得自己身边有东西可以将其克制的,

  但却不在他身上,

  周老板相当于是坐在家里客厅沙发上,看着扫地机器人在自己干自己的活儿,然后这扫地机器人卡墙角那边出不来了……

  好在,

  最后的结果是很不错的,

  恐怖的剑气怎么来的,又怎么回去了。

  周老板甚至期待着,

  若是就这般结束了,那也挺好。

  但很显然,

  没结束,

  因为剑气只在纸人身上留下了一个洞,

  真的只是一个洞!

  没有什么其他的伤害,更没有什么特殊的残留。

  纸人本就不是人,

  再开个洞,

  它能有什么区别?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么?”

  纸人问道。

  周老板很讨厌这种打架就打架还打着打着忽然要说话的感觉,

  莺莺有阵子很迷恋日漫,

  对周泽吐槽说,

  是不是日漫里面很多都用讲话和回忆杀在那里水剧情?

  放在这里也是一样,

  要打就打嘛,

  何必废话那么多?

  “靠对话解决问题”一般是无用且官面的外交辞令,

  其实大家都清楚,屁用不是。

  你为什么要杀老道我怎么知道,难不成还是为了我?

  “葬!”

  纸人的手开始往下压,

  与此同时,

  一道巍峨的高山虚影出现在了纸人的身后,

  这虚影周老板很熟,

  因为经常见到,

  当初铁憨憨沉睡时,他还拿这座山把铁憨憨无数年来收集起来的那些手办都给砸了。

  而且,

  周泽也注意到了,

  纸人身后的泰山虚影,

  也是在枯萎,在崩溃,

  不再是那种葱翠苍茫的感觉,

  更多的,

  还是荒凉和破败!

  泰山一脉,

  是真的步入结束了么?

  而这一切,

  都是老道造成的?

  周老板有时候真的不想再瞒着老道了,想把真相告诉他,然后说,如果那些东西你不想要,你可以给我啊!

  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老道知道和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似乎也没什么区别,总不可能前一秒告诉他你是府君,后一秒他就能直接飞升上天了,说不得还会把这个当作笑话,然后再趁着自己余下的这点点时光再去安慰几个大妹子。

  周老板退出了半张脸的人格状态,

  开始准备呼唤自己灵魂深处的泰山,

  你有山,

  我也有,

  来嘛,

  大不了玩碰鸡蛋游戏嘛!

  但就在此时,

  赢勾的声音在周泽心底响起:

  “你…………想…………找…………死…………”

  周泽明显地感觉到,灵魂深处的泰山在受到自己召唤时,震颤了一下下,但随即,又被某个家伙给强行按住了。

  周老板一阵无语,

  我这边正打架呢,

  你在后头拖我后腿?

  “这…………山…………是…………听…………你…………的…………还是…………听…………他…………的…………”

  也是……

  周泽明白了过来,

  的确,

  虽说不晓得这泰山虚影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灵魂深处,且在一开始自己和赢勾还闹矛盾时,帮了自己好几次。

  周额可能想过,这可能是老道在自己这里的借宿费。

  但说一千道一万,

  这泰山,

  终归是他们家的,

  自己拿着人家祖传的东西和人家对拼,

  等自己把这泰山从灵魂深处搬出来时,

  大概率这泰山虚影得直接反水镇压自己了。

  这是真正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样吧,保险起见,你来吧,这游戏难度有点大。”

  寻常的小角色,周老板能顺手解决也就解决了,稍微大一点儿的鱼,周老板现在是真的懒得再去拼个遍体鳞伤了。

  反正“开门放赢勾”,

  不用白不用,

  很长时间以来,

  可能赢勾已经察觉了或者还没察觉,

  他其实更像是周泽养的一条恶犬,

  遇到真正的对手时往往就放它出来咬人。

  “不…………”

  周泽愣了一下,

  这“不”是什么意思?

  “没事儿,虽说这是老道的亲戚,虽说这家伙现在也没几两肉剩的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吃他一口总比吃豪彘的猪头肉效果要好吧?

  再说了,老道也不会介意的,他祖宗都要杀他了,我们这是要救他,至于他祖宗是被咱们到底怎么了,他能想得开的,老道是个明事理的人。

  这时候老道还屁都不知道呢,等他知道时指不定是猴年马月了,甚至,他永远都不知道也有可能。”

  “不…………吃…………”

  “喂,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府君的残魂唉,你的嘴现在这么挑了么?有的吃就不错了。”

  “嫌…………脏…………”

  “别找借口,你快点出来,这山快要砸到咱们脸上了!”

  这山,确实要砸到周泽的脑袋上了,

  周老板不得不撑开双手,

  以自己的僵尸体魄去硬撑着,

  上面很重,

  不停地打压着你的身躯和你的灵魂,

  周泽能够感知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发出了一阵“脆响”,像是房屋的钢筋开始扭曲变形的感觉,随时都可能崩塌。

  这就很荒谬了,

  自己这边快要被这泰山虚影给压垮了,

  结果里头的赢勾还在跟自己纠结肉好吃不好吃的区别?

  “喂,真的要撑不住了,要死了啊!”

  “你……可……以……的……”

  “这时候好像不是很适合灌鸡汤。”

  “你……可……以……”

  “你特么再不出来,我就放手了,我们一起被砸死好不好?”

  “行……“

  “…………”周泽。

  的确,拿死这件事去威胁赢勾,似乎真的没什么用,当初的赢勾可是为了面子,硬要小男孩杀了自己的,若非小男孩对“祖宗”还算恭敬,可能现在周老板已经坟头草很高了。

  “喂,真的很累。”

  是很累,

  但也没到坚持不住的时候。

  说到底,

  还是懒……

  有点像是宿舍里,大家都上床了,你推他,他推你,就是没人愿意下去再关灯一样。

  只是,

  这边赢勾真的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不愿意出来,

  周老板还真不敢就这么破罐子破摔下去。

  “吼!”

  一声怒吼从周泽喉咙里发出,

  周泽的身形向后一推,

  双臂向前一撑,

  “轰!”

  灵魂深处,传来了一声炸裂。

  泰山被挪开了,

  但周泽双臂已然是鲜血淋漓,

  周泽双臂垂落在了自己的身体两侧,

  抬起头,

  目光里透露着一抹疯狂。

  如果可以的话,谁愿意去拼命?

  一拼还是拼得重伤垂危?

  如果可以的话,谁不想去偷懒?

  纸人的身形开始向前,

  同时,

  吟诵的声音开始响起,

  文字很生涩,你能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字,却根本无法理解这其中的意思,一股似乎浸透了岁月的氛围感开始弥漫开来。

  无数的巨擘在嘶吼,

  万千的怨魂在呐喊,

  纸人逐渐靠近了周泽,

  两人已经贴得很近很近了,

  “泰山的威严,不容侵犯!”

  周泽点点头,

  “其实,我听愿意陪你一起赞美泰山的,真的。”

  “没有任何的存在,可以挡在泰山之前!”

  “地藏王菩萨和十殿阎罗可不这么想,我没想挡着,真的,你去下面找他们算账去可以么,我帮你看着你这败家孙子,好么?”

  纸人的手,

  指向了周泽的眉心,

  “你在嘲讽我?”

  “没有。”

  “你在嘲讽我。”

  “对,你这欺软怕硬的老东西。”

  “呵呵。”

  纸人笑了,

  “那你又算是哪条阴沟里爬出来的臭虫,敢和我这般说话?

  你,

  有什么资格?”

  周泽真的觉得这位府君大人实在是low得可以,是不是因为残魂的原因,所以脑壳真的有问题了?

  要打就继续打啊,在这里哔哔来哔哔去的,感觉很有脸似的。

  一开始这种感觉还只是淡淡的,但这会儿,却越发感到清晰了,难不成是因为这纸人身体被剑气打了个孔,影响到了他的神智?

  好像,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大啊。

  “我,是地狱永恒的主宰!

  不管过去,现在,将来,

  地狱,

  都将在泰山之下臣服!”

  “咱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真的大爷,地狱现在可不是你们家的,再说了,很久以前,也不算是你们家的。”

  “就是泰山的,永远,都是泰山的!”

  周老板眉毛挑了挑,故意道:

  “我听说,在很久以前,有个幽冥之海的主人,他也很厉害的啊。”

  “一个废物而已!”

  “你刚说啥?”

  “废物罢了!”

  “你再大声一点,我没听见啊!”

  “废物!”

  周老板很满意地点点头,

  很好,

  完美!

  同时,周老板在心里道:

  铁憨憨,这你都能忍?

  最后一声废物话音刚落,

  周泽就感到一股熟悉且强横的力量开始主动地复苏,开始逐渐掌控自己的身体,

  周老板长舒一口气,

  交出去了交出去了,

  可以偷懒了。

  转瞬间,

  周泽的气质陡然一变,

  眼眸中,

  是深不见底的黑色深渊在流转,

  紧接着,

  周泽发出了一声低喝:

  “孽…………畜…………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