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二章 五行阵
小说:都市之我为宗师最新章节  作者:拜将

  铡刀拄地,发出一声嗡鸣,松本山猿的怒意已经达到了临界点,呵斥道:“好好,居然如此羞辱我等,不单单用德川的兵器,我们知道你擅长枪法,如今却弃枪用刀,当真是视我等如敝履!”

  孙长宁讶异了一声:“该说不愧是前几代的高手吗,你的汉语说的不错啊。”

  松本山猿怒喝一声:“少说废话!各位,我等齐心,今日就斩浑天于此,成全一段神话!”

  他这一句话落下,顿时有七位高手齐齐动作,那脚步一体,气势一震,除了相扑之神外,其余人皆浑然合一,这里面,更有五人隐隐靠拢,貌似是一种阵形。

  “咦?这个起手?”

  王青帘此时挑了下眉毛,嘀咕了一声:“五行....阵?不会吧?”

  “金木水火土五行阵位,东瀛的功夫与传承大多数自东土而来,阴阳师,巫女......他们会这种招数,不奇怪。”

  小天师说了一句,随后突然又道:“今日宜动土,下葬。”

  这句话被抛出,顿时就如同定时炸弹一般,在场的人哪一个不是土生土长的亚洲人,这;老黄历上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傻子才不知道!

  嗡——!

  没有废话了,那五个高手齐齐一动,当中松本山猿猛然踏步而出,那一只手压在腰间,三指抬两指压,在靠近孙长宁的一瞬间,猛然拔刀而斩!

  居合一刀流!

  号称吹毛短发,斩金削铁的技巧,居合流打的就是秒杀,也是第一击威力最为巨大,当然,这自然是一种歪门邪道,毕竟一招杀不死敌人,后面还打个鬼?

  后来,居合一刀流中的一刀含义便慢慢的改变了,成为一种真正的剑道武术,讲究以长刀击人,但拔刀术作为一种不可或缺的秒杀技,依旧传承了下来。

  后来,便有了振刀的技巧。

  居合流讲究是以静制动,古时候东瀛人面见贵客都是跪坐,这一点和东土古代是一样的,毕竟是文化继承,故而如果客人配刀,主人并不能估摸出刀的长短,而客人却清楚的知道对方是否在自己的攻击范围内。

  这样的一刀,让剑术大师来挥击,几乎不可能失手。

  故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此时松本山猿的踏步拔刀,才会让无数人感觉到巨大的颠覆!

  以动制动,这已经不是正统的拔刀斩了!

  松本山猿在剑术上的造诣亦是极高的,合气道曾经本身就是居合流的一种,或者反过来,说居合流曾经是合气道的一种也可以,上溯八代之前,谁是谁老爹,还能分的那么清楚明白吗?

  总而言之,只要知道大家沾亲带故可以学就是了,至于这个到底有没有亲戚关系,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好了。

  刀光一闪,那势大力沉,却又快比奔雷!

  东土不少大拳师面色一凝,同时有人在心中计较,如果自己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刀,能否避开?

  大多数的人都是越想面色越难看,只有少部分人面色如常,已经有了破解之法,毕竟松本山猿面对浑天虽然不够看,但他乃是货真价实的罡劲强者,这天下谁敢小觑?

  入罡则圆满,内罡外罡齐全,故而罡劲其实就是丹劲圆满的称呼,这样讲也没有什么不妥当的。

  “好厉害的拔刀斩.....”

  有人倒吸冷气,然而下一瞬间,他就如被人扼住咽喉,因为正是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被孙长宁单手抓住了!

  空手夺白刃,并且还不曾流下半点鲜血!

  “什么!”

  松本山猿心中猛然一震,自己这一刀上带着罡劲,乃是振刀斩,寻常血肉之躯怎么可能经受得住这一下?

  但下一瞬间,他就看清了孙长宁的抓法,那是单手抚面,大拇指平抬,整个如鹤嘴一般衔住了刀,也就是说根本没有斩到他的血肉,而刀上的劲力在一刹那就被化解干净,故而刀的去势也停止了。

  好高明,好厉害的空手招数!

  他这一刀被握,各种思考只经过了两秒,而下一瞬间,那巨大的鸣颤已经压到脑门之上!

  龙头铡落!

  松本山猿顿时回神,那单手弃刀,而后面一杆大枪扎来,稳当当点在龙头铡上,边上又有一根浑铁棍抬起,打一招龙抬头,把龙头铡定住!

  踢拳道的大高手北村仲国,白川嚣之!

  “金生水!”

  “哈——!”

  大枪连抖,边上铁棍掠阵,孙长宁手中龙头铡舞起,如大风车般,连挡七下枪扎,而在第八下袭来的时候,单手一撩,那大枪猛然向着左侧一偏,巨大的力量把白川嚣之的劲力扭的七荤八素,直接和边上的浑铁棍撞在一起!

  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武侠中写的神乎其神的太极拳一般,这正是拥有千斤力,才能随意四两拨千斤的表现!

  孙长宁拔刀便斩,然而下一瞬间,浑铁棍和大枪忽然压低,紧跟着有一根黑锡杖冲入战阵之内,后面又有双锏挥舞!

  “水生木!”

  东瀛少林派的那位僧人此时拿着黑锡杖便砸来!

  “木生火!”

  同样杀来的还有空手道大宗师石田空,这两人在前二人失败之后就立刻杀上,长兵器陡然压制,与孙长宁鏖战约有六个回合,此时看那僧人手中锡杖一晃,边上顿时掠过一道暗影!

  “火生土!”

  金铁摩挲的声音响彻入耳更入心,孙长宁单手一挥,那两根铁尺便显化出来,如叉子一般,但看那只手掌抹过,顿时一只铁尺直接被夺走,紧跟着反向一戳!

  嗡——!

  “土生金!”

  居合拔刀术再显,福山白石退后,松本山猿再攻,直接挡住了孙长宁的反击铁尺,而孙长宁目光一眯,手中劲力一震,顿时把松本山猿击的后退一步!

  而又是同时,浑铁棍和大枪再度杀来!

  连挑带劈,连砸带打,七个人,七种不同的兵器,却配合的恰到好处,而最后拿着链枷的那位横纲,则是一直在边上掠阵。

  五行之阵,七个人,打的配合完美异常,面对一位浑天高手也不落下风,那气血一动则齐动,宛如九天之雷鸣,而五行相生之外还有五行相克。

  五五相交,变化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