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五十一章:阵图指路
小说:我能看见战斗力最新章节  作者:臭猪胖乎乎

  走在队伍最前端的云冀背着秀儿,耳中不断传来族人的密语,大多都是质问。

  即便是退到灵界通道后,云氏这群人还是对这仓促的撤退不明所以。

  “族长,为何要撤,我们已将项氏全线压制,再有半个时辰,便能奠定胜局,即便无法一举覆灭项氏,也能使其元气大伤,退出豪族序列!”

  “族长,大小姐虽是宗家嫡系,可毕竟只是一介女流难堪大任,前来朝昌整十载,非但没有建立起得宜的情报系统,更是让传承神器仙云飍魄落入敌手,于情于理都该严惩,以慰大长老在天之灵!”

  “族长...”

  “族长......”

  这声声入耳的族语,全是族人们的愤怒与不甘,鹰派的众人早已对云家某部分不作为的族人心生不满。

  而此次大败在他们看来,也是因为云秀从中作梗所致。

  即便云冀解释了撤退是因为项庵歌诈死前通和内城一十二位豪商,族人们也并不买账。

  云氏有一门只在家族流通的族语,艰涩难懂语调怪异,那以用文字记录,只能口口相传,是为云氏内部交流机密的标配。

  仿佛是嫌传音表达的态度还不够清楚,几位族老走到云冀身侧,以族语低声道。

  “战起时项庵歌便不知所踪,若是真有通和,早该大军压境,哪里还有我们撤离的时间,依我看,显然是大小姐不忍大战无休,朝昌生灵涂炭而撒的谎!”

  “我们都清楚,大小姐在朝昌唯一的友军便是魔主勾陈,若说有人拖住了那支大军,必然是魔主无疑,可他毕竟重伤在身,又如何能拖住这样大一支联军呢。”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通和都只是秀儿姐的一家之言,云冀能做到百分百相信自己的妹妹,而鹰派其他的族人却做不到。

  在他们看来,秀儿姐至今还保留着云氏之前的坏习惯,而这些习惯对于现在的云氏来说,实在太过奢侈。

  更有甚者,觉得这场失败应该算在秀儿姐的身上。

  “魔主勾陈既然有如此实力,若是能早一步来到项府,有这样一尊绝世强者加入,足以奠定胜局。等到接管项府后祭开大阵,即便是百位凶境的联军也能据阵以战,又哪里需要撤离,让几位长老白白牺牲!”

  失败的罪责终归是需要有人承担的,而眼下,还有比弄丢神器更合适的人选么。

  如果不是云秀弄丢了仙云飍魄,受了伤的燕云宗师根本没有压制云舒大长老的能力,更别提逼得大长老燃灵炬魂。

  而这一切,都是以为朝昌的主要情报负责人没有收集到这些关键的情报。

  背着云秀走在灵界通道中的云冀强忍着昏厥的痛楚,耳中充斥着追讨责任的话语,恍惚间好像回到了那个时光。

  同样无助,同样绝望,犹如丧家之犬般惶惶。

  “我知道该怎么做。”

  虚弱而冷厉的低喝逼停了族人的追责,云冀颠了颠背着的妹妹,背对众人淡淡道:“败了就是败了,丢了就是丢了,追讨责任,斤斤计较只会离心离德,云家已经经不起动荡了。”

  至此无话,云冀领着众人沿着通道向南,一直走到朝昌某处出海口,某个废弃的船坞。

  终于逃出生天的中州道友们不欢而散,而云家的众人却无法走得干脆,他们得确定,断后小队的下落!

  派了某位族老进城打探,不多会儿便得到了准确的情报。

  “断后的云家小队被项氏包围,除了尸骨护法逃出升天外,尽殁于项府,除了燃灵炬魂的云舒尸骨无存,剩下的尸首全被悬挂在城头上!”

  “项府大战时,玄武大道的内河洛府同样发生混乱,具体情况未知,只知道半条玄武大道化作废墟,屋企坍塌数百,据目击者称,当时黑光蔽日,看不真切究竟有多少凶境参战。”

  ……

  石岗酒馆

  唐罗带着重伤的杜沙回到了酒馆中。

  就跟最初判断的那样,即便是神器在手,以一敌众还是太过勉强了。

  毕竟一十二位豪商之中,最精锐的便是内河洛家与大临叶氏。

  前者是龙州闻名的体修,后者是大临商盟的高层。

  若非杜沙这些年得到各种秘术补强,加上黑光玄鼎本身防御力惊人,怕是早被打得支离破碎了。

  但能以一己之力,直面十二豪族的联军,这等战力已不负第一将星之名,远远超出唐罗预料。

  而将星馆的小伙子们看到受创的杜沙更是一个个都跟见了鬼一样。

  毕竟在他们的认知中,能以一尊晶石巨像架住律长唐凌的杜沙几乎就是凶境中的至强,他们实在想不通,究竟是何等强悍的对手才能将人伤成这样。

  将人扶进修炼室,看着杜沙行功调息,唐罗便转身离开,刚退到门口,便听到杜沙出声询问。

  “不去看看?”

  相比自身伤势,杜沙竟然更在意八卦,唐罗只有无奈的摇摇头:“正要过去。”

  辞别杜沙的唐罗马不停蹄的离开石岗,想要看看内城中的云家顺利撤离没有,可刚入内城还未靠近成为废墟的项氏府邸,就碰见了一个熟人。

  雨霖斋的陆凉凉不知是何缘故出现在了项府,正与满面愠怒的安元希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细细听完安元希与陆凉凉的话后,唐罗面色突变,悄悄退到一边便打开灵界通道,往南方狂奔!

  早前破阵时他还在庆幸少霖宗师的自大,以为对方根本没有对五道阵眼杵加以防范,可现在看,他显然错了。

  出于阵道实力的自信,陆少霖确实没有防范,可他却在五道阵眼杵中布下暗阵,这暗阵并非完整存在,而是每道阵杵上印着一道氤氲。

  若是五道全被同一人破去,这暗阵便会如拼图一般完整,感应给某个子阵阵图。

  可阵图的气息却被断绝在项府,陆凉凉自然要找人询问,可刚与安元希凑到一起,这阵图又有了感应,直指东南。

  敏感的安元希第一时间召集了风部强者与项氏高手,往东南边御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