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惊天动地 新
小说:九封天下最新章节  作者:吃小鱼干的猫

  冰蓝也紧张的关注了事情的进展,忽然见秦凌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冰蓝又有些担心了,因为他害怕秦凌会突然出手揍许丰羽,如果真是这样,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在这周围足有三四百人的围观下,那么这时秦凌出手打人,定会在全校引起非常坏的影响,那么秦凌肯定会被记处分,甚至是开除,这并不是冰蓝所希望看见的。

  “秦凌,你……”冰蓝忧虑担心的望着他。

  秦凌回过头,冲着冰蓝笑了笑,示意她安心啦,自己并不会做得太过分的。

  得到秦凌的回应,冰蓝也总算是稍稍将提着的心放了放,看着挡在自己面前伟岸的声音,冰蓝的心里充满了小女孩般的开心:“要是向我表白的是他,那该多好!”

  “呸呸呸,你想什么呢!”冰蓝赶紧摇了摇头,将自己脑中奇怪的想法,抛出脑外,不过冰蓝的脸却也已经泛起了红晕。

  冰蓝不再乱想,而是专注的看着秦凌,因为她也很好奇,秦凌到底会用什么方法,来帮自己解掉这一次围。

  许丰羽也一辆迷惑的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秦凌,不知道他这时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到底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不要来坏我的事!”许丰羽,这时依然不忘出声威胁道。

  秦凌忽然嘿嘿的冲着许丰羽诡异的笑了起来:“我知道!”

  许丰羽被秦凌这诡异的微笑,笑得心底发怵,见着秦凌渐渐地朝自己这里走了过来,许丰羽的心底竟然生起了一丝害怕,难道他要揍我?可是此时许丰羽正单膝跪在地上,若这时起身离开躲避秦凌,那自己策划的这一次表白不就算是白费功夫了吗。

  许丰羽一狠心:“行!你要动手就动手,这次我忍了,反正有这么多人给我做认证,你要是敢动手,到时候再来报仇!而且,如果冰蓝见自己即使被别人这么狠揍,但是却依然跪地不动,说不定这么就被自己的诚心所感动,然后答应做自己女朋友了。”忽然许丰羽的脑海中竟然还蹦出来了两个成语:“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对!来打我!来打我!”见秦凌已经对自己伸出了手,这一刻的许丰羽竟然露出了兴奋的神情。

  秦凌瞧得奇怪,不知道为何突然间许丰羽竟然会流露出这种表情,不过无所谓,因为对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只见秦凌忽然闪电般的出手,一把将还在愣神中的许丰羽手中的一大捧玫瑰花抢在了手中。

  许丰羽神情大愣,望着空空如也的两只手掌,疑惑的看着秦凌,他不是要打我么,抢我的花干嘛!

  不过许丰羽手中的花被抢,经过短暂的愣神便恢复如初,心情难眠产生了愤怒,只见他盯着秦凌正准备出声质问:“你……”

  然而然而!就在这一刻,让大家惊掉下巴的事情出现了!!只见秦凌,忽然火速的弯腰靠近许丰羽,在许丰羽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情况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亲在了他的脸颊上。

  静!!!!静得仿佛大家一下子穿越到了远古冰川,整个世界除了一眼望不到头的冰山,什么都没有!没有风,没有呼吸,甚至连一声心跳的声音都没有,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失去了它存在了意义,整个世界已被静止。

  “死鬼!讨厌啦!你这样子向人家表白,人家会害羞啦!”秦凌抱着一大捧玫瑰,忽然扭捏的跑开了,跑的同时还不忘发出咯咯的笑声,似乎还——颇为开心!

  咕噜——

  不知道是谁偷偷地咽了一下口水。就这么轻微的一个声响,仿佛成了打碎这时间桎梏的最后的一凿。整个操场在经过短暂的安静之后,突然彻彻底底的沸腾了!

  “啊!!!!我刚才看见了什么!!!”

  “那个男生不是在给那个女生表白吗!!!!”

  “我……我好兴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伦之恋?这男生好勇敢,敢公然违背世俗,无惧的表达出自己的爱意!”

  “你们不会不会搞错了,我怎么都感觉那个男生是要对那个女生表白呢?”

  “……绝对不会错的,你们注意到没,就在刚才那个男的准备去接花的时候,许丰羽还露出了一脸兴奋激动的表情,如果不对,他为什么要激动!?”

  “……”

  整个操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许丰羽短路的大脑,终于在此刻重新连通。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蛋,那是刚才被秦凌亲过的地方。

  忽然一股无边的怒意从许丰羽的心中滕然升起,望着一边回头,一边还扭动着屁股小跑的秦凌。许丰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与屈辱:“秦凌!你给我站住!!!!”许丰羽腾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将自己内心的那股怒意化成了无边的动力,脚下如风,便朝着秦凌追了上去。在这一刻,许丰羽的眼中只有秦凌!!!!

  眼看事情出现了这样的转机,大家怎么能够放弃这么好的一个吃瓜机会,于是围观的人群全部追随在许丰羽的身后继续前去吃瓜,许丰羽一人跑在前面,而他的身后随了上百人也是一路奔跑,人群浩浩荡荡,势如猛虎,以至于这事当天晚上还上了本地的新闻,题目则是:东华市高中疑似发生上百人斗殴,场面火爆,堪比黑帮火拼……。

  话说另一头,冰蓝正孤零零的站在空荡的超场上,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宛如一尊雕塑。如果此时谁拿个鸡蛋去试一试,一定能够塞进的她口中。从刚才人满为患的操场,到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操场,冰蓝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这是?我被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