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1429章 再战蟠龙山
小说:修罗天帝最新章节  作者:实验小白鼠

  “金狼族,戎昆!应战!”

  第四天正午,骄阳当空,群雄云集,一声厉喝吸引了全场目光。更新快无广告。

  戎昆是戎括的堂兄,血脉纯正,却阴狠邪恶,号称毒狼。他胆敢登场是因为他有着近乎逆天的爆发力,当全力以赴,血脉会立刻沸腾,力量有可能直接突破百万极境。还有个重要原因,他到现在已经在圣武八重天停留五年之久,触摸到圣武九重天的壁垒,随时可能突破。

  “金狼族还真不死心啊。”

  “戎昆是谁?谁认识啊,金狼族为什么会派他出战?”

  “戎昆啊,这孙子应该是想耍阴招吧。”

  “戎昆……呵呵……秦命危险了。”

  石林云集的人们多数都是最近几天刚来的,都迫不及待要看到生死战,现在终于等到有人挑战,立刻来了精神,都兴致勃勃的看着蟠龙山。金狼族已经死了三个族人,外带一头纯血地龙,时隔三天再次派人出战肯定是有些把握,是要找回颜面,不可能派人送死。所以这个戎昆肯定有什么非凡之处,这样正好,可以看看秦命有什么不凡之处,是如何做到七战七胜的。

  萧墉等人微微皱眉,瞥了眼金狼族方向。没想到金狼族会第一个再出手,更没想到戎括会派戎昆出手。按照戎昆的性格,肯定暗藏杀机,阴招诡计是少不了了。

  “秦命是吧,从古海来的?呵呵,让我来领教下你不死王的实力。”戎昆冷笑着登场,隔着几百米盯住了秦命。

  秦命从冥想里睁开眼,冷冷的看着戎昆,却坐在那里没有起身的意思。

  “聋了?”戎昆雄壮魁梧,眼神却阴鸷冰冷,他扭了扭脖子,嘎吱脆响。“听说你的力量已经突破百万极境?我来领教下,看谁的百万极境更强!别让我失望了。”

  秦命起身,没有答话,只是抬起了手,做了邀战的姿态。

  “哈哈……”戎昆气笑了,也怒了,连句屁都不放,你特么看不起我?他突然暴起,杀向秦命,金狼族的速度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一瞬之间晃出十几道残影,这不是武法,而是力量与速度交融的极限,粗壮的双腿蕴含着恐怖的爆发力。

  全场瞩目,凝神眺望,金狼族复仇之战,究竟有什么非凡之处?

  难道戎昆的爆发力已经突破到百万极境吗?

  蟠龙山要上演一场百万极境级别的体武对决?

  精彩!体武对决,拳拳到肉,力量碰撞,无疑是最有视觉冲击的战斗。

  很多炼体的人都全神贯注,不肯放过任何细节,体武对决是场速度与力量的极限释放,稍微不注意就可能遗漏关键一击。

  呼!!戎昆奔袭数百米杀向秦命,瞬间在左右晃出几道残影,像是要绕开出击,不过,眼花缭乱间回答秦命正前,迎面而至,暴起一拳,直取秦命面门。

  正面突击,看似最普通,其实却往往能出人意料。

  戎括嘴角勾起抹狰狞,臂膀爆发力挥毫到极致,皮肉紧绷,骨骼脆响,百万极境强势释放。

  几乎在同一时间,戎昆握拳的指缝间伸出四跟坚硬尖利的黑针,上面浸润着金狼族独有的剧毒,能侵蚀肌肉,溶蚀灵力,专门克制武者的。

  混账东西,看你狂,给我去死吧!

  秦命没有躲避,没有挥拳,在戎昆像是猛兽般迎面而至、抡拳暴击的时候,他眼底冷芒爆闪,浑身轰的声炸起股恐怖的雷潮,血色狂雷激烈狂舞,带着撕裂的能量席卷奔袭,像是上百道血色雷鞭集体暴击,瞬间便震颤了空间,轰鸣了蟠龙山山顶。

  伴着血雷暴击,雷鸣轰隆,戎昆迎面而至的身躯瞬间肢解,被崩成了漫天血雨,向着前面飞溅飘洒。

  全场俱静,无数人微微张嘴,定定的看着蟠龙山战场,有点懵,有点恍惚。不是体武对决吗?不是百万极境的力量对抗吗?你怎么把人轰成渣了?

  很多人眼角抽了抽,表情无比怪异。期待三天的再次开战,就这么……完啦?闹着玩呢!

  戎括等人面色阴沉,阴沉到发黑,黑里泛青。想了很久,挑了很久,最后定了戎昆,结果一上场就死了?

  一个金狼族的族人憋了一会儿,愤然怒斥:“你耍赖!体武对抗体武,谁让你动用武法了?”

  “咳咳!”戎括重重咳嗽,提醒那族人,别丢人现眼了。谁特么管你体武还是武法,是我们自己想当然了。

  秦命挥动血色羽翼,飘在了半空中,凌冽赤亮的目光扫过全场。新一轮挑战开始了,下一个是谁?

  石林气氛热了起来,议论纷纷,停战三天了,该开始了吧,谁会再登场?虽然金狼族首战成了笑话,可是金狼族强悍的体质天下皆知,皮肉筋骨坚硬的像武器,寻常武法和武器都很难在他们身上留下伤痕,竟然被瞬间劈碎了?他们虽然看着乐呵,心里却很震惊。不愧是能猎捕荒雷天的血雷,杀伤力确实恐怖了。

  不朽天宫、荒雷天、金狼族、火云天等都已经跃跃欲试,他们从族里挑选的强者都已经来了,就等个合适的机会了。一个过去杀不死,两个三个呢?绝对要把秦命杀死在这蟠龙山!

  这时候,环琅天队伍里先走出了一个男人,没有多余废话,径自走到了蟠龙山山顶。

  裘沉浮,一个非常强大的男人,在普通人眼里可能没什么印象,甚至没什么名气,但在认识他的眼里,却知道此人极度可怕。

  他并非裘家直系,却深得环琅天族长器重。他很少留在族里,常年在外修行,独行天下,有时候三五年都不回。

  “裘沉浮?环琅天把他派来了。”

  “裘沉浮现在是八重天了吗?我记得他年龄比裘子究要小两岁!”

  “裘沉浮啊,有点印象了,好多年没看到他了,据说深受环琅天那些老家伙们的器重,可惜并非直系,无法接权。”

  “那是以前了。现在裘子究被秦命所杀,环琅天正好要重新培养接班人,裘沉浮很有希望啊。这次应战蟠龙山,另有深意。”

  萧墉等人认识裘沉浮,但从没见他展现出实力、他们只知道裘沉浮拜了位非常强大的师父,那位不是人类,而是有着上古血脉的恐怖凶兽。

  这是个战斗狂人!或许真有资格挑战秦命!

  裘沉浮闭上了眼,深深呼吸蟠龙山山顶的寒风,缓缓呼出,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底竟然完全变成了白色,并非苍白,而是洁白似玉,透着股神秘而妖异的荧光。他走向了秦命,整个人的气息完全变了,身上甲胄绽放绚丽强光,每走一步,山顶都在颤抖,气息不断攀升。

  全场惊呼,大为意外,因为多数人都不认识他,还以为又是个送死的,没想到这么强悍。武者是强是弱,气势就能判断个大概,而裘沉浮的气势让很多人心都在颤抖。

  连萧墉他们都很意外,这气息强大的夸张了点。裘沉浮这几年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