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七节 反杀
小说:刀破魔天最新章节  作者:光头儿

  朗宇的机会不多,如今就是自己不进雷劫,雷劫也把他封在了其中。∮菠∝萝∝小∮说变化太突然了,那颗海棠果的能量虽然不小,但是它又比丹药慢了十几倍。那个神王的魂力他是不敢再借了,唯有以刀破天,轰开这面镜子,或许还有回转的余地。

  雷劫之威恐怖如斯,朗宇真的有些后怕了。后怕的是当初在漓落海破封而出时,自己所斩杀的那几个仙君。若都是渡过此等天劫之人,那是多么的危险,多么的不可思议。太幸运了!

  而事实上,那三位绝对是正牌的仙君大修。而且曾经还是九天界中仙君级别的佼佼者。进入秘境寻宝的资格也不是那么容易争取到的。

  只是他们几次重生,几个仙君早已没有了本体的战力,还没有完全掌控这一界的法则朗宇便冲出来了,即便如此,朗宇若没有天狼刀,也是胜负难料。

  还有一点与此劫无法想提并论,那便是,进入道辰界的修者都是五品仙君之下,他们进仙君所渡的都是风劫。

  仙君等级,以五行分十品,渡风雷二劫后进仙王。这四相劫也是有次序的,绝大多数仙君,除非本体开雷脉,没有人先渡雷劫的,因为此劫极耗神识,五行不足者渡此劫九死一生。

  而仙宗的修者开玄域也绝不是朗宇这样,他们有精确的渡劫之法,必然对每一步都做好了万无一失的准备,

  人家打的是有准备的仗,朗宇这是随机应变哪!而且还赶上了雷劫,难免捉襟见肘,险象环生。此劫若不死,真是全凭运气了。

  “哇嗡!”

  魔云刀一声怪叫,在朗宇玄气摧动下,分出了三道幻影,又合而为一,在刀尖上仰空滴出了一颗鸽蛋大的血珠,一刀刺入了天镜之中。

  “嗤——咔!”

  蓝色的镜子仿佛真像一面镜子一般,被一刀震碎了,七道闪电般的裂痕瞬间自刀尖上传出了百余里,一声脆响,闪开了一个透明的窟窿,七道裂缝中喷出一条条翻滚的火焰,浓浓如水的雷法则终于被断开了。

  朗宇带着凌竹,带着自己的雷域冲进了天镜之中,给天劫之镜镶上一块紫色的宝石。

  进到了镜中,朗宇才发现,这面倒悬的镜子也不过是薄薄的一层,一尺多厚,在头顶也仍然还是一片五色的雷光。但是,在朗宇这一冲之下,情况变了,镜面随着朗宇迅速的升高,裂痕在融合,蓝色的湖面在收缩。自下面看去,天空中象一幅巨大的紫色瞳孔在闭合。

  这个劫该怎么渡?

  朗宇又懵了。

  都是贪婪惹的祸么?他居然野心的要炼化这片雷湖,却自己走进了镜中。-

  .然而,即使朗宇破开血云就跑,这天劫就能放过他么?

  朗宇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玄域在融化分解,看着那蓝色的潮水没过了胸口,没过了脚下,只是数息后,一团蓝色的大茧便把朗宇封在了其中。

  镜子凝成了球形,渐渐又被五色的电光层层的包围。

  天空中仿佛只剩下一个艳艳的太阳在燃烧。

  忽然,在这个太阳的东方,划过了一道火光,数息后,那道火光又从西边绕了回去,隐没在虚空中。

  一场雷劫,不过半日时间,朗宇恐怕在人族的仙界中再也无法隐藏了。因为在这万里虚空中,并不是一个人也没有,反而是招来了几个恐怖的存在——帝者。

  南方的云天中隐隐的现出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影,东北方露出一张清瘦的大脸,目无神彩,白须过胸。西北方是一个高挽发髻,凝神思索的中年人。

  三个仙帝气定神闲,却以一种强大的术法封锁了万余里的空间,连一只苍蝇都绝对飞不出去。

  当然,引来他们的不是朗宇,而是那把正在四处乱蹿的天狼刀。之所以三个人没有立即出手,所惧者便是这场雷劫。

  一个仙君的雷劫,难入帝者法眼,然而,朗宇手中的魔云刀却也引起了三个帝者的注意。能持此刀者,便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了。当他们查看了一眼朗宇的修为和状态时,看到这种乱七八糟的渡劫手段,一道道的神念不由得渐渐转移了目标。

  这个小子的身上必有故事,否则早死多时了。

  帝者,不是白修出来的,只要稍一留神,以朗宇现在的情形便可猜到**成。这个家伙必然是一个无师的散修,而且身上必有一种逆天的宝物。

  再细感应,三个老家伙心照不宣了。只是各自是作何打算,在彼此的神色中谁也看不出来。

  嗤!

  忽然在西南方向的下方,一道火光划出,瞬间惊出了一片剑林,嗡的一声成半月形围了上来。天狼刀“嗷呜”一声怒吼,折身消失了。

  虚空又安静了,三百余丈的雷劫光球足足闪烁了两刻钟终于变化了,“嗡”的一声啸叫,横向扩大了一倍,令三个仙帝的双眼都不由自主的微微跳动了一下。

  竟然成功了?!

  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朗宇真的让人略感意外的成功了。其实对于渡劫,只要你的修为到了,只要用出了最大的潜能,进阶并不难。

  难的是人的寿元有限,成尊的**无限,所以大多数根本没有达到资格的修者便要与天劫赌一把,便化做了灰飞烟灭。

  即使朗宇也是托大了,错误的估计了九天界的雷劫,否则也不敢轻易引来,更不会在重伤的状态下渡劫。算起来,这也都是圣魔子逼的。

  雷域一出,朗宇就有了八成的把握,虽然雷劫的变化大出意外,却也让朗宇明白了仙君劫的斩劫之法。

  五行圆满凝仙域,朗宇自然不会忘记了在道辰界中,自己那个仙域是怎么弄出来的。五行备,四相生,道辰界既然只是九天界中的一个祖境,那么必然是同一个修炼的过程。现在自己一次引来五劫,不难让人想到,恐怕自己首先要感悟出的不应该是雷域,而是五行仙域,若是修出了九天界的五行仙域,渡此劫还会艰难吗!看来只有仙域才能抵抗这等雷劫。

  五行法则么?对于凝出雷域的朗宇而言当然也不难,难的是神识不足。

  所以朗宇在等,还要等那颗海棠果炼化。

  在紫色的雷域被压缩到十丈方圆的时候,五行元光亮了,那道红色的光芒缓缓的漫延而出,渐渐与雷域重合。继而朗宇的左手一动,一片白雾徐徐升起,紫红色的仙域中悄然间雪花飞舞,推着一道蓝色的元光融入了双域之中。

  水、火、雷三域合一,一个紫色的空间终于缓缓的张开了。

  这是朗宇所能开发出的最大的潜力了,随着一道道的雷光被引入了手中那颗渐渐显现出的莲花之上,雷劫退步了,也再次狂暴了。

  一枚圣果,救一场雷劫,果然不负其名,只要你能享受得了。

  生死逆转,命悬一线,朗宇终于缓了一口气。然而看到雷劫发出了最后一道余威,三个仙帝却毫不动容,能渡到这一步的,算是成功了,这似乎更证明了他们心中的猜测。

  雷劫败了,困为他没有更强的杀招,眼看着已经无法阻止紫域的扩大,三次轰击之后,便散作了满天的电光,翻翻卷卷的升空而去。

  要跑!?

  身边的雷海突然间失去了杀机,朗宇立刻警觉的一抬头。神念一动跟了上去。这一劫渡得几生几死,即使这天劫是无意识之物,可是朗宇也是无仇无恨之人吗?!

  以六道天雷来杀我,还想便宜的走,你是怎么想的!!!

  天劫一撤,立刻对朗宇没有了威胁,便是这片天地间承认了朗宇对雷法则的支配权。然而朗宇却是个典型的得势不饶人的主儿,穷追而起,要想解恨,必须要炼化雷劫。

  这倒让三个帝者大跌了眼镜:这小子,太虎了,这便是仙祖之威么?

  即使是当年的他们,也是被轰得苟延残喘,唯恐雷劫不散,谁敢去斩劫了!?唯有猜测中的那种存在大概才敢有这种疯狂的想法。

  电光遥遥而起,在虚空中如一片火焰渐渐的在熄灭,而朗宇却失去了踪影,远远的隐身在法则之中的三个仙帝侧目了。彼此对视了一眼,一点头,起身追去。

  “嗤嗤嗤嗤……”

  “咔咔咔咔……”

  雷海在收缩,紫域在扩大,一把血刀穿梭在五色电光之中,朗宇正是在这迅速消散的雷劫之中,阻止它的消逝,拼命的吞噬着天劫的能量。

  但是,在这九天界中,他似乎还没有引出灭杀劫的资格,那雷海还是越斩越小。不知追出了多远,终于化做了一片紫色的太阳,只剩下了朗宇的域悬在高天。

  天地法则,聚而成劫,散而无形,这又岂是人力能够阻止的。

  望着空空如也的虚空,朗宇也只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收起了术法。成功的进阶了仙君,那种力量,他自信只要恢复到全盛,足以不惧任何一个仙王。况且他还可以再凝出三个五行仙域。

  土法则不难,他在这个玄界的边缘时就已经圆满。

  木法则也不难,数次抽取怀中的这个神王的魂力,天地间的那些碧绿的符文一眼望去,如数家珍。如今只差能量。

  至于金法则的感悟,则仍是拜了冰主所赐,金水不通,何以成雷。

  蜕变是痛苦的,只是,不经一番痛彻骨,泥鳅何以化蛟龙。

  玄域的能量被迅速的吸入了体内,朗宇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美人,摇头一笑,挥手为两人罩上衣服,正要把凌竹反背在身后,忽然间,一道凌厉的杀气迎头而来。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