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谢幕
小说:惊悚乐园最新章节  作者:三天两觉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正好洒在了封不觉的脸上。

  他撇了撇嘴,翻了个身,然后就“咕咚”一声……摔到了地板上。

  “呃……”地板那冰冷的触感、还有摔落造成的疼痛,瞬间就把觉哥的睡意一扫而空,并让他本能地呻吟了一嗓子。

  “大清早的……吵什么呢……”两秒后,若雨的声音从床上传来,“这才几点啊……”

  她用慵懒的语气念叨着,并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

  “啊……七点都没到呢,再睡会儿嘛。”说罢,她就抓起被子给自己蒙上,接着倒头大睡。

  整个过程中,她甚至都没朝觉哥那边看上一眼,八成都没意识到对方已经落到床下去了。

  “哈啊……”另一方面,趴在地上的觉哥,在缓了几秒后,便打着哈欠站了起来。

  反正也已经醒了,他干脆披上了睡袍、穿上拖鞋,向卧室外走去。

  “话说……咱今天早饭吃啥呀?”开门时,封不觉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脖子,一边随口问道。

  “你再烦我就吃你。”被窝里传来了一句很不耐烦的、且带有恐吓性质的回应。

  “行行……我自己弄点麦片……”封不觉知道,把对方叫起来给自己做早餐外加泡咖啡的意图被识破了,故而只能作罢。

  他带上门,拖着蹒跚的步伐,来到了客厅。

  随手捡起沙发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后,他便拐进了卫生间。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于在洗漱的时候听一下新闻……即便他并不怎么相信新闻。

  【欢迎收看“游戏超新闻”!互动传媒新姿势,最新资讯,在你指尖!

  大家好,我是无双上将潘凤,我是千人斩华雄。

  接下来我们来看一组新游的消息。

  今年无疑是游戏和电竞业大爆发的一年,上半年,当梦公司这个昙花一现的行业巨头突然宣布破产倒闭时,业内外好像都觉得……这个行业要完啊。诶~没想到,短短两个月后,反而是出现了新游遍地、百家争鸣的局面。我们来看屏幕下方滚动的这组发售列表,仅本月底,又有十五虚拟网游要上线、且其中三款是3A级大作,看来这行业不但没完,玩家们还得为游戏太多玩不过来而发愁。

  虽然关于梦公司的垮台原因至今仍是众说纷纭……有说是高层携款潜逃的、有说是涉嫌不正当竞争的、还有说这个公司从一开始就是个负债累累的空壳的……但无论如何,必须承认的是,在他们对神经连接网游做到几乎垄断的那一年里,他们为这个行业带来了许多全新的理念。他们那一系列颠覆性的做法已经改变了如今这个游戏市场,且这种影响在未来的若干年里恐怕都会持续发酵。

  我们过去对于市场的理解,对营销模式的理解,对用户体验、微交易、游戏性等等元素的理解,是否是正确的?这点,确实值得思考。如果各位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请点击屏幕右侧这个链接,我们这里有更多资讯以及专家的讨论视频。

  那么……说起游戏,就一定得聊聊电竞了,最近这半年啊,随着各路强势新游的上限,电竞圈也迎来一次重大的洗牌,不少新的游戏工作室都在这新游割据的乱世当中崭露头角,这其中不得不说的就是“冰帝”了。

  没错,仅在这半年内,冰帝就签下了多名重量级的明星玩家,其中除了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絮怀殇”絮女神,还有“废柴叔”、“鸿鹄”、“曌影王”、“天马行空”等风格迥异、实力顶尖的高手,而且这些选手皆是以自由身加入冰帝的,后者可是一分钱转会费都没花。这样的人员配置,让这个成立不到两年的工作室瞬间就成了各路赞助商和大赛的宠儿,这半年来他们真可说是风生水起,风头直逼老大哥秩序……诶,我们的导播老师已经将相关资讯放到了屏幕右方,如各位想关注详情,请戳这里。

  接下来我们再看一则关于“JS星云”的消息。

  自今年五月JS星云的星际探测器群造访地球时算起,不知不觉已过去了半年。纽约时间昨日傍晚,联合国JS交流规划署再次向所有成员国的公众媒体同步公布了一组新的信息,这其中包括了更多由JS星云提供的、关于他们的社会体系、生态环境、文化、经济、军事等各领域的相关情报。

  虽然有关专家再三强调,不能完全取信于那些我们不了解的、且科技水平明显高于我们的“外星生命”,但目前来看这个远在宇宙彼端的多元文化文明对我们还是非常友善的,与我们交流时也显示了相当的诚意。

  不过说句实话,我个人是很难想象他们星云的状况啦……各种神话传说中的生物和类似地球人的超级生命生活在同一个星系,且互相之间还维持着相对和平的关系,这在我们人类看来应该算匪夷所思了吧?

  你是想吐槽我们人类明明是同一物种还一直在打仗么?

  哈哈,我可没说啊,是你……】

  哔——

  洗漱完毕完毕的封不觉回到客厅,就拿起茶几上的平板,操控着游标点击了电视屏幕上浮现的超链接。

  “游戏媒体谈什么星球大事……还口无遮拦……”觉哥吐槽之时,已将画面切换到了一个静态的新闻网页上,网页上的内容,就是刚才那两位主持人提到的,联合国公布的关于“JS星云”的新消息。

  “嗯……看起来命运和二十三管的不错啊……”封不觉坐在沙发上,通过电视屏幕浏览着那些信息,口中还念念有词,“我瞧瞧……鲁特和比利分别都当选了星球总督……血尸神率领的幻魔教会成了星系执法者……喂喂……这是为了方便把有死罪的人通过消化道直接处理掉么……还有……多玛那货居然成了最大的宗教领袖,篆颉尊和奠寉王还成了他的左右护法?”

  槽点虽是不少,但基本上没有什么太过令人意外的消息;对于衍生者和那些数据生命的发展格局,封不觉和命运姐妹早已做好了长期的规划,至少在这批新的“生灵”的业累积到一定程度前,JS星云内都不会出现什么大的变故。

  再过些年,等那边和地球的交往更加频繁和深入,地球上自然也能发展出曲速引擎以及跨星系的通讯硬件。届时,更多的民间网络交流,甚至是组建旅游团过去参观也不是不可能的。

  当然了,也不排除地球上的某些人会动JS星云的脑筋,企图用那边的科技/力量/生物搞事、乃至发动战争之类的情况。真要是出现了那种情况,相应的对策……觉哥肯定也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且心狠手辣,治标治本。

  “你这家伙……”大约半小时后,睡眼惺忪的若雨从卧室走了出来,她看了看仍在沙发上看新闻的觉哥,又看了眼厨房,沉声念道,“我不起来,你就不吃东西是吧?”

  “呃……”觉哥听到她的声音,当即一个激灵,“其实……我不知道麦片在哪儿……”

  这话不假,自从婚后搬进新居,家事几乎全部都是若雨在料理,封不觉除了偶尔做饭和洗碗之外已经基本是个废人了。

  “啊……”若雨捂着脸,粗着嗓子叹了一声,走进了卫生间,“我要不在你身边,你是不是就活活在家里饿死了啊?”

  “是啊,所以我已经下定决心后半辈子尽量只在你身旁十米之内活动,和你分开的时间最多不超过半天。”封不觉用他那贱贱的语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应道。

  “少跟我拐弯抹角地说些骚话……”很显然,解开封印、且已经嫁给觉哥的若雨,这些日子已经严重被带歪了,“……要说就光明正大地说,我不嫌你肉麻。”

  她说到这儿时,刚好放完了刷牙水,喝了一口开始漱口。

  “行……我尽力吧。”封不觉笑着回了一声,几秒后,他又想到了什么,接道,“哦,对了,今晚要去你姥爷家聚餐,可别忘了,小叹小灵、安大小姐、还有包青欧阳都来。”他顿了顿,补充道,“包青和欧阳可都是带着老婆孩子来的,咱聊天时可注意点啊,别把你们家修仙的那点事儿都说出来了。”

  “嘎啦啦啦……噗。”若雨吐掉嘴里的水,转头提高了声音应道,“我是那种人吗?咱们这社交圈里,满嘴跑火车的就只有你好吧?”

  “顺带一提……”封不觉等了等,又道,“我这个月可能要拖个稿,你能不能帮我跟安大小姐说说,让她通融一下……”

  “好啊。”若雨含着牙刷,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嗯?你为什么答应得那么爽快……”然而,封不觉却是虚眼转身,一脸戒备地望着卫生间的方向言道,“有阴谋吧?”

  “喝——噗。”若雨又漱了次口,吐掉水后念道,“我可什么都没说啊,不过既然你主动提出来了……”她露出了一个封式微笑,柔软的柳腰朝后一仰,从门内探出头去,望着客厅里的觉哥道,“咱就谈谈条件呗。”

  …………

  午后,S市,思睿集团名下某别墅。

  落地窗前,一位留着短发的知性美女,正沐浴在和暖的阳光下,享受着一段悠然的下午茶时光。

  精致的小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杯仍在冒着热气的红茶。

  安月琴喝着热茶,浏览着屏幕上的文字,已然是入了神。

  此刻,她正在使用的,并非是一般的笔记本,而是“记录官一族”方可使用的特殊硬件。

  从古至今,这些受到“神”直接保护的记录官们,世代都在共同撰写着一部名为“末日启示录”的史诗,其中那些工作完成得出色的记录官,还有机会被提拔为“摄政王”;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的存在……虽然各名记录官所记录的东西也各有不同,但在一些重大的事件发生时,他们记下的内容势必也会有所交集。

  到了二十一世纪,记录官们已无需要在石板上、竹简上、或是纸上书写文字了,“末日启示录”的输入硬件已升级成了笔记本电脑,而且还有了类似“云备份”的功能,这……也算是与时俱进吧。

  “嘿嘿嘿……”

  忽然,一阵猥琐的笑声传来,不用猜都知道这是谁发出来的。

  “看来你对这份新的兼职适应的很快嘛。”

  “你这么不打招呼地闯入女士的房间……合适吗?”安月琴淡定地放下手中的茶杯,循声转头,看向了突兀地出现在她房间里的伍迪。

  “嘿嘿嘿……抱歉。”面对记录官,伍迪很是客气,说道歉就道歉,表情语气都显得十分自然,“我下次会记得敲门的。”

  “好吧。”现在的安月琴,自是很清楚伍迪的来历和身份,她倒是不用跟对方很客气,“那么……你有什么事吗?”

  “嘿嘿……我还能有什么事儿,给‘议会’跑腿呗。”伍迪耸肩道,“即便候选者游戏是我赢了,但我的‘处罚’还是得继续啊……这种类似‘社区服务’的活儿,我怕是还得赶上好几年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身后……是的,就是从“身后”……如卡通人物取物般,凭空拿出了一只猫来。

  “今天来给记录官大人您送上一只宠物……”伍迪说到这儿,大喘气了一下,再道,“……兼保镖。”

  “诶?”安月琴一看到伍迪手里那只猫,立刻就反应过来,“你不是……”

  “是啦是啦……”那只猫还没等对方把封不觉取得那个名字报出来,就抢先言道,“其实我本名叫葵莫莉,之前是有负责过保护和监视封不觉,不过最近我被调职到议会了,已经不属于伍迪他们那套编制……所以这次被派来保护你,以后请多关照啦。”

  “哦……你好。”安月琴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事儿,她想了想,又道,“话说……我还以为自己是由‘神’直接保护的呢,原来不是吗?”

  “是。”葵莫莉回话时,已从伍迪的手上跳到了地上,“但神通常都要等到不得不出手时才会出手,比方说……当你遇上强烈的自然灾害、或者比我还强的妖魔鬼怪时,神才会介入。但其他绝大多数时候……比方说你走在街上遇到强盗什么的,那肯定是由我来解决就行了,直接用天雷劈死对方未免太过夸张。”

  “原来如此……”安月琴点头念道,“有道理。”

  “嘿嘿嘿……”伍迪这时接话道,“好了,喵我已经送到了,那我就告辞了。”

  “嗯,再见。”安月琴也没什么好跟他说的,随口答应了一声,便转头继续喝她的茶、看她的记录。

  然而,说完“告辞”的伍迪,过了十几秒,愣是没走。

  他站在那儿,犹豫再三,终于忍不住再度开口:“嘿嘿嘿……记录官大人,其实……我还有件事,想请教一下……”

  “僭越哦。”安月琴也知道伍迪没走,不用伍迪把话说满,她就知道对方要问什么了,所以她直接给出了这么两个字。

  “嘿嘿……不愧是记录官大人,真是秀外慧中、机智过人、冰雪聪明……”伍迪也是个没脸没皮的主,根据情势,他完全可以装孙子、乃至装曾孙、重孙、玄孙……

  “好啦,少拍马屁了。”安月琴道,“读不了我的心,也没权限偷看启示录,但又对封不觉的事情超在意的是吧?”

  “嘿嘿嘿……正是。”伍迪回道。

  诚然,由封不觉、命运和二十三共同REWRITE之后的宇宙,没有任何的破绽。纵是伍迪这样的存在,也无法意识到自己的记忆、认知以及这个宇宙的一些设定已经被修改重写过了。

  但是,伍迪就是伍迪……他仍然是隐隐感到了某种“异样”。

  于是,他就想到了从记录官那里套话。

  因为,无论如何,就算整个世界都被REWRITE了,“末日启示录”也是无法被修改的;若真的存在某种“已经被抹消或扭曲的现实”,至少……“神”和“记录官”们还是会知道真相的。

  “但我无权跟你透露什么啊。”安月琴道,“你这么在意的话,去问封不觉本人呗。”

  “嘿嘿嘿……您又不是不知道,他现在都已经能用‘心之书’和‘罪之笔’写一些简单的‘公式’了……”伍迪接道,“如今天上地下,但凡是有点神格的存在,都不愿意在他面前多露面……因为都怕被他观察……”

  “嗯……”安月琴又想了想,“那我这么跟你说吧……”她喝了口茶,眼角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用下棋来比喻的话,你和他之间的棋局已经结束了。”

  “那……”伍迪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结果呢?是谁赢了?”

  “你说呢?”安月琴用问题回答了问题。

  “噗……呵呵……哈哈哈喵~”伍迪还没什么反应,已来到落地窗边趴好的葵莫莉就笑出了声来。

  “嘿嘿……”片刻后,伍迪也笑了,笑得并不勉强,相反,他的笑声中透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虽然也不是第一次输,但输给凡人这种事……嘿嘿嘿……”他摇了摇头,长出了一口气,“这世间……又多了一个有趣的家伙呢……”

  “是啊……”安月琴也应道,“从各种意义上来讲……”她说着,将视线投向了眼前的电脑屏幕,“他都让我看到了一个有趣的、难忘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