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紫韵还是颜如玥(下)
小说:仙泉有点田最新章节  作者:蜡笔大丸子

  紫韵先是被洛风袭击了一剑,又被神器所伤,此时早已是强弩之末,她大口喘着气,趴在地上,眼睛死死地盯着洛风,仿佛要将他嵌入眼中。

  洛风下意识地皱了皱眉,没有吭声。[WWW.ZhuiXiaoShuo.COM]

  紫韵却突然笑起来,这一笑,牵动了伤势,猛地咳嗽了几声,鲜血顺着嘴角流出,浸红了身前一大片衣衫。

  苏泠和洛风没有太大的反应,而楚阳却厌恶地皱了皱眉。

  紫韵此时的模样十分狰狞,她一面笑一面断断续续地道:“哈哈……哈……赵姌,我……死,你也逃……不掉!”

  她的目光从洛风身上移到苏泠身上,仿佛蚀骨的蛆虫,恶心而怨毒。

  苏泠因为她的话有一瞬间地疑惑,突而道:“你说什么?”

  “哈哈……哈哈……”紫韵没有再说什么,嘴角流下的鲜血越来越多,而她一张绝世的容颜早没有了昔日的容光,因仇恨而扭曲,一双凤眼渐渐暗淡,“我死……你们也不好过……”

  这是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苏泠和楚阳甚至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紫韵已经没有了呼吸,倒在血泊中。

  不知过了多久,站在两人身前的洛风动了动,缓缓转过身来,一双漆黑的眼睛落到苏泠身上,不再是暗无天日的黑,仿佛落入了星光点点。

  “你还好吗?”洛风的声音彻底惊醒了苏泠。

  “我还好,”她冷静了一下,才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洛风的目光扫过楚阳,然后对两人道:“你们随我过来,我慢慢告诉你们。”

  苏泠点了点头,紫韵倒在血泊中的模样实在不好看,她也下意识地想离开这里。

  不过几人没有走太远,就停了下来。

  洛风先停住,他还没说话,苏泠就抢先问道:“你没有中巫术?”

  这是她最惊讶最想不通的地方。

  洛风微微动了动嘴唇,“嗯,我没有中巫术。”

  “怎么会?”苏泠好看的眉轻轻一蹙。

  楚阳见两人叙旧,便插话道:“姐姐,你们先聊,我到旁边去等你们。”

  苏泠点点头,她的确有很多话要问洛风,且楚阳听到后并没有什么好处,还是不知道的好,于是就同意。

  楚阳离开后,洛风才拿起手中的遮天伞晃了晃,“因为有它。”

  苏泠稍稍动了动脖子,指着遮天伞道:“你的意思是因为遮天伞,你从一开始就没有中巫术,而是装出来的?”

  洛风微微一笑,修长均匀的手指轻轻拂过伞柄,“不是,一开始我的确中了巫术,只是因为遮天伞的原因,巫术对我的作用会渐渐消失。”

  苏泠还是不解,“可当时你已经把伞给了我,你为何还能……”

  “遮天伞无需跟在我身边,也能与我心意相通。”

  这么一解释,她才相信,毕竟一开始洛风的模样,的确是中了巫术无疑。不过等等……

  “你是说其他控制你的法术都无用?”苏泠紧盯着洛风的面孔,生怕错漏了一个表情。

  洛风的眼中光芒一闪,却是点了点头,没有骗她。

  苏泠张大了嘴,她想起了一件另她十分惊恐的事情,那就是当年在岩浆漩涡中时,失忆的洛风单纯如白纸,两人朝夕相处那么些日子,而洛风还无疑看过她洗澡,还说过什么“负责”的话,那这样看来,洛风受遮天伞作用,是不是早想起来了那件事情?

  她心中忐忑不安,眼珠反复转动,却不敢去看洛风的表情,洛风看着她白皙的脸颊飞快爬上两朵红霞,嘴角轻轻一勾,脸上有一丝温柔一闪而逝。

  却不想恰好被一旁不时转头观察这边情况的楚阳看到,楚阳愕然地张大了嘴,没想到冷冰冰的洛风竟然会露出这样的模样,他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再看时,洛风又恢复了一贯地冷清模样。

  “你是不是记得?”她说到这里,却突然抬头,狠狠地盯着洛风,“你是在岩浆漩涡中就恢复了还是出来后才恢复的?”

  洛风看着她气怒的模样,眼中染上一抹宠溺,仿佛冬日冰雪初融,“在岩浆漩涡中时,我的确是失忆的,但是在出来之后,我就因为遮天伞完全恢复了记忆。”

  “那你骗我!”苏泠此时就像一只炸毛的猫,脸上满是怒色,特别是看到洛风脸上的笑容,更加觉得自己被欺骗得团团转,自己还因为内疚,千里迢迢,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找到这里,可是他呢?竟然如此可恶,还能笑着承认!

  苏泠若是冷静一些,恐怕会惊讶自己眼下的反应,她对一切事情都淡淡的,为什么这么冲动,为什么这么愤怒?

  洛风好似明白,所以见到她越是愤怒,他脸上的笑容就越是如春花绽放。

  “你别笑!”苏泠瞪着他吼了一句,却在吼声还没消散的时候,手臂被人一拉,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一扑,刚好扑进了一个坚硬宽阔的胸膛上。

  只听他略有些暗哑的声音道:“好,我不笑。”

  但他虽然这么说,声音里的笑意却是不减。

  苏泠一愣,想要挣脱时,却被洛风死死地捆在了怀中,鼻尖是他身上的独特气息,她大脑仿佛一瞬间缺氧,心跳也仿佛要跳出胸腔,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修仙者,只是用力挣脱。

  楚阳此时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他总算明白姐姐千里迢迢来这里寻找洛风是为什么了。

  心里虽然有些气赌,凭什么姐姐千里迢迢为的是他,但是见到姐姐脸色通红,虽然气怒挣扎,可是她不也没有动用法术吗?

  先到此,他缓缓退走,留给两人独自的空间。

  “他走了……”洛风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

  “什么走了?”苏泠微微抬头。

  洛风摇头微笑,“你弟弟离开了。”

  “姌儿……”洛风突然放柔的声音,让苏泠顿住了,接着听他轻轻叹息了一声,抱着她的双手慢慢收紧,“我想你!”

  她被他紧紧抱在怀中,身上嗅着属于他的独特味道,慢慢冷静下来,她想到了自己刚刚的暴怒,想到了自己刚刚的冲动,很快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并不讨厌洛风的拥抱,不讨厌他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