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2章
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  作者:鱼人二代

  “表兄愿意,子瑜定当奉陪!”

  刘子瑜起身拱手,心中对林逸很是佩服。

  明眼人都知道王上召见是为了什么,难得仲达表兄刚回王都,居然一点都不怯场!

  这边林逸两人刚出发前往王宫,王宫中司马正心却是在心情很好的吃着甜点。

  那俩告状的小子被他打发去了偏殿等候,然后又派人去把天味轩在场的人都召唤过来集中。

  虽然是小儿辈之间的打闹,但司马正心却不准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林逸想立威,而司马正心明白林逸想立威,这个孙子的行事风格很合他的意,所以他准备借这事儿帮林逸一把!

  至于那俩被揍的小子,以为来告状就能报复到林逸?

  呵呵,只能说他们太天真了!

  “王上,边关急报!北疆硒铜郡国大军入侵!”

  司马正心刚把甜点吃完,碗还拿在手里,殿外就有一人快速冲了进来。

  这人单膝跪地语速极快的禀报起来:“火镰城、朵袅城、费都城全线告急,都有发现敌踪,探马消息,硒铜郡国号称二十万大军,分兵掠夺我国边境!”

  “什么?!”

  司马正心大吃一惊,手中玉碗用力砸在地上:“那些该死的硒铜郡国人都疯了么?居然在这个时候寇边?”

  红尚郡国和硒铜郡国向来不和,战争从来没有停过。

  但一般都会在秋季收获的时候发生,目标很明确,就是掠夺资源!

  而现在距离秋季还早,战争只会造成破坏,而不会有多少收获。

  尤其是对方的军队数量,二十万!

  这不是以掠夺为目的的战争了,而是要攻城略地,割裂红尚郡国国土,甚至是想要灭掉红尚郡国的意思。

  “速速召集各位王爷,去秋实殿议事!”

  司马正心面沉似水,却并未太过急迫。

  “王上,是否要同时召集各家重臣,令他们在大殿商议迎战硒铜郡国之事?”

  司马正心身边伺立的一个老宦官低声说道:“边关急报,瞒不过有心人的耳目,若是宫中没有及时反应,恐怕会遭人非议!”

  这是从小陪着司马正心长大的贴身之人,军政之事不会插手,但有时候这样的查遗补缺,却是司马正心所需要的。

  “有道理,速去召集众臣,在大殿等候议事!”

  司马正心没多想,当即点头:“大伴你去盯着点,把事情说一说,让他们也不用惊慌,号称二十万大军,实际能战之兵,估计也就是五六万顶天了!”

  “谨遵王命!”

  老宦官躬身退下,司马正心则是起身往秋实殿走去。

  在和众臣商议之前,他必须要和司马家族的人先商议一番。

  司马正心想想也有些头疼,在这种重大突发事件面前,他必须要先在司马家族内部取得统一的意见。

  否则直接去大殿商议,司马家内部意见有分歧的话,那就麻烦了!

  说到底,红尚郡国并非永远一家主政。

  若是司马家做的不好,冯家、南宫家、甚至已经没落的黑野家,都有可能出来要求登基为王,主政红尚郡国!

  没用多久,司马家重要的人员都聚集到秋实殿中。

  司马仲义和司马仲礼一看这阵势,心里暗自窃喜,以为都是来给他们撑腰讨公道的人呢!

  这么大场面,说实话他们是打死都没想到的啊!

  “司马仲达,你完了!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司马仲达,今天你都完了,你知道不?”

  司马仲礼脸上的红肿略微消散了些,说话好歹能听清了,看到林逸和刘子瑜出现,马上就跳出来叫嚣:“毒打同族,残害兄弟,光是这个罪名,你以后就别想好过!”

  “没错!今天当着司马家各位长辈的面,我们一定要请王爷爷严惩于你……”

  司马仲义也跟着叫唤,只是话没说完,就被他老子一脚踹了个跟头!

  “闭嘴!一边呆着去!”

  司马云飞心累,怎么自己会有这么蠢的儿子?

  司马家重要的人都差不多来齐了,你还以为是为了你们那点小孩子打架的破事?

  怎么想的啊?!

  硒铜郡国寇边,事关红尚郡国存亡大事,你还在这里瞎比比!

  老子的王太子位子,早晚坏在你这种坑爹货手里啊!

  “三弟,管好你家的儿子,否则下次本王会亲自出手替你管教!”

  司马云起淡淡的扫了司马仲礼和他老子一眼,话很平淡,但隐藏于其中的杀气却很明显。

  老子好不容易找回失散二十年的儿子,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欺负?

  以为我司马云起提不动刀了么?

  ……虽然从事实上来说,是林逸欺负了别人,可在司马云起看来,就是林逸受到了欺负!

  “是是是,二哥息怒,是弟弟管教不严,回家一定严惩这个祸害!”

  司马正心的三儿子司马云散完全没有一个王爷的自觉,对司马云起点头哈腰,恭恭敬敬的行礼:“小弟保证不会有下次,要不然定当打断这个孽畜的腿!”

  司马仲礼一脸懵逼,不是,你们不是来给我们撑腰的么?

  这什么情况?!

  他也不想想,自己老爹只是个庶出的闲散王爷,论身份地位,根本不及司马云飞和司马云起两人万一!

  手里更是要权没权,要势没势,怎么和司马云起刚啊?

  司马云散向来就是明面上保持中立,不参合老大老二的争斗,暗地里才会和司马云飞勾勾搭搭。

  谁能想到司马仲礼这傻儿子,居然正面和老二刚找回的儿子起冲突。

  找死么?!

  真被司马云起杀了,他也没话好说,只能当没生过这儿子罢了!

  “都安静些!”

  上边坐着的司马正心沉声低喝:“废话不多说,召集你们来这里,你们有些人应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北疆硒铜郡国寇边,号称二十万大军分袭火镰城、朵袅城、费都城三城,边关告急,都说说怎么办吧!”

  “父王,儿臣以为硒铜郡国这个时候出兵,事有蹊跷,万万不能草率!”

  司马云飞作为老大,率先开口:“往年硒铜郡国寇边,都是在秋季时分,规模也多是几千人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