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后还是张无忌
小说:倚天屠龙之至尊九阳最新章节  作者:孤剑步天涯

  深夜,中原某市,床上。

  张无忌缓缓合上手中的倚天屠龙记。金庸大大的多本名著中,他最喜欢的还是这本倚天屠龙记,不光是自己的名字也叫张无忌,更重要的是他感觉自己跟书中的张无忌很像。自己一样的毫无进取之心,毕业都这么久了还拖拖拉拉地没有一个正经的工作,每天都浑浑噩噩的,几乎可以被称作标准的宅男了。每次读这本书的时候,他都想象着如果是我在那样的世界里我会怎样,可每次都毫无结果。

  “人,只不过是一直在努力地活着罢了,恐怕每一个张无忌都是如此吧。”深深地叹了口气,张无忌关上灯,脱了衣服翻身睡觉。

  明天周六正好睡个懒觉。张无忌这样想着,慢慢进入梦乡。

  突然,一股无名的悸动把张无忌惊醒。正要起身的他感到有一股极大的拉力把他往后拉扯,眼前一黑便到了一个未知的所在。

  “这……这是……什么地方?”迷迷糊糊正处于半梦半醒之中的张无忌猛然间惊醒,下意识地喊了出来。这才发现不对,自己竟然喊不出来。不对不对,身体动弹不得,还是不对,好像是身体没了,不对不对还是不对,天哪我到底是怎么了?

  过了许久,张无忌才反应过来。难道我穿越了?作为一个长期受网络文学熏陶的宅男来讲,这就是他的第一反应。那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我穿越到了混沌初分之时天地未开之前,那我得抓紧时间修炼,证道成圣,盘古大神、先天灵宝、漂亮mm我张无忌来也!张无忌忍不住yy道。

  可是,该怎么修炼呢?俺作为新时代的大学生,虽然看过不少武侠修真的小说,真的谈到修炼却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啊。真是头疼啊。

  想到这里,张无忌竟感觉到脑袋昏昏沉沉,仿佛马上就要睡去一般。他突然警醒起来,如果这里真的是混沌之中的话,自己一旦睡去,就马上会被周围的混沌之气侵蚀,就会灰飞烟灭的。不,自己连身体都没有哪来的灰啊,肯定连渣都不剩啊。不行,我得活下去,我还有圣人没有成就,我还有很多先天灵宝没有收取,我还有很多mm没有泡到……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更何况好不容易穿越这么一回,怎能半途而废呢。

  “我得保持清醒。”张无忌不断对自己喊道,不,只是不断对自己发出命令,对自己进行自我催眠。这也是他从书里学来的一招,据说很多大人物都是这样来保持超人的活力。谁知越是如此,头脑更是愈发昏沉得厉害。不知过了多久,张无忌才发觉不对,竟是起了反面作用。他奶奶的,还是孟子他老人家说得对,尽信书不如无书啊。

  搞了半天还是得自力更生,张无忌不由得一阵郁闷。他突然想到对付催眠的办法就是不断的胡思乱想,希望会有用吧。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名字,张无忌,这个名字据说是老爸找了许多传说中的命理术算高人再结合家族辈分而起的极品名字。那时候他老人家连听都没听说过倚天屠龙记这本书。可是后来自己拿着倚天屠龙记去向父亲提出改名时,像金庸这样的文学大家都给自己笔下的人物取这个名字,更说明这是个好名字,改不得,说不定以后找工作的时候还能沾沾人家的光呢。

  老爸老妈,怎样了?自己突然消失了,他们该是多么伤心难过啊!家里的房子怎么继续供,小弟年纪还太小,大表哥该结婚了……慢慢地张无忌的意识缓缓归于沉寂。

  他哪里知道他穿越来到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天地未开的混沌之地而是母亲的娘胎之中,婴儿的体质本就柔弱,加上身体器官发育不完全,他又在这儿胡思乱想一番,让本就柔弱的身体更加难以为继,当然要继续沉睡,让母体不断地滋养婴儿柔弱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叮叮当当的兵器交鸣声把睡梦中的张无忌惊醒,细听之下竟然还有男子狂乱的嘶吼声、女子痛苦的呻吟声。怎么回事?他一时竟然糊涂了。

  突然,身体周围传来了一股巨大的挤压之力,张无忌竟然又感到了身体的归属,不由得一阵狂喜,虽然还是那么无力,但是身体回来了。可是周围的巨大压力逼得他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处境,看来这里非但不像是混沌之地,反而更像是……母亲的身体之中,虽然有些沮丧失望,但他内心深处还是深深地松了口气。

  阵阵呻吟声传入张无忌耳中,他应该就是我的母亲吧。猛然间,周围的挤压之力骤然增大,张无忌只感觉身体一滑,随着一声尖叫,眼前骤然光明大放。

  经历了这般痛苦压抑的折磨,张无忌忍不住大声笑道:“老天有眼,我张无忌终于出来了。哈哈哈!”可是,传出声来却变成了一阵婴儿的哭喊。

  这哭闹声却非同凡响,一下惊醒了远方还在斗个不停的两个人。他二人,一个是中年壮汉,长得极为威猛高大,满头黄发披散肩头,右手里拿着一把四尺余长、通体黝黑的单刀,左手拿了一把长剑,眼中不知为何确实散乱无神;另外一人是个青年男子,长相甚是儒雅清秀,脸上透漏出一种说不出的神情,不知是欣喜?是爱怜?是绝望?

  他二人四只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张无忌,气氛霎时仿佛时空凝固一般。张无忌心里一阵恶寒,急忙大声叫道:“你们是谁?到底谁是我老爹?”可是,传出来的依旧是一阵婴儿的哭喊。

  这时,那中年壮汉突然问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青年男子答道:“是个男孩。”

  中年壮汉说道:“很好。剪了脐带没有?”

  青年男子一愣,下意识地说道:“要剪脐带吗?啊,是的,是的,该死,我倒忘了。”

  中年壮汉倒转长剑,将左手剑的剑柄递了过去。那青年男子愣了一下,还是接过了壮汉手中长剑。转身过去,割断了脐带,将小小的张无忌抱在怀里。

  这时,只听一个微弱的女子声音说道:“孩子呢,让我来抱。”青年男子即刻转过身来,把张无忌小心翼翼的放在女子的臂弯之中。

  张无忌刚刚出世,正巡视着这个崭新的世界,看到这奇奇怪怪的三个人却并不以为意,反正以后会明白的,可是,当他注意到自己此刻竟是深处洞穴之中时,心里不由得立时凉了半截,“天哪,我张某人究竟前世造了什么孽啊,竟然成了洞穴野人,不会是传说中的山顶洞人吧?”

  突然,身子一轻,张无忌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被人抱起,马上就有一张儒雅清秀的男子脸庞出现在自己面前。看着那男子双目中透漏出无边的爱怜,张无忌立刻就知道他-一定就是自己的生身之父了。在前世,他也见过父亲这般的神情。

  只听一个微弱的女子声音说道:“孩子呢,让我来抱。”那一定就是自己的母亲了,张无忌不由得心中一阵激荡,她一定是一个极温柔极美丽的女子。随着周围景物变换,自己已然到了一个女子的怀里。她是个美人,美人之美清雅秀丽,此时更是笼罩了一种无形的光辉,使人更觉亲近。

  “原来这就是我的母亲。”张无忌已经悬着许久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

  一个粗豪的声音说道:“你有没有烧了热水,给婴儿洗个澡?”

  青年男子不禁失笑:“我当真胡涂啦,什么都没预备,这爸爸可没用之极。”转身便要奔出。刚迈出一步,只见一个庞大的身躯挡在面前,心中猛然一惊,正要回身过去护持住他们母子。只听那中年壮汉说道:你陪着夫人孩子,我去烧水。”只见他快速走到洞口挺身一跃便已出得洞去。

  不多会,他当真端了一陶盆的热水进来。青年男子连忙躬下身子,替张无忌洗澡。张无忌只感觉热水极烫,忍不住大声喊叫起来。那中年壮汉听得哭声洪亮,心中竟涌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欢喜,忍不住问道:“孩儿像妈妈呢?还是像爸爸?”

  父亲笑道:“瓜子脸,又不大肥,还是像他妈妈多些。”

  中年壮汉叹了口气,低声道:“但愿他长大之后,多福多寿,少受苦难。”

  母亲奇道:“谢前辈,你说孩子的长相不好么?”

  中年壮汉道:“不是的。只是孩子像你,那就太过俊美,只怕福泽不厚,将来成人后

  入世,或会多遭灾厄。”

  父亲笑道:“前辈想得太远了,咱四人处身极北荒岛,这孩子自

  也是终老是乡,哪还有甚么重入人世之事?”

  听到这里,张无忌心中打了个突,仿佛想到了个熟悉之极的什么事情,可又一时之间难以记起,极北荒岛,壮汉,父亲,母亲,大刀……难道那就是屠龙刀,倚天屠龙记,是了,这里是冰火岛,他们是谢逊,张翠山,殷素素,那……那……我是……张无忌!

  啊,天哪!张无忌眼前一黑,立时昏了过去。

  =========================================================================================

  第一次写,文笔不好,请各位大大多包涵。